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三十一章缝尸匠的来历(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三十一章缝尸匠的来历

    谷小米在谷家不愧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们谈论要事呢,她在偷听,但无论是谷老太太还是谷志远,都没一点生气的意思,那谷老太太还亲昵的对那谷小米招招手,让她过来,然后把她抱在腿上。

    很快,谷志远把老太太说的箱子搬出来了,一个很老旧的皮箱,上面全是灰尘,看得出来,多年不曾动用过了,谷志远找来毛巾,把箱子擦了一遍。

    “小米,你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吗?”

    老太太拍了拍皮箱,对谷小米说道。

    “是宝贝”

    谷小米的眼睛亮晶晶的,可我的感觉却是贼兮兮的,好像觊觎这箱子很久了。

    “哈哈,没错,是宝贝,姑奶奶的祖先们就是靠着这个挣一口饭吃,现在我们家不靠这个吃饭了,但也不能忘了祖宗留下来的本事,小米,你想学吗”

    “姑姑”

    老太太这话一出,谷志远立马变了脸色,喊了一声。

    这箱子里面就是装着缝尸匠的工具,这老太太的意思是要把这东西传给谷小米,这不是谷志远在嫉妒,而是不舍得让谷小米吃苦,缝尸匠,这不是谁都可以做的,谷小米才多大,让她面对血淋漓,支离破碎的尸体,这是难以想象的场景。

    “想”

    可是不等老太太反应,谷小米已经答应了下来,她哪里知道这背后代表着什么。

    “姑姑,小米她···”

    谷志远再也忍不住了,又强调了一句,非得要谷小米吃这个苦吗?

    “行行行,不强求,这次带小米去开开眼算了,要是小米没这个福分,谁也不好使”

    老太太倒是没强求,现在时代变了,谷家也不靠这个吃饭了,她只是舍不得这个祖传的秘技失传而已。

    谷家这缝尸匠的秘技不是谁都能学的,而且一直以来是传女不传男,和别的古老技术刚好相反,这也就是谷家没有别的女性,要不然也不会找上谷小米。

    谷志远这才脸色好一些,缝尸匠,许多男人都受不了的,更何况是小米这孩子。

    老太太打开了皮箱,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排的长短针,还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另外还有一卷细线以及几个瓶瓶罐罐,那老太太要了一根新的毛巾,然后开始擦拭那些东西,动作很缓慢,却非常的认真。

    “好可怕的感觉”

    养魂木里的陈梦寒突然说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那老太太突然抬头,眼神变得极其的锐利,盯着我的口袋。

    “刘小哥,口袋里装着什么?”

    老太太笑着对我说道,可她的话却让我打了个寒颤,我已经感觉到她语态里的森然了。

    “我师父给我的,这里还有另一段故事,不方便····”

    我心里大惊,这老太太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来了,我也不敢瞒着,但也不想暴露陈梦寒的存在,养小鬼,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都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所以我只能往刘老道身上推。

    “荒唐”

    老太太冷冷的评论了一句,但却没说什么了,照旧擦拭着她的东西。

    没一会儿,那些工具擦拭好了,谷志远也找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那人也喊老太太姑姑,好像是谷志远的兄弟,叫老六。

    老六在宣谷镇做着蔬果生意,在一帮子兄弟里算是混得好一些的,自己买了一辆皮卡车,可以去城里载货,这个点回清河镇的车已经没有了,就得让老六带着我们回去了。

    老太太十分的干脆,人到了就起身要走,最终决定带着谷志远和谷小米走,谷志远主要是去照顾谷小米的。

    等到上了车,我才想起来,老太太还没跟我谈报酬呢,那点清河镇的点心肯定不够的,能出面也主要是刘老道的人情在,可该给的也得给,所以我直接把刘老道跟我说的底线说了出来。

    “太多了吧”

    老太太还没说话,谷志远忍不住喊了一句,这个数目足够他一年的收入了。

    “不多,这是应得的,这门手艺,不是谁都会的”

    我连忙说道,这个数目看起来很多,但对于陈老板家里来说可不算什么,清河镇首富,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老太太没发表过意见,多少钱对她来说无所谓,她看中的还是刘老道的人情,要不然多少钱都不可能请她出山。

    “小伙子,你对缝尸匠了解多少?” 一流小站首发

    车上无聊沉闷,老太太笑着对我说道。

    “缝尸匠,那就是缝尸体吧,字面上的意思是这样的,不过我师父跟我说谷家的缝尸技术非常厉害,可以以假乱真,让破碎的尸体变得跟真的一样”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对缝尸匠确实不太懂,只是根据字面上来解释,不就是跟裁缝一样把皮起来嘛,不过谷家厉害一点。

    我在清河镇也见过不少受伤然后去医院缝针的人,他们的伤口可是很可怕的,像是蜈蚣一样,像谷家这种的,我也没见过。

    “的确,缝尸匠在古代每个州县都有,有杀头的地方就有缝尸匠的存在,不过我们谷家是缝尸匠里的独一份,这事还有一点故事的,据我奶奶讲,在清朝嘉庆年间,我们谷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民。

    家里种田吃不起饭,就让儿子出门学手艺,学的是皮匠的手艺,学三年做三年,吃尽了苦头总算是学到了一门傍身的手艺,然后娶了一个媳妇,那媳妇心肠好,时常的帮助人,也崇佛信道,有一次碰见一个路过的道士,不仅留下他吃饭住宿,还给他路费。

    那道士临走前送给谷家祖先一卦,帮他们算命,可等祖先报了生辰八字之后,那道人却绝口不提算卦的借口,反倒是提出再住一晚上,要交给那媳妇一门手艺。

    那时候学手艺可不简单,谁也不会嫌多,可一晚上过去了那媳妇却对学会的手艺只字不提,我谷家祖先怎么问都不说。

    数十年之后谷家已经成了殷实之家,可这一带却闹起了发匪,逼迫人们交粮交钱,等到后面打走了发匪,那些贪官污吏又以通匪的罪名劫掠我们,全家都被下了牢狱。

    在牢狱之中,谷家祖先听到了那些守卫官兵的谈话,说之前的战役如何惨烈,好多同袍都尸骨无存,支离破碎什么的,这时候那谷家祖先的媳妇才想起来那道人传她的手艺,于是大着胆子跟那些官兵说,她有一手缝尸的手艺,可以做到天衣无缝,破碎尸体能够缝合得完完整整。

    这话被一个路过的军官听见了,就给了谷家一次机会,而结果也像谷家祖先承诺的那样,经过我们谷家缝合的尸体,栩栩如生,看不出一点缝合的迹象,谷家也因此逃过一劫,多年之后,战乱平息,谷家就回到了宣谷镇,但对这件事极少提起,也很少在出手了,因为缝尸的名声可不太好,所以我们谷家的手艺又有一个别名,叫做天衣无缝····”

    老太太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家手艺的来历,神情之中颇为自得,而谷小米,谷志远还是那开车的老六都凝神听着,看来他们也极少知道这缝尸匠的事情。

    不过我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这老太太是趁机给那谷小米科普缝尸匠的知识啊,看来这老太太还是想把这手艺传给那谷小米。

    我看了看那古灵精怪,但却十分可爱的谷小米,啧啧,不知道她面对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