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邪王宠妻狠强势 > 第五百八十章 我娶过妻(作者:浮笙)
邪王宠妻狠强势 《邪王宠妻狠强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五百八十章 我娶过妻

    第五百八十章 我娶过妻

    白冉观察了一周,确实如白俊霆所说,此处的灵力极为活跃充沛,她最近修炼总是遇到瓶颈,正好能起到作用。

    “多谢会长关照。”白冉没客气,直接走了进去,对白俊霆浅笑一下。

    “此处更适合灵兽修炼。”白俊霆扫了扫身后一众驯兽师,压低了声音“还有你那伪神兽。”

    白冉抿了抿唇,白俊霆说完后便离开了洞口,走前还留下了一道半透明的结界。

    白冉将团子唤了出来,放在流焰的旁边。

    “外面全是驯兽师,你不怕他们盯上傻球子?”流焰连忙站到团子前面,挡住它那小小的一团。

    “这结界特殊,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无妨。”白冉宽慰了一句,便走到角落里盘膝坐下。

    “正中处灵力最为充沛,你就在那好生调息吧。”白冉指了下中央的位置,不等流焰回话便闭上了眼,掌中涌动起灵力来。

    流焰本还想说什么,只能憋了回去,略有深意的看着白冉半晌,这才将团子放到旁边,自己坐在了中间位置。

    应该是生他的气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们之间的感应也切断了。

    这次不是白俊霆所为,而是白冉自己所为。

    无声的长叹了一瞬,流焰兽眸轻颤了两下,一旁团子的小爪子搭上了他的大腿。

    嫣红的嘴勾了勾,流焰单手捏了捏团子的小耳朵,也开始修炼。

    几个时辰过去后,外面一阵喧哗,白冉睁开眼时,正看见白烨正端着东西朝她这里走来。

    白冉见流焰正修炼的投入,便站起身,自结界里走出。

    白烨怔了一下,随即将手里的托盘递到白冉面前。

    白冉看了看白烨,将盘子接在手中。这还没入夜怎么就开始用晚膳了呢?

    “你做的?”白冉面上笑的柔和,端着托盘寻了块可以放东西的石头旁坐下。

    白烨也跟了来,坐到石头的另一侧,闷声道“嗯。”

    “多谢你这几日来的照顾,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来我府上把这几顿吃回来,不然我心里不安。”白冉说着,将盖子打开,扑鼻的香味便冲出来。

    “这菜怎么会有灵力?”白冉伸手扇了扇滚烫的烟雾,明显感应到自碗里散出的灵力波动。

    “这是灵兽做的,自然有点灵力感应。”白烨回道。

    “灵兽也能吃?这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啊……”白冉嘴角忍不住的抽动几下,端起的勺子举着半天也下不去手。

    她头一次年听说拿灵兽做菜的,而且看起来这还是只山鸡……

    白冉心虚的回头瞥了眼洞口的方向,也不知道流焰在里面怎么样了,是不是正看着她吃山鸡……

    “只是最低等的灵兽,刚巧进了山洞,以防万一不能再放出去,所以就炖了。”白烨将白冉的眼神都看在眼里,忽的又说道“灵兽修炼多依靠灵力,但有时也依靠吞食其他灵兽,流焰吃过的山鸡大概比你多许多。”

    白冉嘴角又是一阵抽搐,脑中顿时脑补出一副流焰血盆大口抱着山鸡啃食的画面。

    手一抖,勺子便一下子伸进鸡汤里。

    白烨只当自己的劝解奏效,放心的闭起嘴来,注意力放到了周围其他驯兽师身上。

    心神不宁的吃完这顿饭,白俊霆正巧从外面回来,大致瞧了一圈便又出去了。

    “主子叫你出去。”白烨闭着眼,忽然开口说道。

    白冉舔了舔嘴角,狐疑的道“你怎么知道?”

    白烨闭着眼,笔直的坐着,没再说话。

    白冉瞥了瞥嘴角也没当回事,不问也知道,必是主仆俩有自己的传话方式,而且白烨也一直话少。

    出了洞口,夜色之下,白俊霆一身灰黑色的袍子裹在身上,淡淡的月光落在身上,却似冬日的飘雪浮沉不定。

    白冉走到白俊霆身边,深吸了一口空气,一阵凉意将她身上的倦怠全数驱散。

    “天气不错,白日里都是阴天,只有晚上才会露出天空。”白俊霆声音略低,却在寂静的夜里很是清晰。

    “堂堂驯兽场会长,竟然还会对月伤感。”白冉轻笑了一声,顺着白俊霆的目光看去。

    前方阴森森的树林,什么都看不清。

    “会长也是人,总得有需要排解的时候,我孤身一人也只能对着月亮排解排解了。”白俊霆朗笑了一声,却没有言语间那般轻松。

    白冉侧目,细细瞧着白俊霆的脸,忽的问道“从未听说你有什么家人,我看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就没娶个妻生个子?”

