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 > 285.番外:卫岚(六五)(作者:林盎司)
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85.番外:卫岚(六五)

    此为防盗章  九月一日, 全国开学日,棋棋也终于在这一天背起了自己的小书包准备开启自己的小学生涯。江默宸果然没有来得及赶回来,只有燕清池一个人送他到了学校门口。

    燕清池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叮嘱道,“记得爸爸给你说的吗?”

    “记得。”棋棋乖巧的点头。

    燕清池又给他重复了一遍, “不能让别人掀你的衣服,不能让别人亲你, 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爸爸或者老师,如果有人想要脱你的衣服不管是老师还是小朋友, 你都要告诉爸爸, 有人想要亲你也不行。”

    棋棋“嗯嗯”的应着。

    燕清池摸了摸他的头发,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校门,这种明显的贵族私立小学, 老师都知道来上学的小孩非富即贵,应该也不敢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吧。

    他稍稍安下了心,“走吧,爸爸送你去教室 。”

    燕清池一直看着棋棋在座位上坐好,抬起手冲自己挥了挥, 他也挥了挥,有些不舍,却还是转身离开了。

    上学的第一天, 棋棋很乖, 没有哭也没有闹, 只是在燕清池下午来接他的时候,靠在他的怀里抱着他。

    燕清池摸了摸他的头,问他,“第一天上学,开心吗?”

    棋棋想了想,“也开心,也不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

    棋棋抬头看他,“上学就见不到爸爸了。”

    燕清池看着他,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啊?”

    “还是要上学啊。”棋棋说,“电视里,小朋友都上学的,棋棋也是小朋友,也要上学的。”

    这话没错,很标准的三段论了,只不过燕清池看着他小小的人说出这么标准的三段论,还一副无可奈何的口气,不知怎的,就有些想笑。

    他把棋棋抱到了自己腿上,在他的脸上亲了亲,“棋棋说的对。”

    棋棋很喜欢别人亲他,被燕清池亲了就又高兴了起来,笑着说道,“虽然见不到爸爸,但是我会想爸爸的。”

    “我也会想棋棋的。”燕清池碰了碰他的脑袋。

    棋棋笑着往他怀里钻,燕清池抱着他,很快,和他闹成了一团。

    送完棋棋去上学,没多久,《迷途》就开机了。

    《迷途》是一个犯罪题材的文艺片,故事是从一个中年男人之死开始的。孟文是一家私企的财务主管,脾气温和,待人热情,却在一天晚上自杀身亡。从他开始,S城陆续出现自杀事件,警方通过尸检,断定死者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可是在走访调查中,却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对象,直到身为男主的刑警队长贺宇无意间发现了一则十年前的报道,这些死者的死因才慢慢被牵引出来。

    十年前,孟文是一所私教学校的校长,孟文及学校的老师,打着帮助父母纠正问题儿童的旗号,靠着虐待的手段,让孩子产生恐惧的情绪,从而变得乖巧服帖。只是这些孩子,在变得乖巧服帖之时也丧失了人性的鲜活,变得木讷呆滞,甚至畏缩惊恐,更有一些儿童因为受不了虐待,而跳楼自杀。在接连两个孩子自杀后,孟文被迫关停了这所私教学校,另寻工作,成了一名私企职员,其他的老师也另谋出路。

    他们十年来互不联系,却又定时定点的相见,尤其是当他们中的人陆续死亡之后,他们更是惊恐与慌张。可是没有人敢来寻求警方的帮助,因为当年自杀的两个孩子,虽说不是他们亲手所杀,却也是被他们活活的逼死的,他们担心当年的事情被牵扯出来,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凶手,却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警方通过调查,将嫌疑锁定在了化学老师周放身上,周放的父母十年前离婚,妹妹跟着母亲,他跟着父亲。然而妹妹在初二的时候,却因为与同桌相恋而被妈妈送到了私教学校,妹妹受不住身体上的虐待,在精神崩溃之下跳楼自杀,妈妈为此感到自责,追问学校讨说法不得,也自杀了。

    只剩下了他和父亲两人为妹妹和妈妈的死难过,那个时候他才18岁,还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没有报仇的能力,他记住了这些人的样貌,在十年后,重新回到了这座城市。

    警方经过走访,调查,取证,确定了化学老师周放的罪名,然而就在写结案报案的时候,贺宇突然发现有一个人的死亡是周放无法做到的。他仔细的回忆了所有细节,一边重新整理思路,一边翻阅着自己的记录,终于,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忽略了一个人,孟文的儿子——孟落。

