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清穿太子日常 > 116.第116章(作者:云素萌)
清穿太子日常《清穿太子日常》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16.第116章

    么么哒, 此为防盗章  婉蓉深呼吸,哼,谁没年少无知过?搞不好康熙也经历过不少次, 有什么好害羞的?

    婉蓉哼了哼起身前去康熙那, 胤礽见媳妇这气势汹汹觉得好笑, 不知道还以为要去找人打架呢!他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该死的张氏下得什么药,昨晚真是折腾死自己!

    婉蓉怀着忐忑的心来给康熙请安, 康熙压根没提这件事, 也怕打击儿子, 康熙越不提, 婉蓉越心难安,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康熙一直注意儿子, 见他如此放不下,还是锻炼的不够。

    “保成昨儿没休息好?”康熙放下手上的折子。

    “皇阿玛!”婉蓉哀怨的望着他,不要明知故问。

    康熙被儿子这样逗乐了,“这会知道跟朕使性子?刚才那心不在焉的是谁?”

    “皇阿玛取笑儿臣是不对的, 儿臣少不更事,难免会犯错, 儿臣一定会吸取教训,不会再有下次。”不要再看笑话, 是不是亲爹呀?

    “你明白就好, 你既然怕闹大, 当时为何不等完事在处理张氏?”那样影响最小,为何非要钮钴禄氏?康熙十分担心他会专宠。

    “回皇阿玛,因为儿臣不想让她得逞,如果她得逞了,以后是个人都敢如此对儿臣,再说儿臣又不是色令智昏,要不何柱儿多事,也许就不会闹这么大!”干嘛去找胤礽?

    康熙颇为震惊的看着儿子,小小年纪初尝□□应是最喜欢之时,却能用自己意志战胜生理,实属难得,有这般意志何愁不成大事?也让他更了解儿子那与生俱来的傲气,不愧是他一手教出的储君。

    “保成你能有如此毅力,朕甚是欣慰,可不要太过勉强自己,身子才最重要。”没什么比儿子身子更重要。

    “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皇阿玛这么误会真的好吗?心好虚哟!

    真太子才不会委屈自个呢!康熙真是太高看他!

    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张氏被胤礽寻个理由杖毙,众人绝对不会去深究,揭过这件事,这次出行婉蓉他们过的很舒心,难得悠哉悠哉的日子是短暂的,很快他们也该回宫了。

    回宫后婉蓉的生活依旧不变,李佳氏因太子爷的冷漠心伤心慌,却知道急不得,在惹怒太子爷,她就真的再无翻身之地,婉蓉按部就班的生活,目前胤礽后院女人较少,胤礽每天也过的很悠哉。

    回宫不久后,康熙觉得可以让儿子出宫见识见识,体察民情也是储君必修的功课,当婉蓉听到这个消息,差点乐晕了,终于可以出宫玩!

    康熙自然不会放心儿子出宫,暗自加派不少暗卫,大内侍卫也是他亲自挑选,他强压担心,心里却明白幼鹰只有独自展翅高飞才能成为雄鹰,将来大清要交给他,他也不能太护着他。

    当胤礽得到消息,实在深深妒忌了一把,本来可以出宫的是他,便宜小媳妇了!

    第二天下朝后,婉蓉换好便装给康熙请安,康熙叮嘱儿子一番,就让他出去。

    婉蓉带着何柱儿和几个大内侍卫大大方方的出宫,此次出宫没有惊动任何人,到了外面也只是打算随便转转,看看古代紫禁城的繁华,婉蓉好心情的一边看一边选,总得给康熙他们带点礼物回去,心意很重要。

    一路逛一路买,为太皇太后康熙胤礽他们各自选好礼物才满意,“何柱儿那是卖的什么吃食?也给爷来碗!”婉蓉岂会不知那就是豆花?可惜太子爷不知。

    何柱儿一看路边摊的豆花,十分为难道:“爷不可,你要是饿了,前面就有酒楼,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路边摊谁知道干不干净?太子爷从小饮□□细,要是出了问题,皇上非扒他的皮。

