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 第35章 众怒(作者:晴川)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5章 众怒

    任无当支着头,终于也头痛了:“目前为止,我还没查到你的计算里有什么不妥。当然,是在宇宙是个多维膜的理论基础上进行的验算,这个理论本身有无不妥,你我并不知道。现实是,基于这个理论,进行的时空穿越肯定是成功了,基于这个理论释放的负能量足够毁灭整个宇宙,我们不知道。我感觉,我们两面下手吧,我继续验算,你尝试验证下他们世界还存在不。”

    孔宣少见地露出一个痴呆表情:“等下,姐姐你说啥?”

    任无当笑道:“按照这个多维膜理论,我们身边存在无限数量的量子尺度上的虫洞,虽然你钻不过去,但是应该有粒子可以穿越时空,尝试联络一下那个世界的人类。也确定一个正确的坐标,以便我们未来打造的虫洞能够通往正确的时空。”

    孔宣呆了半晌:“姐姐,我当初可没想到你要交给我这种任务啊!”

    任无当道:“很有趣吧?”

    孔宣大笑:“是,我要是知道,还不得跪求让我加入啊。”手指敲桌子:“我得先稳定几个微小虫洞,然后确定下时空坐标。嗯,这需要很多能量,一个电站的可能不太够啊,你能弄到电不?这还不是问题,问题是确定时空坐标,我怎么弄?我得先有个参照系啊,我哪弄时间参照系去呢?我应该往过去和未来发个信号,这信号必须发给能查到的数据的地方,那就只有应龙舰了,我想想,我给过去的应龙舰发个信号,然后查下这个信号就行。然后,我特么怎么才能确定虫洞是通向我们的过去的呢,总不能饱和性释放信号吧?这行为好象不安全啊。哎,头痛……”

    任无当白他一眼:“回去做计划书,别同我念叨。”

    孔宣笑嘻嘻点头:“没问题,不过,你能弄到电吧?”

    任无当叹气:“预算做出来,我想办法。”

    孔宣敲着桌子:“我需要负能量物质,实际上,如果我们真想稳定一个虫洞的话,我需要一颗白矮星。”

    任无当微微叹口气:“先从小事做起吧,量子级虫洞定海神针应该可以提供足够引力稳定下来。”

    孔宣诡异一笑,忽然问:“你觉得,那二十四个定海珠是干啥的?”

    任无当愣一下,查询了一下定海神针切成二十四份后的质量与引力,沉吟半晌:“从数值上看,应该可以稳定一个微型虫洞,赵公明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不象啊。”人的性格是稳定的啊,赵公明是认真完成工作的那种人,绝对不是探索研究型人物。

    孔宣缓缓道:“你猜,他是从哪儿弄到的?”

    任无当道:“以前,他好象帮着李耳做过事。”

    孔宣道:“绝对不是研究星象,很可能就是分割白矮星物质。”

    任无当轻声:“啊,就是说,李耳曾经想进行这项研究,实验材料被窃后,他却没有报失。这是否意味着,这项研究是……”

    孔宣道:“被禁止的。”

    任无当看着孔宣。

    孔宣道:“假设他们穿越过来,而且已知穿越的后果可能是他们的宇宙毁灭,那么,禁止这方面的任何实验就很正常了。李耳想验证他们是否还能回家,但这个实验不能正常进行,只能偷偷地,东西丢了,他也不敢查。赵公明转投师父门下,他即不能说明原因又不能无故动手。他们派两个散兵而不使用正规军,就是还想把定海珠弄到手,没想到燃灯那厮厚颜无耻地硬抢了。”

    任无当头痛了,这项被禁止的实验,能开禁吗?

    任无当想同洪开元探讨一下时空相关实验的可能性,洪开元的目光从半空中转到她的脸上,忽然问:“那个病毒,是你干的吧?”

    任无当一愣,病毒?他们发现朱厌病毒了?如果他们发现了,朱厌病毒感激计算机的计划就失败了,那就相当于,失败了一半!

