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良夫晚成 > 第132章:庆典落幕(作者:桬染)
良夫晚成 《良夫晚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132章:庆典落幕

    会场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林清柔和杜宏明所在的方向,刚刚的行凶者在几名工作人员的控制下被强行带离现场。但他嘴里始终不依不饶地向着林清柔大声喊话。

    “我在林氏集团勤勤恳恳工作了那些多年,哪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天你们让我没有饭吃,我也不能让你们好过!”

    “林清河根本就是个无能的庸才,他正在把公司毁掉,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希望了!”

    “我家里还有父母孩子需要我照顾,我没有了工作,就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

    这位行凶者一路上高声喊叫,直到整个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林清柔依稀听到他在远处依然倔强的呼喊叫骂声,直到最后竟变成了凄惨的哭腔。

    这时,林清河正从不远处快步走来,他来到林清柔身边,确认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后,便跟杜宏明商量让他们先行离开。杜宏明点点头,随即向通往酒店客房的楼层电梯走去。

    林清河又转身对林清柔说道:“这里交给我,你也先离开吧。”

    林清柔会意地点点头,也朝着杜宏明离开的方向走去。

    会场里短时间的混乱在林清河的控制下,马上被平息下来。工作人员在清理着现场,司仪几句风趣幽默的话语,立刻将刚才那一幕让人惊心的场面给掩盖了过去。

    林清柔很快追上了杜宏明,两个人在电梯里都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林清柔原本想感谢杜宏明,却发现自己对杜宏明的感谢实在太多了,不管再怎么感谢,似乎都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愧疚。而杜宏明从刚才走进电梯开始,就拿出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发信息,看他神情严肃的样子,好像是一件此时此刻不得不马上做的事情。

    举行周年庆典的酒店会场在副楼的中餐厅,而这家酒店的主楼则是接待宾客的客房所在。杜宏明之前一直住在秀山,因为那里是公司项目的所在地。这次来高阳市参加林氏集团的十周年庆典,他特意将自己下榻的酒店订在了这里,这样既方便又省去了很多车程辗转的时间。

    杜宏明这个时候正要返回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收拾一下换一身衣服。两人步出电梯,杜宏明将手机重新放入了裤兜里,好像那件很重要的事情已经安排完了。这个时候他注意到林清柔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便转身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对林清柔说道:

    “林小姐,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损失了一件我很喜欢的外套,但至少我们都没有被涂成大花脸。”

    杜宏明用非常轻松地语气对林清柔说着,他希望林清柔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又对自己露出那一副难过愧疚的表情。

    “好了,林小姐,我现在回房间清理一下,你就不用送我了。”杜宏明在离自己房间几步远的距离停下,对林清柔说道。

    林清柔指了指杜宏明的头上,然后开始用手语比划。杜宏明很快明白了林清柔要表达的意思,刚才那一罐油漆,虽然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但此时杜宏明的头发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沾染上了不少红色的油漆漆点。

    林清柔执意要跟杜宏明道歉,并告诉杜宏明,希望可以帮他处理一下头发上的漆渍。杜宏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将林清柔请进了房间。里面的房间是一个非常大的套间,杜宏明礼貌地请林清柔在外间客厅的沙发上稍坐片刻,并告知她自己现在得回内间卧室的洗手间去洗一个澡。

    林清柔等杜宏明进去之后,便在房间里的针线盒内找到了一把剪刀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这个时候她抬头发现杜宏明将那件被泼洒了红油漆的黑色外套挂在了衣架上,她起身走过去,认真地将外套举起来仔细看了看。这件衣服果然已经被彻底毁坏了,想要补救根本是无济于事。

    然后,林清柔找到了衣服上zegna的衣标,她马上依据品牌款式通过手机查询了售价,这个价格足以让她感到无可奈何。这种世界闻名的意大利男装品牌,不是她花上两三个月工资就能买得起的。林清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原本她打算在杜宏明洗完澡出来之后,再次跟他道个歉,并表示自己会出钱赔偿给他一件这样的外套。

    这样做无疑是最为合适的,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有所表示,而不能总是平白无故受他的帮助。但是,现在林清柔是怎么也不敢这么夸口了,因为仅凭自己现在的经济能力,要想兑现这个承诺实在太难了。究竟该怎么向杜宏明表达自己的谢意呢,人家这样的总裁自然也不会在意一件衣服或者一顿晚餐,但自己的心意终究得表示一下,至少自己能够过意的去一些吧。