    婉蓉不悦的哼了一声,“何柱儿到底你是主子,还是爷是?爷今儿好不容易出来,这点要求你还敢反驳?今儿你说什么都没用!”婉蓉走到桌子前,让老板上一碗。

    摊贩小老板一看他的衣着就知道是贵客,心惊胆战的端上吃食,深怕得罪贵人,何柱儿伸手想拦着,被婉蓉一记利眼默默的收回手,只能祈祷平安无事。

    吃过豆花油条的婉蓉满足的起身离开带着何柱儿去酒楼包了个雅间,何柱儿急忙跪下,“爷你可饶了奴才,可不能在随意进食路边摊,万一吃出问题,奴才万死难辞其咎!”

    见何柱儿吓成那样,婉蓉也有些罪恶感,毕竟如果真有问题,倒霉的是何柱儿,“起吧,孤知道了,孤也只是好奇而已,你放心,孤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得到太子爷保证的何柱儿也松口气,婉蓉点了一些菜,何柱儿布菜,楼下传来吵闹声,婉蓉紧了紧眉头,最讨厌在公众场合吵闹的人,不知道会打扰别人?

    哒哒哒的脚步声以及女人尖锐的声音越来越近,“梅夫人雅间真的没了,刚最后一间被人包了,你下次让下人提前来吩咐一声,小的一定让人给你提前预留着。”店小二讨好道。

    “哟!梅姐姐看来别人不买账呀,要不我们换一家?”身着粉色衣衫的女人似笑非笑道。

    梅夫人顿时觉得颜面扫地,“不用,我今儿非要一间雅间,你们都别走,去叫你们掌柜来。”

    店小二是知道她的身份,见劝说无效,急忙去请掌柜,掌柜提起衣服前襟快步上楼,连忙给她请安,梅夫人也不跟掌柜废话,“掌柜你就说今儿我要的这雅间,你能不能给吧?”

    要掌柜自己的意思是肯定不能呀,商人又怎么敢得罪权贵呢?

    “梅夫人请你见谅,这雅间的确是没有了,顾客还没走,小人也不能赶他们走。”掌柜想在跟她沟通一下。

    梅夫人身边身穿淡黄色衣衫的美丽女子故作善解人意,“梅妹妹我看算了,别为难掌管,在哪吃不一样?”

    “瞧琴姐姐说的,我们在哪吃肯定不一样,吃的不是膳食,而是梅姐姐的品味。”粉色衣衫女子看似恭维。

    梅夫人早就觉得在姐妹们面前丢了面,心里早不耐烦,压根没注意她们俩暗中眉来眼去,而她们身后跟着三个年级约大的丫头,三个丫头默不作声。

    “掌管你是知道我家爷的,要是知道你如此怠慢我,你觉得爷能饶的过你?”梅夫人见说不通不想再废话,仗势欺人才是最有效。

    掌管心里十分看不起那位爷,宠妾到这份上也不嫌丢人,可民不与官斗,“梅夫人别生气,小的想想办法,你稍等!”

    掌管在心里盘算让谁走好呢?只有刚进来的少年最合适,可那位少年衣着华贵,天生贵气,一看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能盼着年纪小好说话。

    听见敲门声,何柱儿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宫里这种仗势欺人的事是家常便饭,何柱儿看了看太子爷,婉蓉示意他开门,掌管连忙进来赔笑道:“这位爷菜还合你口味吗?”掌管看了看桌上的菜,几乎没动多少,心里就更加忐忑,欺负一个少年郎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可他也没办法。

    “恩!”婉蓉岂会不知他的来意?

    掌管没想到他这么沉得住气,他肯定听见走廊上的对话了,“这位爷小的也是没办法,刚才的对话想必你也听见了,小的实在没办法,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点的菜小的全部免单,给你打包带回去,再送你本店的招牌菜行不行?”

    婉蓉十分疑惑难道胤礽这张脸长的像个糯米团子?她真要打包回去,信不信康熙立马跟她父子翻脸?

