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战阴阳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忆(一)(作者:链秋风)
战阴阳 《战阴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忆(一)

    张老爷并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主人,我并不是背叛你,放走他你才能走啊。”

    “你这种解释认为可以说服我吗?”女子一脸愠色,血锥已在形成。

    “如果不送走他,那么您如何脱身,你也看到了,他们会有更多的人来,他身上有确定位置的装置,他们的支援很快就到。”

    “笑话,我还会怕他们不成!”

    “我怕刘生他被误伤,那么下个轮回您要等到什么时候。”张老爷态度诚恳的跪地磕头,磕的额头冒血也不停止。

    女子听到这里,血锥消散,怒气尽消走上前扶起张老爷。“是我错怪你了。”

    “我还以为是那三角男有什么本事,早就埋伏在这里,没想到是你传送走的我们,你到底是什么人?”周不息对于他放跑三角男很是不悦。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要再纠缠我家主人,让她带着刘生离开吧,所有责任我愿一人承担。”

    看着张老爷这样,周不息就感觉到这事情一定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背后一定有个大故事。周不息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武断的人,在所有事情没有弄清楚前,更不会轻易的去莽撞行事。而现阶段能让母教的人上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位血法师对于他们很重要,结合之前得到的情报一整理。

    “姑娘,你是不是拥有可以查看血脉联系的能力?”周不息问。

    “我是血法师,和血有关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这自然不在话下,是否是亲生子女,他和谁都有血缘关系,我一目了然。”

    “那么姑娘,你知道母教吗?”

    女子一愣神,脸色一变,把刘生交给了张老爷。

    “你是说刚才那些人是母教的人?”

    “没错。”

    “她要抓我的原因看来你很清楚?”

    “‘钥匙人’,他们需要你的能力来找到‘钥匙人’。

    “钥匙人?等等,我好像听我的师傅说起过。”女子搓着脸颊,脑子里搜索着。忽然她冷笑了起来。“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也是最后一个能做到这件事情的人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血法师了。”

    “愿闻其详。”周不息一摆手,轩媛姗降落到他的背后。“或许我们到了互相交换信息的时候了。”

    “主人……”

    “不用多言,我心里有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小黄。”

    “明白。”张老爷双手放到地面上。

    “封灵,你先回村等待消息,告诉金妍我们没事。”周不息通过通讯设备对封灵说到。

    接着他们几人被传送到了一个石室里,石室里一些家用物件一应俱全,而且打扫的很干净。

    “这里是我沉睡的地方,还算可以吧。两位请随便坐。”女子说完转入后厅。

    “两位请坐。”张老爷把刘生放在房间的石床上,也出了房间,随后端上来了两杯茶。

    “这里是?”周不息问。

    “这是主人沉睡的地方,当年主人身受重伤,差点性命不保。于是就躲在这里一方面隐藏气息的沉睡,一方面治愈自己。”张老爷回答。

    “那么,她为什么对刘生这么……”

    “因为他是我夫君的转世之人。”姑娘从后屋出来,一身古装,样貌清秀加上这简单的长袍,美丽动人。根本无法能和血法师联系起来。

    “转世?姑娘……”

    “我叫薛凝。”她再次打断了周不息的话。“你们想知道什么?”

    “那么你又能告诉我们什么呢?”周不息反问。

    “哈哈,我喜欢你这性格。”薛凝好不掩饰的笑了起来。“说吧,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不过我有个前提。”

    “请讲。”

    “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我现在与世无争,只想同刘生隐居在这里。”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问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猜猜我的年龄。”

    “拿不准,少说千年是有的吧?”周不息回答。

    “我受伤的时候,是司马家族收复江东的日子。”

    “那是什么时候?”对历史不是很了解的轩媛姗问周不息。

    “那……那时间可就太久了,那是东汉末年,晋朝初。”周不息未曾想到这薛凝竟然存在了这么长时间。“那么对于你来说,你还是人类吗?”

    “当然是,只不过我的能力可永葆青春,这并不是难事。”薛凝端坐到石床上。“可以说我身体虽然受伤,但是我的意识还是可以活动,所以你们也发觉我的语言并不脱节。”

    “那么刘生又和你是什么关系。”周不息问。

    “好吧,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人陪我说说话,我就从头告诉你们吧。”薛凝让张老爷给自己也上了杯茶,呷了一口。“那是我十六岁那年……”

    东汉末年,战乱纷纷,许多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为躲战祸背井离乡。薛凝就是其中之一,她也是受到战争波及的一份子。

    那夜很冷,也很凄凉,漫天飞雪,也掩盖不住那一地的血色。薛凝穿着单薄的破衣蜷缩在山顶的树下,望着山谷的尸体。她什么都没有了,那地上一具具的尸体诉说着死亡也不过如此。抬头,天上的血月红光照在她稚嫩的脸上,雪花也变成了赤色,讲述着刚刚结束的激战。

    “丫头,这么冷在这里干什么?”薛凝身边站住了一名男子。

    “看死人。”薛凝没有抬头依然蜷缩的坐在树下,头都没抬。

    “你都没睁眼,怎么看呢?”

    “死人都一样。”薛凝还是没有抬头。

    “你家人呢?”

    “都死了。”

    “跟我走吧。”那男子转身准备离开。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薛凝这时抬起头,看着这个中年男子,颇有仙风道骨之相,一身俗装但眼神里透着清澈。

    “因为这个……”那男子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馒头,扔给薛凝,薛凝接住之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跟着我你不用挨饿。”

    “你就这么跟他走了啊?不怕他是坏人吗?”轩媛姗吃惊的问。

    “你不懂,在那个环境下,人能活着就已经不易。那个热馒头对于我来说无异于山珍海味,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生存是我第一考虑的。”薛凝笑着解释道。“你们没有生活在那个环境中,很难理解。”

    接着她又讲述起来。

    这男子带着薛凝骑马一路奔波,路上还给薛凝购置了一身新衣,走到了薛凝自己都不认识的地方,那里有一座高院。

    “门主。”这男子拉着薛凝走到门前,护卫行礼说道。

    “这是我新收的弟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姓什么呢?”

    “不知道。”

    “你我相遇在雪天,你就姓薛好了,至于名字嘛……“男子看了看屋檐下凝冻而成的冰锥。“你就叫薛凝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