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苦夜传说 > 正文 第82章 深藏不露(作者:谢恋寝)
苦夜传说《苦夜传说》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82章 深藏不露

    十堰脸上不太好看,莘西却是一脸阳光,大声笑道:“堰瘸子,不知道接下来你那边是谁出场?”

    虽说已经知道他们一族没有希望了,但是也不能直接就认输。十堰朝着一名青年道:“谷潺,你上吧。”

    谷潺领命而去,炽骨一族这边是昆薪上场。

    十堰部落那边,三名修士上阵,分别是之前战败的晖蝉,此次上阵的谷潺,还未出场的是夜幕。按照实力来说,晖蝉毋庸置疑是排第一,夜幕次之,谷潺最末。

    唐轲战胜了晖蝉,接下来炽骨一族只要获得一场胜利就行了。按照田忌赛马的办法,最稳妥的是炽骨对阵实力最末的谷潺。但巧的是,夜幕的实力很大程度上是因速度的优势,这样一来,炽骨对阵夜幕倒也十拿九稳。

    莘西说的好听,是为了公平起见,给十堰他们个机会,但实际上还不是想搏一把,看能不能一举拿下三场胜利,重挫十堰他们。

    谷潺和昆薪很快就动上手了,相比唐轲和晖蝉的战斗,两人的战斗黯然失色。这根本就不是同一层面上的战斗,不过也牵动着在场两族族人的心。

    谷潺使的是一对骨棒,想来是什么妖兽的骨制成的。而昆薪则是一柄大刀。

    两人都是近战,谷潺的实力较强一些,而且这一对骨棒还怪得很,时不时闪出一朵萤火。这萤火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威力却是不小。一朵萤火落到昆薪手上,疼得昆薪直骂娘。之后昆薪就忌惮起这萤火来了。

    有了忌惮,昆薪便有些畏首畏尾,加上本身实力就弱于谷潺,很快,昆薪便败下阵来。

    昆薪垂头丧气地回来,莘西倒也不恼,安慰道:“无妨,输了就输了,且让他们嘚瑟一段时间去。”

    看莘西的样子,是对炽骨放心十足了。

    炽骨早已饥渴难耐,晃了晃头,站起了身。

    唐轲道:“炽骨,看样子你是胜利在望呀。”

    炽骨嘿嘿笑道:“和唐轲大哥你比,我是自愧不如,但是欺负欺负别人,我炽骨还是可以的。”

    待到夜幕上场,唐轲默默笑了。炽骨是大耳,而这夜幕则是小巧玲珑,二十多岁的年龄却只有孩童身材,这就是明显的侏儒症呀。这场战斗果然是妙得很。

    炽骨和夜幕只是象征性地行个礼就迫不及待地出手了。

    只见夜幕一跃便闪到比试场边上去了,夜幕这是要与炽骨拉开距离,夜幕也明白,这是关键之战,不能急躁,要稳打稳算。

    炽骨却是露出了獠牙,大喝一声,就向夜幕冲去。

    夜幕却不与炽骨争斗,一蹦一跳地躲避。夜幕这身形,配上跳跃的姿势,倒是引得炽骨众多族人哂笑连连。

    炽骨速度见长,但是这小场地却施展不开。而夜幕又时常更换方向,加上夜幕的行动也迅捷无比,两人一前一后,倒是一直没交上手。

    唐轲伸了个懒腰,看样子这两人的战斗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了。却不知炽骨何来的信心,莫非是还有什么杀手锏?

    追不上夜幕,炽骨也不恼,紧跟着夜幕。炽骨就像是一个猎人,紧盯着夜幕这只猎物,只等猎物露出破绽。

    突然,夜幕身形一晃。之前唐轲与晖蝉一战之时,在比试场中留下了一个深坑,而此时夜幕落在深坑边上,起跳之时脚略微偏了一些。

    虽然夜幕很快调整过来,但是炽骨早已抓住这个破绽,一个加速,便向夜幕拍出一掌。

    夜幕此时尚在空中,却见其在空中突然变了方向,反而朝着炽骨扑去。

    夜幕并不是故意露出破绽,见炽骨攻来,知道不能躲闪,若是躲闪,定然会被炽骨追上,这样很容易被压制。所以夜幕索性拼一拼,这才有了在空中突然转变方向这一幕。

    也亏得夜幕时机把握得很好,炽骨这一掌正好与夜幕插肩而过。而夜幕转了方向,又一纵一跃与炽骨拉开了距离。

    唐轲不免有些兴致索然,照他的打法,都是速战速决,这等躲躲藏藏的打法还真是无趣。若是两人实力相差太大,实力弱者使用这猥琐打法还情有可原,但场上两人实力实际相差并不大。看样子,两人这一战要小几个时辰了。

    唐轲转过头,却看见吕宋一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唐轲不禁问道:“吕弟,莫非你能看清两人的战斗?”

