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落道剑 > 生还游戏·蛛网篇(作者:三月雨花)
落道剑《落道剑》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生还游戏·蛛网篇

    没有人是这场演出的主角。顶点x23us

    我的剧场,名叫完美。

    享受这帷幕拉开前的片刻愉悦吧。

    ……

    列车逐渐减速,最终停靠在了杳无人烟的平原之上,截至目前为止,真正露面的劫匪总计三人,均戴着狐狸面具,穿着宽松的白色衣袍,身份不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并不在乎杀人,三十多名卫兵毫无抵抗之力的被这群人屠杀,原本试图想要靠着人多抵抗的乘务人员和乘客在见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之后也不敢在出声了。

    反正这群劫匪并没有威胁到自己,何必当这个出头鸟,总会有人解决的,他们总不至于杀光整车人吧,真要是那样的话,肯定也会有人带头反抗!

    绝大多数乘客都抱着相同的想法,遇到这种事,真正敢出头的人少之又少,无论死多少人,无论这群劫匪有什么要求,只要还没有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那么冷眼旁观就好了。

    “各位是否还在猜测我想要做什么,其实很简单,我只是想和各位玩个游戏,这场游戏将会关系到这辆列车上所有人的性命,不过为了保证这场游戏的趣味性,就让我先宣布一下游戏的奖励好了,最终获胜的玩家,他将会得到五千万鹿纹金币,各位不妨畅想一下,五千万是什么概念,如果从金行取出来的话,那将会是一座金山,十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

    “至于参加游戏的资格也非常简单,只需要呆在列车上就足够了,哦对了,忘了提醒各位,下车也是可以的,但列车现在所处的位置,方圆千里之内没有任何城镇,你甚至无法找到水源,徒步的话,大约需要十天以上才能走出这片平原,所以我不会阻止你们离开,我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选择,二十分钟内,下车的人默认退出,而没有选择下车的人默认参与游戏,那么现在,倒计时开始。”

    扩音器内又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阴冷的如同毒蛇一般。

    “据我所知,这辆列车包括车头在内,总共是二十三节车厢,再除去一节容纳灵导装置的车厢,两节货厢以及一节制作食物的餐厢之外,前六节车厢为高价包间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车厢,每节车厢五个包间,可以乘坐最多三十名乘客,而后十二节车厢皆为硬座车厢,没有床铺,每节车厢最多容纳一百位乘客,加上乘务人员,满客的情况下是一千四百人左右。”傀沉吟了片刻说道。

    “三个人就想控制列车上千名乘客的确不太现实,即便实力再强,可一旦激起乘客反抗的话,事态就会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萧殊接过傀的话,冷静的分析着眼下的事态。

    “所以劫车之人的数量不会只有三个人,往最坏的情况去想,每一节车厢内都有他们的同伙,且不论他所说的奖励是真是假,单单这场所谓的游戏就很不对劲”傀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茶杯,茶汤不断的旋转,飘散杯底的茶叶渐渐被漩涡所牵引,沉沉浮浮间,尽数汇聚到了茶杯中央。

    “那个……五千万鹿纹金币到底是多少钱啊?”蝶插嘴问道。

    蝶对钱没有什么具体概念,毕竟没有真正赚过钱,当然也怎么花过钱,但简而言之,她从小到大都处于一种极度贫穷的状态,她只记得自己小时候,北叶国通用的大面额货币叶纹金,十个就足够她家用上很久很久。

    “鹿纹金币是南玉国所制造的通用大面额货币,等同于北叶国的叶纹金币,但相对而言,鹿纹金币所采用的黄金纯度更高,一个鹿纹金币相当于两个叶纹金,五千万则等于一亿叶纹金,所以他说的一座金山并不是比喻,那的确是一座金山,而且是纯度相当高的金山,差不多等同于一位帝国侯爵全部身家的两倍以上,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笔钱是无法想像的,不吃不喝一百辈子也赚不到,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么多钱作为奖励,究竟是为了什么?”傀轻轻摩挲着茶杯,陷入了沉思。

    “居然真的一座金山!?”萧殊和蝶几乎同时露出了震惊和不敢置信的眼神。

    “……如果我没听错,对方也没说错的话,五千万鹿纹金币堆在一起的话的确相当于一座金山了。”

    傀有些吃惊的盯着萧殊,他对钱倒是不感兴趣,只是单纯好奇对方这么做的动机和这场游戏,他本以为萧殊这种境界的人对钱这种东西根本不会在乎,但事实显然出人意料。

    “呃……咳咳,你别误会,其实我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和你一样,好奇对方到底想做什么罢了,不如我们参加一下试试看?反正你也说了,时间上不着急,你说是吧,蝶?”