    过了一会儿,林清柔的电话响了起来。这是林清河打来的,电话那头他告诉林清柔,庆典现场已经临近尾声,他要亲自送几名重要客人离开,剩余的现场收尾工作他已经安排了工作人员处理,让林清柔先行回家。

    总算这场状况频出的公司十周年庆典算是落下了帷幕,不过总体而言这次庆典还算是成功的,自此之后林氏集团也将会彻底脱下集团公司的帽子,成为一家规模更小,更加精简,集中精力与资源专注于互联网行业的新型企业。

    这是林清河在某天晚上告诉林清柔的公司发展方向,这张蓝图在林清河的心中被反复推演,他相信这是对现阶段公司来说最好的选择。对于这样处处为公司考虑,事必躬亲的林清河,林清柔是没有办法去怀疑他的,她始终相信林清河跟自己在一条阵线上。

    林清柔正感慨着,内间传来开门的声音。杜宏明洗完澡,换上酒店房间内的睡袍,很快便来到林清柔面前。

    “不好意思,林小姐,我知道这样非常不礼貌,不过我一时间没有可以更换的衣服。”杜宏明很无奈地对林清柔说道。

    林清柔并不在意杜宏明这身打扮,她比划了一下,告诉杜宏明他头上的漆渍并没能洗掉。

    “油漆很难被洗掉,我来帮你处理一下可以吗?”林清柔拿起剪刀,对着杜宏明问道。

    杜宏明很欣然地接受了林清柔的建议。

    “看样子还要麻烦林小姐当一下我的发型师了。”杜宏明开着玩笑说道。

    林清柔走到杜宏明身边,这个时候杜宏明坐在椅子上,身形显得更加高大健壮。林清柔认真仔细地拨开杜宏明头上被沾染了漆渍的发丝,看到发梢有被红色的油漆沾染的地方,她便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落下来。

    事实上这项工作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林清柔一边拨弄着,一边仔细将那些好的发丝与被沾染漆渍的发丝拨离。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段时间,林清柔总算将杜宏明头发上的漆渍处理干净了。再认真观察了几遍之后,她才敢告诉杜宏明,自己已经处理完了,让杜宏明对着镜子看一看,是否毁坏了原来的发型。

    杜宏明对着镜子笑了笑,露出一副很是满意的表情。

    “看来林小姐的天赋,可以完美的运用在任何事情上。”这句夸张的评价让林清柔不禁笑了起来。

    “我哪有那么多天赋,总被你们这样说,我怎么就没觉得呢?”林清柔比划着说道。

    杜宏明一听这话,原来别人也夸赞过林清柔有天赋,可不知道是谁。

    于是,杜宏明好奇地问道:“噢,还有谁这么有眼光,能看出来林小姐的蕙质兰心。”

    林清柔比划着回道:“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之前有一位前辈倒是说我很有绘画的天赋。”

    “绘画吗?那肯定没错了,那位前辈一定非常有眼光。”

    之后,林清柔便和杜宏明聊起了蔡老,以及一些有关于画作和艺术之类的话题。林清柔没想到杜宏明不但对那些艺术作品如数家珍,也知道蔡老这位艺术界的泰山北斗。

    “蔡老可是享誉国内外的绘画大师,有他亲自说出口的定论,那么一定是不会错的。”杜宏明这样说道。

    “可是,我也不过是小时候被父母安排,学了一阵子绘画课而已,我平时也尝试着画了一些作品,但那些都没法拿出去见人的。”林清柔非常不好意思地回道。

    “绘画是一件非常修身养性,享受生活的事情,即便不至于能够像蔡大师那样达到如此高超的成就,那么至少我也希望林小姐能够享受期间的过程和乐趣。”杜宏明说道。

    林清柔点点头,她对于绘画还是有着很高的兴趣和热情的。因为在她画画的时候,能够回忆起很多从前的画面。

    那个时候父亲和母亲都会在身边鼓励着她,每次对着她所描绘出来的图画都会大加赞赏。林清柔怀念那种被双亲包围温暖着的日子,所以绘画这一件事便成了她追忆过去的方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良夫晚成》,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