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执手闯仙途 > 第三零二章 事起紫微令(二合一)(作者:一年年)
执手闯仙途《执手闯仙途》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零二章 事起紫微令(二合一)

    剑意一重吗?苏清掩过眼中神色,剑意者,剑之本源延续,发乎本心,人剑合一,至少是目前苏清知道的剑修最强悍的境界,就像芮思语所说的,此境界的人越阶挑战并非难事。

    再抬眼时,却见一道遁光从半空中显现,瞧着那叶淮和迎身而去,苏清默然看了一眼,心里却想着的是,若是秦封达到此修为境界定不会低于此人。

    越想越有一股自豪感和迫切的想站在秦封身边的同行感。

    半空中出现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脚踏一双锦靴,靴子上缭绕着一股气流,气流使他平稳的虚空而立,这是一双飞行灵器。

    “他就是启灵岛的监管者。”芮思语在旁介绍,芮寄波凑热闹的说道,“苏姐姐别看他其貌不扬,他却是星海榜上前百之人。”

    “星海榜?”突兀地冒出一个名词,让苏清不明所以,芮思语心思沉重的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苏清的问话,芮寄波一眼痴色的盯着半空的叶淮和,随意的说道,“星海榜是乱星海中那群人树立起来的金丹实力榜,榜首就是公认的星海域第一人。”

    “谁设立的?”

    “不知道,很有渊源了,现在有奉天阁更新。不过呢,日子久了,除了那些不在乎名望的真人,其他还不是谁也不服谁,然后就竞争榜首,到现在,那星海榜倒有一番说服力了。”

    苏清默默地点点头,想着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去见识一场。

    说话间,半空中的监管者与叶淮和恭恭敬敬的说了两句,苏清无法辨别这两个金丹境的修真者在天上到底说了什么,只一眼看到那监管者摇摇头好似有些茫然,随后叶淮和拱了拱手,说了几个字,那监管者面色便是大变,然后向外作了一个“请”势,然后恭敬地退后半步,让叶淮和立于正前。

    “来了。”苏清心中闪过这一念头,叶淮和站在半空中,一眼眯着下方,静止了片刻,手下一展,一个紫色的卷轴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卷轴甫一出现,苏清就听到外面一片哗然。

    那是什么样的东西呢,苏清能感觉其上的几分奥义,现世的一刹那好似有一种紫气东来的氤氲从其中划过,那是……“紫微令!”芮寄波突然一声惊愕地声响。

    苏清迟疑的看向她,却听叶淮和低沉的声音从半空中响了起来,“紫微令出,星海待命!”说着一手高举起那只卷轴,刹那间一股氤氲的紫气从卷轴上荡开,在启灵岛上空缓缓晕出一道铺天盖地的霞光。

    下一刻,人潮涌动,许多人向着城心的方向挤了过去,芮寄波一手一个挽起二人,说道,“我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紫微宫动用了紫微令。”

    听得出这话语里几分紧急的意味,换得苏清挑眉就任由她拉着从窗中飞出,旁边店铺中也不断有修真人冒出来凑热闹,混进人群中,随着人流向前集中。

    苏清听到耳边混杂的声音,稍稍过滤,苏清就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怎么,紫微令都拿出来了?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鬼知道,这里是启灵岛,又不是乱星海,从来没有什么可以轰动三大仙宗的大事发生过。”

    “诶,紫微令啊,那可是紫微宫第一道奉天令,此令一出,凡追杀者,上星海中永无立足之地,凡贡献者,无论境界直接成为紫微宫的供奉,这等福祸之事我只听前辈提过一次,已经是上千年前的事了。”

    苏清心中恍然,听得他后半句话似乎有所联系,转眸而看身后,不过是两个平常的筑基境修真人说道,并未引起苏清注意,然而眼眸一转,苏清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是前来启灵城路上走在前方的两个少年。

    纤瘦少年低声的问,“会不会是跟前夜那道极光有关啊。”

    “不会吧,这样的极光在天堑海上也不算少见啊。”

    “笨呐,那你见过几次有大能瞬乎赶去的。”