    “是啊!是啊!”蝶失神的应声道。

    非常不巧,从小到大,萧殊人生中最缺的就是钱这玩意,五千万鹿纹金币他没有具体概念,但如果换算成一座金山的话,这对于穷了一辈子,而且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一夜暴富的萧殊而言,这几乎是等于把幻想变成了伸手就可以触及的现实。

    这种裸的火热眼神,就如同在冬天雪地中看见了火炉,濒死之人见到了医师,极度饥饿的人见到了美食一般,什么忘我心境,什么仙道剑道,完全抵不过一座金山在两个穷鬼眼中的价值。

    没错,这正是傀现在看这两人的眼神,穷鬼,而且穷到了一种极致。

    “两位,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对方的承诺仅仅只是口头承诺罢了,所谓五千万鹿纹金币到底是真是假还有待商榷,更何况他还没有具体说明游戏内容和规则,单单只说了获胜者的奖励,那么失败者又会有什么惩罚呢?你们确定要参加吗?”傀一脸怪异的反问道。

    “所以我们更应该参加才是,搞清楚对方的这么做的目的,区区……区区五千万鹿纹金币其实我并不在乎,对方看似给了选择,但那只是对于我们而言,可对于更多的乘客来说,这种选择等于没有,无论奖励和惩罚是什么,他们都只能参加游戏或选择反抗,所以……所以为了更多乘客的性命安全考虑,我们都有必要参加!蝶,你说对吧!?”萧殊依旧保持着平静的语气,但那不同于以往的灼热眼神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是啊!是啊!”莫约三十秒的呆滞后,蝶总算回过神来了。

    “既然两位这么感兴趣,我是无所谓,如果真拿到了什么五千万奖励,也全都给两位好了,我一个金币也不要。”傀一脸怪异看着这俩人。

    ……

    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并非没有人反抗,但还没等他们策划怎么反抗,便被早早隐藏在同一车厢内的劫匪给察觉到了,三个车厢,两百多位乘客,无论是试图反抗的还是没有参与的无辜者,全都被杀了个精光。

    鲜血如同小溪般沿着缝隙涌向了其他车厢,整辆列车内,到处都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而已知匪徒的数量也由之前的三人变作了六人。

    没有人是傻子,猜忌就像瘟疫般迅速蔓延开来,特别是硬座车厢内。

    谁是劫匪?

    谁打算反抗连累自己?

    人心总是如此,一旦心生猜忌,哪怕是最细微的举动都会召来最恶毒的猜想,还没等劫匪动手,他们反倒先起了内讧,谩骂,斗殴不断发生,若非尚有人能保持理智插手阻止,恐怕要不了多久,局面就会彻底失控。

    相对而言,高价包间区就安稳的多了,毕竟人数较少,而且同一包间内的大多彼此认识,故此发生矛盾的也相对较少。

    “真的是非常遗憾,刚才有两百三十二位乘客倒在了游戏的第一关,五十三名乘客选择了退出游戏,祝他们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一路好运吧,好了,那么接下来我宣布,正式参加游戏并通过了第一关的玩家,总计是一千零三十二人,各位都表现很不错呢,距离五千万又近了一步,希望各位在接下来的时间内继续加油,去寻找我给出的下一个谜题,别担心,提示很快就会出现,这一次将会淘汰四百人左右,失败者的下场,想必不需要我多说了吧,那么祝各位好运。”

    扩音装置再一次陷入了沉寂,这次就连傀都有些表情凝重了起来,他皱眉道“看来的确如你所言,他根本没有给我们任何选择,那我就不太明白了,这群人到底打算做什么,淘汰四百个人?难道他真打算杀光失败者?又或者说,他们单纯只是一群疯子?”

    “引发猜忌,这下真没什么人敢反抗了,不到一个小时已经杀了快三百个人,莫非真的只是为了杀人取乐?”

    其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萧殊并不在乎,毕竟这世上的人那么多,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他萧殊也不是什么佛陀,对于毫不相干之人的生死,用素问的话来说,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少沾因果绝非坏事。

    </br>

    </br>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道剑》,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