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南宫情义篇之青梅何奈落竹马 > 第086章:打翻了醋坛子(作者:南宫越意)
南宫情义篇之青梅何奈落竹马《南宫情义篇之青梅何奈落竹马》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086章:打翻了醋坛子

    姑娘在一片掌声中举起手里的单刀,亮出一个金鸡独立的架式,随即舞动单刀,在绳上盘旋进退,施展起来。那绳索拉得不紧,踩在绳上坠得很沉。

    走得快了,荡得也越厉害,对技艺的要求也就越高。姑娘在那根不断向左右摇摆的绳子上,纵跳腾跃,前滚后翻,轻盈敏捷,履险如夷。她手里的一口单刀也舞得寒光闪闪,砍劈生风。

    这两个女子,一般的圆圆的面庞、白白的皮肤、弯弯的细眉;笑起来露出一排莹洁的牙齿,非常可爱。

    暴怒攻心,那里就肯放过,双足轻点,一个“燕子穿帘”,身躯凌空跃起,伸开两只蒲扇般的手掌,一招“苍鹰搏兔”,向着两个小童当头袭下。

    左脚阴使内力,一用劲,双肩微抬,一幌身便到了亭上,就如一伸腿便跨过来一样。

    另一名汉子又挺身而出,从袖里抽出一柄尺半有余的利刃,将它高高举着,绕着人群走了一圈,然后回到场地中央,分开双腿稳稳站定,仰面朝天,张开大口,双手握刀高高举起,将刀尖向下,对准他那张开的大口。

    两眼紧紧地盯着那姑娘,神情显得激动万分,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着,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里竟滚动着一眶晶莹的泪花。

    他就这样悬刃空中停了片刻,才猛然一声大喝,随即将白亮亮的刀刃往口中一插,眨眼间,便将尺半有余的一把锋利的钢刀全都插进咽喉里面去了。

    墙内处处火燎烛天,明如白昼。

    首先入眼的,墙内中间四围,用山石叠起几尺高的一座平台,约有四五亩地大小。

    这座平台后面接着几层房子,平台前几级台阶下,一条甬道直接寨门,甬道上左右排着手捧梭镖的恶卒,一直排出寨门去。

    从平台到寨门约有半箭路,隔几步甬道两旁矗立着碗口粗的木杆,杆头上铁环内插着松燎,火苗旺炽,照彻全场。

    目光冷冷,有如鹰视。他身旁左右各站一人,左边那人面白微须,穿着十分体面,一望而知是个有点地位的人物。

    右旁那人垂手而立,神情恭谨,不时仰起头来向他身旁那两人察颜观色,完全是一副随从的神态。

    堡内的房屋,全按着八阵图似的局势。一条条的路口,按着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明着是八门,暗合六十四卦、六十四门户。房子全是一样的高大,一样的形势,这种生克变化,实是玄门妙法。

    他觉得自己太残忍了,为什么要对一个入世未深,纯如白纸,命运乖怜,前程坎坷,而且对自己有一片纯情的少女如此呵叱侮谩?

    正当江南草长,群莺乱飞的暮春季节,许多墨客骚人,寄情烟水云峰,不免流连忘返。名优名妓,在此高张艳帜的也颇不少。

    那几条身影确也十分迅速,就在几句话的时间,已到达客栈的瓦面,先头那人略为一停,向四面扫了一眼,立即沉身落地,忽然一声娇叱,两条身影立即冒出瓦面。。。。。。

    面具以外,仍然一套通身玄色武士装,只有鹤发童颜的老泰山,依然道袍云履,大袖飘飘,未带寸铁。

    两人真不愧是武林顶尖高手,但见八支亮森森的暗器,一支也没有走露,在火光的烘照下,如激光电火的刺进八名黑衣大汉的喉头。

    明白她的心意,附和一声,随即向四周察看,却又见另一面壁间有一座门形的缝隙,用剑一撬,即现出一间布置精致的小石室。

    一张大床上,铺着花绣精美的被单,揭开被单一看,下面还铺着两三寸厚的垫褥。

    他的脸型相貌看去亦似与常人无异,只是面色微黑,两眼深陷,头戴白色藤皮圆帽,身穿圆领开襟蓝绸夹褂,下穿一条宽大似裙的白色布裤。

    恰巧有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巨贾,附庸风雅之辈,拿着造孽钱,万金买笑,竞斗豪奢,把个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弄得到处是衣香鬓影,曼舞清歌。

    甩了一个耳光,声音脆极了,只见谢志强被甩得七晕八素,满眼金星,两颊浮肿,嘴角缓缓滴出一丝血迹……

    灯光下见这天龙堡的堡主所居,正当全堡的中央,堡主的宅子,占地也有数亩,全是虎石的大墙。四面全有石门,门外各有一对气死风灯,四名庄丁驻守。房屋建造的形势奇古,在这晚间看着,更显得古朴庄严。。。