    两少年缩在人群中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飘着,苏清转回首,垂眸略作思考,似乎……与绝寂剑有关。

    人群终于聚拢在了城中的中央广场之上,人数有数百之人,筑基境与练气境五五分开,金丹之上的修真者大概在某一处暗暗注视着。

    苏清在这广场之上逡巡一圈,一眼扫过那正前的高塔,塔身七层,每一层都被严密封锁住,但苏清却感觉出每一层透过防护散发出一种骇人的威慑之力,显然这座塔并非一座观赏之用的,目光定格在一层门额之上的名号中——问灵塔。

    视线下移,却见一群身着甲胄的修真者排排立开,各个面目肃穆,在这数百修真者聚集在一起之时没有半点混乱的迹象,牢牢的隔绝了人群。

    而在他们包围之中,有一座高大的玉石基,玉石呈龟背图样,龟背之上有三块丈尺高的灵石悬空转动着,龟背之上灵光划过,那三块灵石之中就有一种莫名地幻象涌动着。

    苏清恍然明白,原来这就是这两姐妹在外面卖关子的东西。

    这是传送阵,看样子是往来上星海中各个岛屿之间的。

    说起来,倒是苏清这个在陆地上生活惯了的忽略了这其中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海域都想莫灵雪山与启灵岛之间的启莫海域这般安宁,孤舟行走还有紫背剑鱼相守。

    事实上大多的海域都是海中妖兽横行,除却势大沟通过得,这海上的船只只有被打劫的命,这么一瞧,修真者在岛屿间穿梭属实不安全,这传送阵法自是个方便而安全之物。

    当然了,这也是建立在这茫茫星海域中浩瀚的大能手笔之下才得到的安全。

    见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人,叶淮和一眼横扫而过,在场的修真者都安静了下来。

    他身后的几人上前一步,几人相互示意确定,叶淮和抽出卷轴的细绳,向空中一抛,登时一幅巨大的卷轴在半空中拉开,卷轴上的字样仿佛像活了一般,从卷轴上脱落下来,每一字反复有万钧威仪,让底下人围观之人不敢不敬重。

    一声威严的声音悠悠在霞光之中荡开,“昔天神下赐神剑,奈无耻之徒盗取,今神剑归来匿于星海,吾设紫微令,凡知神剑消息者,可上报紫微外堂,凡知情不报擅自独占者,星海莫存。”最后一声冰冷的警告人,让其下之人如坠冰窖,那是大能意念加成其中的效应。

    没有人敢质疑大能的承诺。

    最后一声尾音在半空中渐渐消散,天空中悬浮的字样好似一个符印在半空刻下一个印记,然后慢慢化作一丝幽光消散了,这是以天道作誓,由天道见证这一则令的作用。

    修行之人谁也逃不过天道,天道之下,违诺者天地不容。

    这便是紫微令的震慑之处,苏清默默地垂下头,心中思绪万千,果然这消息是关于绝寂剑的,前夜绝寂剑一入星海域之中就被东皇察觉了,苏清想到那两个少年口中交谈的事,瞬乎明白,东皇一经察觉就派人去寻找了,入得天堑海中,但是并没有找到绝寂剑的下落。

    按说绝寂剑这般神物,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落在谁手中都是一场轩然大波。

    可是,它似乎真得一日之间不见了,忿忿等了千年的东皇终于坐不住了,失而复归的东西怎得再能轻易让他消失了,一柄神剑,意味着一个强劲的助力,一个号令星海域的至宝,得之而可立足星海之地,所以在其他仙宗还没有行动之时,这一记紫微令已经传到了在外收弟子的叶淮和手中。

    当然,这些话多半是苏清的猜测,还有一些隐隐的想法在苏清心中萦绕着,或许东皇为得到这柄神剑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呢,比如说天界……