    洪开元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视:“果然是你。”

    任无当轻声:“什么?”声音出口,已经感觉到异样,这种尖锐的声调证明她紧张而恐惧。任无当苦笑,只得清清喉咙:“什么病毒?我最近没有进出生化实验室。”

    洪开元一只手抬起,那看起来是个召唤电磁囚笼的动作。

    无当脸色惨白,不,我不想再被囚禁折磨。她的一只手按在腰间玉环上。

    洪开元愣住,那是他的备份,任无当要重启他?

    按下去,现在的洪开元就不见了,中间的记忆就消失了,那时的洪开元刚知道自己被不断地调整观念,没有自由意志,无比愤怒与沮丧。

    任无当缓缓取下玉环,看着洪开元惊惧的目光,半晌,苦笑:“我说过不会伤害你。既然,你认定我……,这个还给你吧。”

    玉环放到洪开元手中,任无当也看洪开元眼底的映像,原来是闻仲再次召来帮手吕岳,向西歧士兵传播病毒。

    任无当苦笑:“师父先查查如何?我不想再接受刑讯,外一我死了,师父发现不是我,岂不是有点难过?”

    洪开元慢慢垂下眼睛,看着手里的玉环。

    是她还是不是她,都已不重要。

    她出手不出手,都有她的立场她的不得已。

    与其相互折磨,不如下个决断。

    必定要选择辜负,何必再假装你侬我侬。

    只是,她下不去手,我也下不去手。

    洪开元挥手,任无当离开。

    洪开元什么也没说,也没调查。任无当继续她的工作。

    吕岳三头六臂,所有人都怀疑他是从燃灯的矿区跑出来的帝国祭品,但是吕岳被杀后,也只肯承认自己是偷跑出来的,至于病毒是哪儿来的,坚不吐实。

    洪开元知道,战争仍在继续,他必得选择,一直沉默,众叛亲离,还是起来一战,必然战败。

    碧游宫外,广成子求见。

    洪开元沉默一会儿:“请进。”

    广成子挺恭敬地行了礼,然后送上一个盒子:“火灵杀了吕尚,弟子也曾好言相劝,但是,她不肯退出战争,弟子不得已出手。这是她的金霞冠,弟子不敢据为已有,特来送还。”

    洪开元看看广成子,广成子脸上有一种挑衅般的傲慢。洪开元缓缓道:“我已吩咐弟子,不得参战,私自出山,咎由自取。此事并不怪你,你能把我的东西送还……于情于理,都无过错了。有劳了。”

    广成子欠身:“师叔客气了,弟子不敢当。弟子对碧游宫并无恶意,只是顺天应命,不得不为。”

    洪开元点点头,端茶,示意多宝送客。

    多宝送广成子到门口,就停步改目送了。

    广成子一向胆大,也不介意,结果走到一半,龟灵已追上怒骂:“你们有没有廉耻,专门以大欺小,你们死了多少次都能耍赖复活,你还有脸到碧游宫。”

    广成子一笑:“我说过了,顺天应命,天道歧周当兴,逆天而行,自然没有好下场。”

    龟灵大怒:“分明是你师父……你,你真是无耻!”伸手去摸一金一银的日月珠,广成子一见她手往兜里去,毫不迟疑翻天印就出手了。

    龟灵手握日月珠,想到任无当告诫她别轻易动手,一迟疑间,广成子武器出手了。龟灵大惊之下本能地现出原形,番天印打在她的龟壳上,只听“咚”的一声,龟灵吓了一跳,并无损伤。

    广成子却已经忍不住笑出来:“原来是只乌龟。一个牲畜也要同神谈公平,吃猪肉时你同猪谈公平吗?”

    龟灵回复人身,满脸通红,羞惭难言。她一妖怪,被个普通神族给先下手为强了。

    望君归与龙覆海当即就扑过去要动手,广成子一看,一个都打不过,这必须跑啊,不过他没往外跑,而是往里跑。

    多宝送客后正要到师父面前喊冤,火灵是他弟子,被打死了,人家当面来告诉他师父,他师父就回答句打得好?

    结果走到一半,广成子跑到他前面去了,多宝即不敢拦,也来不及拦,广成子已经向洪开元道:“弟子再向师叔请罪。”

    洪开元默默看着他,说吧,你又干啥了?

