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穿成男主角(穿书) >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作者:糖柚)
穿成男主角(穿书)《穿成男主角(穿书)》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  皇后温婉和顺, 无半分俞贵妃嚣张的气焰,平静地受了闫清的礼后,就静静地垂头坐着。

    闫清了然地看向太后, 心道这皇后估计不是自己想来的, 多半是太后命人请来的。

    太后撑着闫清的手坐下, 不冷不热问道:“此时太阳还毒着, 你何不晚一些再过来?”

    皇后双手交叉叠在膝上,苦涩一笑:“儿臣来向母后认错。”

    这话可就有点重了, 闫清悄悄摞了摞身子, 打算找个借口出去。结果放在桌上的手被太后暗暗摁住, 闫清不得已只好继续坐着。

    “你该有皇后的尊贵, 为何要认错?”太后道。

    “儿臣没有管好家里的人,让他们在朝堂针对宸王,坏了朝廷的风气。”

    “还有呢?”

    “母后, 此事太子毫不知情,都是儿臣两个侄子不懂事。”皇后抬起头,祈求地看着太后。

    太后没见生气,倒是幽幽一笑:“你两个侄子年纪还小, 林学庭是该好好教一教。边关之事可大可小,让宸王去个几次也当是磨炼他了, 你无需在意。”

    “是。”皇后答道,默默看了一眼闫清。

    闫清佯装没看见, 低头拿茶盏。

    接着太后又问了两句后宫与皇帝的事, 皇后答道:“近日俞贵妃日日往宣政殿去, 想必将皇上照料得很好,母后不必担心。”

    说罢又看了一眼闫清,闫清这才刚放下的茶盏又得拿起来。

    闫清无语,这皇帝和俞贵妃正当壮年,两人愿意亲近,难道也能怪在他身上吗?

    “后宫许多新晋的嫔妃,俞贵妃是贵妃之位了,让她多担待点,给其他嫔妃一个脸面。”太后道。

    皇后应了,但面色有些为难。

    皇后坐了片刻就走了,来得时候愁眉苦脸,走的时候风轻云淡。

    太后转头看闫清,问道:“我方才的话,你可有生我的气?”

    闫清直言:“母妃和父皇的事孙儿可不敢管,哪怕他们吵起来了,孙儿也只能在旁边干看着。”

    太后笑起来,手指点点闫清的脑袋:“胡闹,你母妃胆子再大还敢与皇帝吵架?”

    祖孙正玩笑间,秋嬷嬷就被人唤了出去,回来时在太后耳边悄声说了两句话。

    太后神色又肃然起来,道:“让她进来。”

    不一会,一名宫女低头走了进来,走近了闫清才看清,这不是太子妃身边的金环吗!

    金环给太后和闫清行了礼,站在原地道:“前两日林大人在落锁前入宫与太子见了一面,那时太子身边有内侍,奴婢没敢走近,所以不知道说了什么。今日太子妃去太子书房,奴婢守在门外,听太子说要借陈家的两千私兵。”

    金环利落地将两件事情交代清楚了,看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进慈庆宫了。

    闫清咂舌,那日金环跪着求他救陈氏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这人居然是个间谍啊!

    太后淡淡地“嗯”了声,没说话。秋嬷嬷便对金环道:“知道了,你回去吧。”

    金环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金环走后,秋嬷嬷担忧道:“太子这是要动手了?”

    “上一次他就忍着没动手,这次故技重施,不会再放过这个机会了。”太后的声音疲惫了许多:“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也许是屋里的冰放得太多,闫清有些手脚发冷。太后和秋嬷嬷毫不避讳他的存在,他却坐立不安。

    “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太后突然问道,眼神锐利。

    “我……”闫清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什么。

    “罢了,我累了。”太后起身,秋嬷嬷上前扶住。

    闫清本想唤住太后说个什么,可看着太后与秋嬷嬷慢慢往寝殿走去,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宸王又去了边关,这一次带了五百私兵。

    走的那日下起了磅礴大雨,闫清起了个早,让人进宫向慈庆宫请个假,便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

    王华走进来,向闫清禀报道:“宸王出城了。”

    闫清点点头,继续发呆。王华欲言又止。

    柳琴络端了杯热茶进来,放在闫清手边的案桌上。

    过了两个时辰,雨停,天色变得晴朗,闫清终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走,进宫。”闫清负手走出门,王华默默跟上。

    闫清没有去慈庆宫,而是去了东宫。闫清回到燕京后去了东宫几次,已经成为了东宫的熟人,不需要禀报就有人将他带去了太子那儿。

    太子今日没有独自下棋了,而是坐在池边看书,闲然自得。

    闫清发现从他见到太子第一次起,他就没见过太子穿四爪蟒袍,每一次都是常服,就连他生辰那日也是。

    “过来坐。”太子抬起头,笑着对闫清招手。

    闫清走过去坐下,太子将手边的点心瓜果推向他:“你整日去慈庆宫,今日终于肯来我这里坐坐了。”

    闫清赧然一笑。

    他每次来东宫都没好事情,还敢来么?