    “掌柜你是觉得我年纪小好欺负?”婉蓉见掌管的面露羞耻,也知道他心存愧疚,只是碍于权贵,“你又如何断定我不是权贵呢?”

    掌管闻言大惊,这位少年竟然不是说的他阿玛而是他?在看看他身旁站的这些人,全是训练有素的,心里十分彷徨。

    门外的梅夫人早等着不耐烦闯进来,“掌管的别跟他墨迹,这京城的权贵不说别的,顶级的有几个我不认识?根本没他这号人!还不让他走!”

    何柱儿刚想说什么,就被婉蓉拦住,何柱儿一开口,只要聪明点都知道他是太监,何柱儿自然能看懂太子的意思默默的站在一边,看来今儿太子爷是又想坑谁了,何柱儿第一次觉得坑的好,同时为她家那位大人点蜡!

    胤褆处处想跟胤礽较劲,当康熙说让他们拿出本事,狩猎最多的有赏,胤褆就站出来,“儿臣绝对不会让皇阿玛失望。”还不忘看太子一眼。

    爷们准备打猎,后妃跟其他女人则在这闲磕牙,胤礽见他如此挑衅,火冒三丈,给他等着,欺负他媳妇不会打猎是吧?

    “惠姐姐好福气,大阿哥如此勇猛,皇上定然高兴。”宜妃似笑非笑道。

    惠妃笑笑道:“妹妹说的哪里话,皇上的儿子哪个不勇猛?各个都是龙凤。”眼里可一点谦虚都没有。

    “惠姐姐言之有理。”荣妃可见不得有人说自己儿子,就她儿子是天下第一的样子。

    “大家说的都对,皇上的每个儿子都十分出众,本宫觉得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佟贵妃可不想她们为了口舌之争引出乱子,在群臣面前丢脸,她能落的好?

    胤礽听着她们的话,心里十分不屑,却也十分难过,如果皇额娘还在,是不是也会如此赞美他呢?

    在胤礽难过时,胤褆已经率先冲进围场,其他人也都一遛马而去,作为坚贞的□□索额图的儿子格尔芬等人见太子爷没进去,心里十分着急,也没有急着进去。

    婉蓉表示自己只想做个安静的美少女,不,美少年才对!

    “启禀皇阿玛,儿臣相信大哥一定会拔的头筹,儿臣就想陪皇阿玛一起狩猎!”看跟康熙在一起,胤褆还敢说什么?

    康熙觉得儿子真是孝顺,为了陪自己都不跟老大争了,到底是长大了,“好好好!保成真是仁孝。”

    婉蓉跟胤礽要知道康熙此刻的感动,只会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误会美丽的他们都有点虚!

    索额图马上站出来附和,“太子如此仁孝,都是皇上教导有方。”

    一个高帽戴的康熙身心舒畅,福全等人也赞同,明珠等人看的脸黑,太子这手段大阿哥是比不得,但也无妨,只要拔的头筹,他自然有话说。

    婉蓉深深觉得索额图就是传说中的神助攻!

    听了婉蓉话的后妃撇撇嘴,胤礽倒是觉得他这媳妇,撒娇笼络人心的本事那是非常卓越,明明是不利的状况,硬是让皇阿玛觉得很窝心,这也真是本事!

    康熙让福全他们各自也去松松筋骨,自己带着儿子去狩猎,康熙狩猎也就是散散心,路上遇见猎物就打打,康熙发现儿子好像没动手的**,“保成你以前老喊着让朕带你出来,如今你出来了,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皇阿玛儿臣没有不高兴,儿臣想打猎以后还有机会,可今儿儿臣想让皇阿玛送给儿臣,那意义不一样,再说等儿臣再大一点,哪好意思再开口让皇阿玛送?到时就该儿臣送皇阿玛!”兴奋的可不是她!

    “好好,保成朕的猎物可不是好得的,将来可是要双倍奉还!”想着儿子如今已经十三岁,再过不了多久就要做阿玛,的确是不在好意思跟自己讨要什么,如今只是一些猎物,又算的了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清穿太子日常》,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