    广成子道:“弟子在二门外遇到龟灵袭击,不得已还手,用翻天印打得龟灵现出原形。”

    洪开元沉默一会儿:“将龟灵赶出教门,永不得再入。”

    广成子微微扬眉,呃,你把她赶出去,是让她放心打我吗?然而,他又能怎么样呢?也只得接受这结果,不过,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笑笑:“如此,弟子就多谢师叔了,我想,我来碧游宫拜见师叔,应该是不会有性命之攸的。”

    洪开元看他一会儿,转头向多宝道:“这是我师兄的弟子,来碧游宫见我,我让你送他出去,结果他半路受袭?”

    多宝不敢多言:“弟子知错,弟子送他出山。”

    洪开元道:“让他安全回去。”

    望君归再忍不住:“师父,龟灵不过问他一句以大欺小,是他先出手伤人,还来告状!”

    洪开元怒道:“他来见我,你们应该对他无礼吗?”

    龙覆海轻声:“他骂我们是牲畜,还说吃猪肉时要同猪谈公平吗?”

    广成子笑道:“牲畜这个词可是你们创造的,用来称呼家养动物,对我们还说,所有生命都是生物,没这个称呼。你们觉得家养动物不好听吗?这只是个事实,你们觉得不好听,是因为你自己歧视家养动物。我们对牲畜并无偏见。”

    洪开元淡淡地:“多宝,送他出去吧。”

    广成子笑道:“弟子多谢师叔了,弟子告辞。”

    洪开元喝口茶,缓缓问:“广成,上次来碧游宫时,你也同龟灵起了争执。还记得吗?”

    广成子一愣:“上次?”

    洪开元笑了:“你忘了?忘了就算了。你去吧。”

    广成子隐约觉得,是的,上次他来过碧游宫,好象是有过争执,但是这件事在他脑子如梦如幻,好象是有这件事,他却完全想不起细节。出了什么事?

    广成子忍不住问多宝一声:“我上次来碧游宫,同龟灵争吵了?”

    多宝完全不想理他,此时听了这话,却也一愣:“你不记得了?”

    广成子惊惶,这就不对了,事情发生的时间不长,别人都印象深刻,他却完全想不起来当时的情况。发生了什么?他的大脑有损伤?

    不过,多宝对这怪事实在没心思多想,他对师父今天的反应感到愤怒。他不敢象妖怪们那样正面顶撞,那真不是神的风格。但是,他觉得,他有必要同师父谈谈了,他真的无法再坐视师弟们受这样的欺压。

    龟灵被在宫门外,失声痛哭,跪求不起,肯定是无法再去追打广成子。其它弟子看到这种处罚也不敢再做任何事。

    多宝在书房外,徘徊几次,思考这事要怎么说?洪开元已经看见他,点头叫他进去。

    多宝喃喃不知如何开口:“师父……”

    洪开元轻声:“你觉得,弟子遇难,师父不好袖手旁观吗?”

    多宝半晌:“他们二代弟子都在,一起围殴我们这边三代弟子,弟子觉得……”

    洪开元淡淡地:“你们去了,我师兄会出手。你觉得,我应该同你们一起去吗?”

    多宝哑了一会儿:“师父或者能劝阻他们。”

    洪开元沉默,过了一会儿,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去准备一下吧。”

    多宝一喜一惊,师父答应一战了?!

    停了两秒,多宝才答应一声:“是!”

    任无当慢慢支住头,露出一个微微悲怆的表情,师父要亲临战场,却没有叫她去研究战略。任无当做为妖怪里的大师姐,她即有智慧又有知识,性格强硬敢下决断,一向是洪开元的第一军师。

    国王宣战,却没召大军师,庙算环节取消,这就是要去送人头的节奏。

    这就有点悲哀了。

    更悲哀的是,任无当在孔宣的计算数据里没找到破绽,所以,孔宣的判断就可能是正确的。从神的反应来看,坠落异星,不急着回家,倒急着划势力范围,也是对这个计算的一个最佳注解。

    他们根本不可能走,飞船就是他们的一切,所以,根本不可能送我们一艘,这也就意味着,好一点说,对我们永久囚禁,做为奴隶使用,坏一点,就是屠杀。

    唉,这就有点伤感情了。

    不过任无当的感情反正也被伤得不剩啥了,她就叹息一下,唉,师父您这要是配合演出的话,可能会因为太入戏而受伤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千年前有神经过》,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