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 > 正文 第96章 无稽之谈(一更)(作者:云深枕酒眠)
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96章 无稽之谈(一更)

    夕阳将最后一丝余辉洒向大地,天空的另一头,已有一轮圆月从浅碧色的空中升了起来。

    路的尽头传来马车清脆的铜铃声,那是银笙的马车从宫中驶回了府邸。

    铃声戛然而止,马车停在相府门前,车上的马夫勒停了马,利索的跳下车来,从车上取下圆杌垫在地上,这才在车外请示银笙下车。

    银笙才刚下马车,早有司阍的小厮候在一旁。那小厮见是大小姐回来了,连忙朝银笙请了个安,然后道:“大小姐,老爷请你去书房一趟。”

    银笙点了点头,心内则早已想好在马车上的时候就预演了一遍的对话。

    此时的月亮已经彻底升上了夜空,下人们开始在整个相府里燃上一只只明亮的蜡烛。华灯初上,点点的烛光将右相府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辉之中。银笙伴着这样的月色,走在花园的回廊下,恍惚间使回府的她产生了一种归家的感觉。

    然而这种错觉只是短暂的,下一刻荣道轩的问话将这温馨的氛围瞬间给打破了。

    “回来了?”荣道轩站在书房的灯下,烛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就这样似笑非笑地看着银笙,口中说出的话却比夜风还要冷上几分:“为父以前倒是小看了你,只当你是性子孤僻,不愿与人相交,所以才日日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却不想你虽待在府中,却照样有办法让太后都召你入宫觐见呢。”

    荣道轩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银笙,耳边回响起的是前几日下午无意间在府中下人们那里听到的对话。

    “嘿,听说了吗?柳姨娘去了趟倚梅阁,直接就说着胡话被抬出来了。你说,这倚梅阁是不是有点邪乎啊?”

    “嘘,小声点,可别被别人听见了。要我说邪乎的哪里是那倚梅阁,分明是住在那里的大小姐吧!你想想看,这不到一年多的时间里,跟大小姐作对的人有哪个是有好下场的?”

    “打住打住,大小姐你都敢议论,我看你才是不要命了。”

    “哎哟,你瞧我这张嘴!得得得,管他谁是谁,咱们还是快去打扫咱们的吧。”

    “你可知你已被太后封为县主了?”荣道轩停顿了片刻,有些迟疑地问道。

    县主?银笙自己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她只想着能不被太后怀疑便好,却从未想过太后竟然会如此高待自己。

    银笙虽然惊讶,心中更为奇怪的却是荣道轩今日突然转变的态度。按理来说,自己虽不为荣道轩所喜,但在血缘上毕竟还是他的女儿,这一点就算是银笙不想承认也没办法。自己被封为县主,那应该是整个相府的荣耀,为何荣道轩现在却这般冷言冷语的对她呢?

    “笙儿确实日日待在府中,足不出户,唯有月初的时候进宫去见了一次月表姐。也是那一次,恰巧在宫中偶然遇见七殿下落水,将他救了上来。太后娘娘此次召见笙儿多半也是这个原因。”银笙心中虽然疑惑,却仍与花公公那日同荣道轩说的那般又解释了一遍。

    “至于县主,笙儿在离开的时候并未听太后娘娘提起这事,倒是在临走前赐给了笙儿一块玉牌,说是凭此牌可随时出入皇宫。”银笙回话的语气一如往常一般,波澜不惊,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荣道轩听了这话,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点,却仍旧不住地盯着银笙的脸看,还时不时地用眼睛偷瞄几眼地下。这些细微的动作,全部一一看在银笙的眼里。

    “你……”荣道轩想了一会儿,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竟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父亲有什么想问的,但说无妨。”银笙也实在是搞不懂荣道轩今日吞吞吐吐的究竟是想干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日子变了很多?”荣道轩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

    银笙听完这句话,心中一动,脸上却仍旧面不改色,反问道:“父亲此言何意?”

    荣道轩见银笙这么问了,索性也把话挑明了:“为父前几日偶然途经花园,却听见府中的下人们在传一些关于你的事情。”

    荣道轩顿了顿,瞥了眼银笙此时的神色,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又接着说道:“他们说你自从去年中秋皇宴上回来之后,就性情大变,不但做事变得雷厉风行了不少,便连手段也强硬了许多。为父观察了你几日,确实觉得有些不妥。”不然,荣道轩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女儿是用了什么办法,竟引得初见她的太后都能对她如此厚待。这,不是妖术,又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哈”银笙听了半天,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荣道轩竟听信这种不靠谱的谣言,真将自己当成妖怪附体了。

    银笙突然间的大笑,吓得荣道轩真以为引得妖孽不满了,脚下不由自主地就后退了两步。

    荣道轩这副模样,心中分明是已有十之**相信了这个谣言。想到这里,银笙真的觉得讽刺之极,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一个从来只肯见着自己所想见的,听着自己所想听的,却唯独次次都未信任过她的人!

    从前,她只当荣道轩是被那群有心之人利用了,蒙蔽了他的眼睛,所以才会误会自己。可是现在,他竟然宁可去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无稽之谈,也不肯相信这个活生生站在他眼前的自己!

    “听说,鬼魅无形,在光照之下会没有影子。”银笙终于停止了笑,一边说着一边朝荣道轩的方向走了过去。

    荣道轩不知她想做什么,只觉得这间小小的书房里充斥着迫人的压力。随着银笙每向前一步,荣道轩就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一步。就这样,一步又一步,不过须臾,荣道轩便被逼到了墙角。

    银笙往烛下一站,眼波流转,巧笑倩兮,甜美的声音从樱唇处缓缓流出:“父亲尽可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影子!”

    荣道轩咽了咽嘴里的唾沫,当真伸了伸头,朝银笙后方的地上看了过去。

    入目之处,是银笙银蓝色的裙角,再往下,是一双云锦织花的绣鞋,绣鞋的右边是一道黝黑的影子。烛火微微跳动着,那道黝黑的影子也顺着烛光抖动的频率微微有些摇晃,一切,并无不妥之处。

    荣道轩在心底轻叹一口气,看来确实是自己多心了。荣道轩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触到了一片冰冷坚硬的墙,他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有些失态了。

    “咳咳”,荣道轩轻咳几声,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尴尬,同时还不忘说道:“笙儿,为父也只是有些多心,毕竟,太后这次的召见和封赏都来得太过突然了,你也不要介意。”

    银笙早已厌恶了荣道轩这副虚假的嘴脸,如今索性再当头浇他一盆凉水:“父亲果然英明!父亲可知太后此番召见笙儿,究竟所为何事?”

    “太后今日在西暖阁直问笙儿,前段日子父亲与四皇子相交甚密,是否别有居心?”银笙轻笑一声,接着道:“父亲急于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固然是好,却也莫要忘了太后和皇上还都心如明镜呢!”

    至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县主封号,银笙也猜了个大概。定是太后尤不放心自己的婚事,索性将自己赐封县主,如此一来,她的婚事便掌握在皇家的手中了。

    呵呵,好一个手段凌厉的太后,不愧是能笑到最后的人。

    只是,银笙讨厌这样被人操纵的感觉,她的选择,从来只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