    苏清转了一个思路,她心中对绝寂剑有些许的贪恋,不为其他,就为离别之前秦封额间与绝寂剑剑芒如出一辙的银光,或许它与秦封有些渊源。

    只是,一切都是未知之数,正如紫微宫一样他们也在发布紫微令寻找绝寂剑的下落呢。

    当天上的卷轴恢复原样落会到叶淮和的手中之时,他双手捧着紫微令,厉声对广场上所有人说,“想必各位已经听到东皇陛下的诏令了。

    此乃我紫微宫一等大事,以紫微令作誓,望诸位知无不言。

    所有辛苦为紫微宫完成这一命令者,其姓名都会记录在紫微令上,事成之后可成为我紫微宫千年供奉,宫中一应资源以长老品阶享受。”

    他一眼扫过广场之上喧哗的众人,见人群哗然不止,他们面上的震撼与向往久久不能隐去,他沉稳地再次出声,“紫微宫今叨扰启灵岛,实属无奈,盖因宗内长老言说,昨夜天堑海处于回洋之时,而天堑海妖皇言明,确未在深海之中拾得宝物,以天道作誓,吾紫微宫不得不信。

    故此这神剑只能随海势飘回启莫海域之中。诸位本是为了参加四日之后的紫微宫收弟子而来,想必知晓附近的奇异之处,或者,趁此时机偶得神剑,还请诸位相助。”说完,叶淮和像众人拱了拱手行一礼节。

    其下不过是低阶的修真者,谁敢承受金丹真人的礼拜,概是拱手回应。

    苏清漠然的站在人群中,心中却闪过到达此地之后所有的细节,这一切都发生在她昏迷的时间段内,而醒后一切皆是没有绝寂的迹象,是不是说明绝寂剑根本没有进入到启灵岛附近呢。

    人群在叶淮和说完话后就一直躁动不已,叶淮和似乎没有平复台下众人的打算,好似故意在等其中有何人异动一般。

    然而,混在其中的苏清没见到半点奇怪的表现,倒是一群人面上贪意令人生叹,杂七杂八的声音从耳边穿过。

    有芮寄波缠着芮思语打听所谓的神剑由来的惊叹声。

    还有苏清注意的两个路人少年的声音,一人痴想着自己那夜的所见所闻是否能成为线索得到紫微宫的一点好处,另一人却不住的打击他,力斥他不过痴心妄想。

    除去其他的艳羡、怀疑之音,有得人面上动了动,指示着他心底打得叮当响的算盘。

    苏清听到一人高举起一只手,吼道,“陈某不才,前夜从附近海域而过,曾看到海中异光。”一人带头,就有几十人跟随,有的说某个人家里出现怪异,有人说某处礁石之上陡然出现了巨大的剑痕。

    各种当夜奇怪的事都被通了出来,令人觉得好笑的是,有的本神态如常的人听到某一句异状后,自个的脸突然变了,只怕是自己的行事暴露了,那种懊恼的几乎掩不去的神色大抵是当时行事之时自认为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了,可惜现实就是这般打脸。

    待得杂七杂八的揭露渐渐嘴杂起来,叶淮和立于高空之上的面色变得有些不妙,身旁的金丹后境的真人朝他示意了一眼,然后冷漠的摇摇头,果然都是不靠谱的人。

    叶淮和大抵也猜到了这些情况,面色板的冰冷,属于剑修的冰冷、锋利、窒息的压迫之感自顶压下,广场之上终于噤声了,叶淮和面无表情的收回剑势,冷着声音说道,“凡知晓消息者可去紫微外堂禀报,若是发现故意误导、捉弄使者之人,一律以背离紫微令者处理。”

    “紫微宫果然强势。”芮寄波盯着高空之上的叶淮发出一声感叹,然而这本来嘲讽的语气在她口中变得有些微妙、有些愚羡的味道。

    叶淮和见广场之上众人面上的各色打算终于平息下来,他这才出声说道,“望尔等四日之类务必把消息传到至堂中。四日之后紫微宫收弟子之时如期举办。妄诸位莫要因紫微令耽误入宗之事。”

    话落,空中的威压渐散,适才在后立威的监管者迎着叶淮和身边,另一人从摘星阁飞出,高空之上摇摇一请,几人迅而向摘星阁飞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执手闯仙途》,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