    白俊霆眸子动了动,目光挪到了头顶的月亮上,嘴角忽的有一瞬的颤动。

    “我娶过妻。”白俊霆声音清朗。

    白冉吃了一惊,再看向他,却见这个一贯瞧着粗犷凶狠的人面上出现了一种柔和的情绪。

    白冉心中猛地一颤,怔了好半晌才想起说话“那她是怎样的人?”

    “是我念着的人,她在我心里是鲜活的,不是词汇所能概述。”白俊霆说着,苦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这种人还会有心心念念的女子呢,不过以你的权势地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此事呢?”白冉勾起嘴角,心中对白俊霆的印象有那么一丁点的改观。

    能对妻子如此评价和念想,大概他本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不堪。

    “她命薄,我无能,去得早。”白俊霆声音微颤,言简却比月光寒凉。

    白冉默了一阵,暗自的鼓起两腮,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从不见提起……

    “何必这样看问题呢,她虽命薄却命好能遇到你,你也并非无能,只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万千遗憾之一罢了。”白冉淡淡说道。

    “说得有理。”白俊霆似是笑了一声,但白冉却未在他脸上看出笑意。

    “一生中总要有点教训来警醒自己,不然顺遂久了就会忘记生而艰难。”白冉声音忽的高了一分,透着寒意。

    白俊霆面色微怔,眼底的纹路清晰起来,眯着眼看向白冉“你小小年纪怎会有如此感慨,怎么,你也有教训来警醒自己吗?”

    “所谓警醒是针对那些一直顺遂的人,而我不是顺遂之人,谈何教训和警醒呢?”白冉抿了抿唇,长出了一口气“若再多点教训,我干脆直接躲到森林里和灵兽住在一起算了。”

    白俊霆感兴趣的眼神忽然变的生硬起来,望着白冉胜雪的脸颊,竟一时有些语塞。

    “你自小……没人爱护你吗?”白俊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波动。

    白冉转而看向白俊霆,忽的冷笑了一声“你不是派着白烨一直跟在我身边,有没有人爱护我你能不知道?”

    他定然是知道的,只是爱护二字的具体程度却不得而知。

    “森林里夜深露重,早点休息吧会长大人!”白冉转身,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走进了山洞。

    白俊霆望着白冉的身影消失在深处,一双剑眉紧紧的蹙在一起,眼中竟一瞬间浮现了几缕血丝。

    之后一两日都是在洞内修炼,日日都是白烨来送膳食,却一直不见白俊霆的踪迹。

    因为有白俊霆的结界在,白冉直接将团子托付给华老,趁着此地灵力丰沛,让华老带进怀华玉里好好调养。

    而她自己的实力也在几日间有了些许突破,一时间不能再有提升,便出门去采摘药材。

    黄昏之时白冉捏着刚摘下的一株药材正要往回走,身后忽的刮来一阵阴风。

    白冉瞬间自原地消失,躲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面。

    “年年都来,也不知道这血腥的地方有什么好处……”一人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两人接连落地的声音。

    “还没习惯啊,你就知足吧,你我都算运气好的,每年都有死在森林里的同伴,你还想怎样。”另一人的声音接着传来。

    “有什么可来的,你说药阁里什么没有,他非要亲自来,然后还带着数十人保护安全,何必呢?”第一个人不悦的说着。

    “呦,那你去找他说啊,问问凭什么不把人命当回事?”第二人不屑的切了一声。

    “你得了吧,回回都是我驱逐灵兽,你屁事都不干还敢来笑话老子?”一声闷响传来

    “哎呦!我错了错了……可也奇怪,咱们跟着来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阁主到底来做什么。”后者哀叹了一声。

    “呦,你好奇啊,那你去问问啊!”前者学着刚刚被嘲讽的强调怼了回去。

    两人再没说话,小心翼翼的自白冉的身边离去了。

    阁主到达森林了……而白俊霆约定的日子便是这几日,看来他的目的确实是阁主无疑。

    回到山洞,所有驯兽师都跪在地上,白俊霆背对着诸人,似乎在说什么。

    见白冉回来,白俊霆没再说话,一众驯兽师也抬眼看向她。

    白冉抿了抿嘴,想了半晌,清声说道“我瞧见了药阁的人。”

    驯兽师们眼神一变,随后互相交换了眼神,最后低下头去不再看她。

    白俊霆转过头,幽幽的瞧着她。

    “阁主已经到达森林内,我刚巧碰见药阁的小弟子在外驱逐灵兽,想必他们的住处在附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宠妻狠强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