    孟落是孟文的儿子,20岁,正在读大三,他性格沉默,为人斯文有礼,由孟文一手抚养长大。他的出场并不多,只在每一次警方调查的时候安静的配合,似乎为自己父亲的死感到难过,却又碍于性格内向,而无法太过外放的表现自己的情绪。

    他在每一次的问话中都很配合,无论是关于孟文的生活作息、人际关系还是十年前孟文办私教学校的事,都很认真的配合着。但是,也正因如此,每一次警方迈出的每一步,都其实或多或少受了他的影响,成了他计划中的一环。

    贺宇去见了他,和他单独交谈并且抓人,孟落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安静的如往常一样,却又和往常不一样,他是那样的青春,那样的自信,宛若一株湖边孤芳自赏的水仙。

    他说,“没错,是我做的,是我杀了他们。”

    他看着贺宇,轻蔑而骄傲,卸下了平日的伪装,肆意的迸发着他年轻生命的光彩。

    故事的最后,贺宇逮捕了孟落。

    可是什么是迷途?贺宇办案时走错的路是迷途;孟落和周放不依靠法律的手段,私自报复是迷途;孟文一行对学生的虐待是迷途;家长将孩子送到孟文的学校也是迷途。影片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迷途。

    在这个剧本中,毫无疑问身为男主的贺宇拥有最多的戏份与最正义的性格,他认真、周正、负责,拥有着出色的智力与体力,是电影里最好的人设。

    周放身为男二号,作为一直被贺宇怀疑的凶手,与贺宇斗智斗勇,聪明狡诈之余却又保持着对亲人的温柔,人设也十分亮眼。

    女一号孙娟因为情节所限,戏份并没有周放多,但是孙娟温柔细心,果敢干练,同时又一直支持着的贺宇的决定,算是这部戏中最鲜艳的一抹颜色。

    至于孟落,他的戏份并不多,在前期只有在接受警察调查的时候才出现,可也正因为他前期的不引人注意,才更加加深了反转的精彩,使得结尾的重头戏犹如被汽水喷开的瓶盖,“嘭”的一声,令人惊叹。

    燕清池很满意自己的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却很有发挥的余地,演好了,想必也能刷一波存在感。

    他跟着剧组一起参加了开机仪式,上了香,然后,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第一部戏。

    卧槽!

    燕清池看着眼前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听着旁边的经纪人给自己说着,“你也别太难过,宋立现在是老板的新欢,被他截胡,这不丢人,看开点。”

    燕清池点头,继续梳理着自己脑子里的信息。

    经纪人看他虽然一脸懵逼,但似乎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燕清池还是心不在焉的点头。

    直到走到路口,差点闯了红灯,被司机骂了几句,燕清池这才如梦初醒,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所以,他这是穿越了?

    不,准确的说,他是穿书了,穿到了一本烂俗的**小说里。燕清池走到马路旁的长椅上坐下,安静的梳理着自己刚刚接受到的信息。如果他接受到的信息没有错,那么他应该是莫名其妙穿成了一本自己以前看过却没看完的**文炮灰男配,男配和他一个名字,也叫燕清池,只是性格截然不同,际遇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书里,原主的爷爷与攻的爷爷是至交,所以在原主的妹妹出生后,就与原主一家定了娃娃亲,只是耐不住攻长着长着,长歪了,不仅喜欢男人,还喜欢一个把他当做备胎的小白莲。攻的父母能忍吗?当然不能,于是就想起了和原主妹妹的这桩婚约,攻理所当然的不答应。攻的父母退而求其次,把念头打到了原主身上,然而攻却当场表示,他江默宸就是不结婚,这一辈都单身,不谈恋爱,也不会娶小白莲以外的人。

    然而他这狠话放完没多久,小白莲就千里追爱出国找他的心上人去了,徒留攻一人在X市孤单的徘徊。孤独寂寞冷的攻在这个时候终于难得的看清了现实,为了收心,走向了真香大道,同意缔结江、燕两家婚约,只是因为性向的问题,结婚对象也要从原主妹妹变成原主,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如果原主愿意的话。

    可是,作为一本书的配角,原主能愿意吗?原主当然不能啊!他愿意了,受和攻还怎么发展感情,婚外恋吗?

    所以原主虽然长了一双明亮而漂亮的眼睛,却宛如一个睁眼瞎,不仅不愿意,还直接破口大骂,将攻骂的一无是处,一边骂着攻欺骗了自己家,一边骂着攻人渣。随后,更是提出了一堆条件,让攻答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成影帝作死未婚夫[穿书]》,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