    唐轲这话是实话实说,并非是打击吕宋一。吕宋一现在还只是凡胎境界,虽说神念突破到了凡念,但这等战斗终究对吕宋一来说是勉强了。再加上而他们离比试场又有些距离,两人又是速度上的佼佼者,吕宋一看不清实属正常。

    看吕宋一饶有兴致,唐轲才有此一问。

    吕宋一笑笑:“我哪里能看清两人的战斗,在我眼里,这两人只不过是模模糊糊的两个小点。而两人又移动过快,我看见的只不过是一道道笔画。”

    唐轲明白吕宋一还有后文,所以只是点点头,不发表意见。

    果然,吕宋一继续道:“我看的并非是他们的动作,而是这一道道笔画。虽然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却是有迹可循。”

    唐轲深感赞同,在他们这些“内行人”的眼中,看到的是炽骨和夜幕的动作,但是却往往忽略了前后的连贯。但是吕宋一却因为看不见动作,只能看两人的行迹。而两人的行迹,却让吕宋一有所感悟。

    唐轲本以为吕宋一要说的只是这些,但是吕宋一下一句话却让唐轲大吃一惊:“我觉得炽骨要胜。”

    吕宋一定然不会平白无故这么说,唐轲不禁问道:“吕弟,你缘何这么说?”

    就现在的情形来说,炽骨和夜幕只交手两次,就两人的速度来说,是各有千秋。炽骨的身法高明一些,但是夜幕胜在身形娇小,灵活无比。一时之间还真是看不出两人谁能笑道最后。

    吕宋一憨憨一笑:“唐大哥,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了。虽然我看不出现在两人谁有优势,但是就两人的行迹来说,夜幕是随心所欲,但是炽骨却像是步步为营,在布一个局。”

    唐轲点点头,示意吕宋一继续往下说。

    吕宋一道:“炽骨到底是不是有什么意图,我不知道,但我猜测炽骨十有**是在布阵,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唐轲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的确是有些端倪,炽骨果然是在布阵。这炽骨倒是隐藏够深,竟然还是一名阵法师。

    看来炽骨是早已算好是跟夜幕对战,也算准夜幕会稳打稳扎,才会信心满满。若是让炽骨完成了阵法,夜幕就是瓮中之鳖了。

    夜幕一开始就采取迂回战术,避免和炽骨正面交手。但夜幕不会一直躲避下去,肯定是会出手的。而夜幕的后招又是什么呢?

    这场战斗看来还是有些看头的,唐轲心中又不免有了期待。

    炽骨和夜幕又追逐了大半个时辰,也才堪堪再交了一次手。心急的族人不禁喊道:“炽骨,追上去,把夜幕暴打一顿。”

    再看莘西,只是微微笑着,胸有成竹,看来莘西是知道炽骨的计划了。

    又过了半刻钟,炽骨终于停了下来。夜幕不知炽骨有何用意,但也只能停止跳跃。

    炽骨道:“躲躲逃逃好无意思,就让这场战斗落下帷幕吧。”

    夜幕不免讥笑道:“还以为从你的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来呢,原来是这不痛不痒的话。废话少说,追上我再说吧。”

    炽骨笑道:“我缘何要再追你?你自己看看清楚,看看你四周是什么?”说完,炽骨甩出几枚晶石,只见比试场地渐渐生出一道道金光。

    夜幕眉头紧皱,想明白了炽骨的手段:“想不到你刚才一直在布阵,倒是小觑你了。不过从未听说过你精通阵法,想来你这阵法也是半路学来,不足为虑。”

    炽骨不去狡辩,道:“那你就来试试。”说完,炽骨一抬手,一道金光便朝着夜幕袭来。

    夜幕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中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是没有听说过炽骨会阵法,并不代表炽骨之前不会。这很有很能是炽骨一族保密的缘由,也就是说,搞不好炽骨在阵法上有些造诣。

    夜幕又开始了“蹦跶”,但是这次不是躲避炽骨,而是躲避漫天的金光。

    看着炽骨从容不迫地牵引阵法,夜幕心中已经完全确定,这货绝对是个阶数不低的阵法师。若是没有个对策,这些金光就能将夜幕的灵力耗尽。

    想到此,夜幕道:“炽骨,休要猖狂。你有张良计,就以为我没有过墙梯吗?”

    说罢,夜幕大喝一声,便见试炼场晃了一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苦夜传说》,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