    他左掌右拳,前拦后推,出手如推窗抱月,起脚如展翅迎风,回环进退,好似鹤舞蛇行,看去显得平淡无奇,并无多少威胁的身手。

    但白墨临却已看出这是一套颇具功夫的内家拳法来了。他的一招一式明弛暗张,一进一退明缓暗急,发拳是柔里藏刚,起腿是隐险为夷。

    猛觉得一阵冷风迎面袭来,劲风起处,触肤如刀,如再不如死活硬扑下去,难免双臂不受重伤,好在对方并无伤人之意,急切间也看不出女郎使的什么手法。

    多年经营作为发号施令的魔宫,顷刻间深埋在数百丈的冰下。

    四周尖削如笔,平滑如镜的冰峰,也变作秃顶的冰。一切都变了,变得那样迅速,变得那样突然,严格地说起来,仍然是谢志强自己埋葬了自己。

    时值仲夏月圆之夜,天上万里无云,捧出一轮冰盘似的皓月,高挂层峦之上。溪山草木,罩上了烂银似的一层月光,另有一种缥渺清幽之境。。。。。

    当下不敢怠慢,双肩一抖,腰身猛一使劲,悬空一个筋斗,斜刺里倒翻出去,落在无极高僧身边,瞪着两只怪眼,向那女郎瞧个不停。

    走空了两招,愤火中烧,更不肯稍退一步,飞身纵过来,离着郭子仪还有六尺多,白墨临右脚点着地,身躯往前一探,掌中金丝锁口鞭往外一递,“金针度线”!

    这种招术在鞭上用,全凭腕力,要凭纵送之力,拿鞭当剑用。

    司徒香香轻轻的吻着白墨临的颈项,风情万种的抬起螓首,显得散乱无章的秀发半遮着秀丽姣美而不妖不冶的脸庞,散发着漫漫撩人心弦的韵味,深情的凝注白墨临,轻启撄桃小嘴,银铃似娇音,荡漾在白墨临耳畔。

    她的胸脯几乎就要碰上他的背脊,羞得“嘿”了一声,即闻意中人柔声问讯,虽觉得甜意攒心,到底欲喜还羞,寂然无语。

    座八角亭式的木屋,也有两丈多高,却只一层,屋顶很整齐的铺着一层层的又坚又厚的树叶子,再用厚竹片一层层压住。

    西面窗户紧闭,窗槛上也和上官擎天住的房子一样,花槽内种着芬芳扑鼻非常好看的鲜花;沿着花槽又种着碧绿的书带草,长长的向下垂着,随风飘拂好象替这屋子束了一道五采锦带。

    到了寨子后面一看,只见后面是一片竹林,全是碗口粗的巨竹,在竹林的当中辟出一条道路,全是用细石砂子铺的,走到里面风过去,“唰啦啦”的,竹林发出一片喧声。

    上官红像是按捺不住的朝白墨临噘了一下小嘴,粉颊泛上一片春潮,娇躯紧紧靠着白墨临,美眸漾起迫切渴求的眸光,鼻息急促而混浊,娇声无力的嗲了几句。

    靠岩壁一面开着一个穹门,一扇厚厚的木皮门关着,门外恰正对着平伸出一丈多远的巨干,直落到岩腰上,巨干朝上一面,削成两尺宽的平面,宛似一座桥直通岩壁。

    红光竟能自动护身,料是一种剑气凝骤而成,甚至还是腐尸余气所炼成的毒剑,当下不敢怠慢,大喝一声,天龙剑一指,二丈四尺的寒光疾点向电射而到的红光。

    去掉藤萝,削平榛棘,铲除泥草,露出石窟,两人合力把封洞巨石推过一边。不料堵窟巨石一开,一股腥浊难闻的气味往外直冲,其味难闻已极。

    仓房一共是二十四间,建筑的非常坚固,存储的除了米谷稻粮之类,并积存着鱼肉、卤菜、食盐等。这淮上十一村如遇水旱兵祸巨灾,虽是三年颗粒不收,乡民们也不致挨了饿。

    上官红宛若未闻,美眸轻闭着,香腮依然留着几许的红潮,嫣红的唇角漾着浅浅的微笑,像是沉浸适才仙境的流连,慢慢的回味,仔细的品味着。

    围着仓房的四周,更有竹工、木工、瓦石工、铁工、弓房、箭房,制造用具武器,全不用外去买。这种规模创立时煞费苦心,连淮阳派中的几位老英雄全格外佩服。。。。。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