    太子实在是个喜欢清静的主,哪怕闫清坐在这儿,他也能自顾自地看书下棋,而且他的清静并不让人窘迫,反而能让人融入这份安静里,不忍打扰。

    太子看书,闫清便倚在躺椅上望着池中的荷花蜻蜓。

    闫清不仅想到,太子全身上下都是佛性的气质,为什么还可以轻描淡写地赐死一个良娣,还设计陷害自己的兄弟?

    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同时拥有两副面孔,却一点也不违和呢?

    许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太子轻笑出声,然后摇着头将书合上,饮了口茶,笑道:“就让你陪我干坐着,是不是太怠慢你了?”

    “没有怠慢,我其实挺喜欢这样的。”闫清道。

    “下盘棋?”

    “好。”

    很快有人端上一个棋盘,闫清照旧拿了白色的棋篓。

    两人落子飞速,闫清面色淡然地再落下一子,太子皱眉了。

    “这是什么?”

    棋盘上白色的棋子几次三番想连成一条线,根本不管旁边已经要成势的黑子。

    “五子棋,连成五个就赢了。”闫清微微一笑。

    太子支着下巴看了一会后终于看懂了,笑道:“甚妙。”

    于是太子和闫清便开始玩起了五子棋,几个回合后太子越发来趣,闫清又开始走在输的路上。

    闫清想要摔棋篓了,古人都是这么聪明的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来回厮杀到正午,头上举伞的内侍都换了几波了,太子还没有要收手吃饭的意思。

    突然有两人从远处匆忙走来,闫清与太子抬头看去,前一个是东宫的人,后一个是王华,两人的神情都十分肃然。

    闫清与太子对视一眼。

    等人走进了,东宫的人先战战兢兢的行礼,站起来后依旧不肯说话,恐怕是忌惮闫清在这儿。

    太子却看向了他身后的王华,将棋子扔进棋篓,道:“说吧。”

    那人踟蹰了许久,才道出两个字:“败了。”

    太子抿着唇,沉默不语。

    闫清干咳一声,对王华道:“你也说吧。”

    王华平静许多,道:“宸王被救下了,可是身负重伤。”

    “没来得及?”闫清皱眉。

    “不是,我们的人一直尾随陈家的人,他们出手我们也出手了,可是俞广也来了……”

    闫清抬手制止他接下来的话。不用说他就知道了,又是老计谋,苦肉计。

    “下去吧。”太子平静地挥手。

    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太子与闫清。

    “为什么?”太子噙着笑看着闫清。

    闫清没有回答。

    太子看向旁边的池水,突然一声笑叹,站起来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问道:“如果是我,你也会如此么?”

    闫清看着太子,答道:“会。”

    “甚好。”太子点点头,离去了。

    闫清反复捻着手中的棋子,疲惫地眨眨眼。

    起来得太早,有些困了。

    宸王领旨去边关,连燕京的地界都没出去就遭到了埋伏,身受重伤被人抬回来,听说一直昏迷不醒,最重的伤在胸口处,太医还不确定能不能救回。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皇帝震怒,派人彻查,于是就查到了闫清在宸王出城时派出了两千私兵尾随宸王的队伍。

    此刻众人才反应过来,闫清即便是个闲散王爷,可他有一万五千私兵在城外啊!

    于是上奏的奏折就从宸王的党派揭发太子|党,太子|党反骂宸王党,中立派求皇帝三思而行,变成了齐齐对准闫清。如此齐心协力的朝堂让皇帝感动得哭笑不得。

    闫清这个众矢之的此刻正站在慈庆宫外站了两个时辰了,没人给他打伞,闫清感觉自己头顶都快被晒糊了。

    不过他还是挺庆幸的。原以为太后会让他跪上两个时辰,果然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成男主角(穿书)》,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