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一百三十四章结仇了(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结仇了

    那一声爆破把我和姚铁军吓了一跳,好在我们已经跑远了,没感觉到什么,我们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因为我们看见那四周都在兹兹作响,冒起了白烟,好像在草地上撒了一层硫酸一样,范围有十几米大小。

    “别过去,小心有毒”

    姚铁军想过去探查一下,我拦住了他,不用说,这是那蛤蟆搞的鬼,这让我们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跑得慢一点,不死也要脱层皮。

    “走,先回去,明天再说”

    我叫姚铁军回去,现在正是深秋,东北已经挺冷了,大晚上的也没人出来,没必要在这守着。

    姚铁军答应了,不过他还是嘱咐我,晚上睡觉轻一点,他怕龙池的东西出来,他扎死了那只蛤蟆,就是跟龙池里的东西结仇了。

    我们回到了老头家里,孙有乐正在门口等着我们,我们坐在姚铁军的车里谈话,虽然老头安排了房间给我们,但是不放心。

    我们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孙有乐,让他大吃一惊之余也是蠢蠢欲动,非常想上去见识一下,被我们劝住了,问他套话的事情怎么样。

    “套出来了,那叶老头果然是没什么底子的,对于粘杆处和推背图他一点都不懂,不过他有祖上的记录,应该是类似于笔记之类的,具体有什么内容他也不太懂,只是听他的祖辈提过那么一点”

    孙有乐回答道,他这么一个大博士出手,还怕解决不了他一个老头?

    “老王八蛋,敢耍我”

    姚铁军顿时大怒,有笔记之类的有个屁用,万一记载的不是跟推背图有关的呢?岂不是被耍了?

    “自作孽不可活”

    我也摇摇头,那老头真的是想钱想疯了,姚铁军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拿点钱就行了,非得折腾我们这一回,真以为在当地就拿他没办法了?

    “姚先生····”

    孙有乐有些不高兴,他的编制还是警察呢,在他面前这样表现真的好吗?

    “孙教授,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他不是耍我们吗,行,明天我们也耍他一次”

    姚铁军冷冷一笑,孙有乐的面子是要给的,老头自然不能整死,但耍他一次总可以吧。

    这下孙有乐就没话说了,只要不出事,怎么样都行,姚铁军在我耳边说了一下计划,我顿时对姚铁军竖起一个大拇指,还是你比较狠。

    聊完之后,我们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的时候,姚铁军早早起来溜达,带着他那个线人,没多久,整个村子就闹开了,以村长为首的一群人来到了老头家里,一开口就是问什么时候分鱼。

    那老头都懵了,什么分鱼,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总算是把话说清楚了,原来姚铁军让人找了村长,说是可以帮他们搞定龙池,最起码能把那一池子的鱼给抓了,咱这有高人,不用怕。

    白得的鱼谁不要啊,此时深秋时节,正是鱼儿膘肥体壮的时候,那十几亩的龙池可有不少鱼,每家每户分个百来斤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还能卖点钱,这可是白得的好处,天下掉馅饼的事情。

    老头顿时气得大骂,说那龙池的鱼是他,不准分,可这谁还能理他,村长直接告诉他,村里还没有同意他的承包计划了,现在做主了,不同意了。

    老头哇哇大叫,可他一人也没办法跟一个村的人对抗啊,就只能来找我们了,姚铁军很直接,告诉他,事情已经宣扬出去了,没得后悔了,要么现在把我们需要的东西给我们,我们还能帮忙把鱼捞起来,到时候你是带头的,多分一点也没人说什么。

    可是你要是不给,那我们就走了,跟村里人说是你想独占鱼塘,所以赶我们走的,村里人白高兴一场,你就等着全村人埋汰你吧。

    这就是妥妥的阳谋,挑拨离间了,可这一招也同样吃死了那老头,不管他如何解释,如何撒泼,反正我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老头没办法,最后只能阴着脸答应的,他也实话实说,他肚子里是没货的,不过他家有好几本祖传的书,那书是他当年的祖先的写的,据说就是写大清朝内务府的一些机密,在当时,这算是一个把柄了,用来自救的。

    不过后来没什么用了,就当成普通书收藏了,到了他爷爷这一带,大清朝都没有了,就把这些书当成了自家的文物,用来教育子孙的,告诉自家子孙,以前祖上也是阔过的,不信啊,我给你说说当年雍正爷的秘事,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说法。

    那些书之前总共有二十多本,不过现在只剩下六本了,其余的早就遗失掉了,老头愿意先给三本,还不是直接送,让我们拍照拍起来,这书他得自己留着,龙池的鱼他必须要多占,这才愿意给剩下的三本。

    我们也都答应了,随后孙有乐出马,跟着村长那一些谈判,说明老头的功劳,然后提出让他们一家占据所有渔获的五成,然后最后降到了三成结束。

    结束之后,整村人行动起来,去搞来抽水机,渔网之类的工具,准备捞鱼,而我们则是先一步的去了龙池。

    “这威力够大了,要是人沾到了一点也要废”

    看着方圆十几米坑坑洼洼的地表,孙有乐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非常清楚,这些地表的坑洼是怎么造成的,威力又有多大。

    姚铁军把玩着手上一把匕首,脸色阴晴不定,他手上的匕首正是昨晚的那一把,这可不是凡品,正儿八经的军工厂出产的,可现在已经废了,他在想,要是昨晚自己没跑出范围,会是什么样的下场,那简直是不敢想。

    “刘老弟,怎么样,决定怎么做了吗”

    “可以了,没什么大事,让人开始吧,让他们注意点别下水就行”

    我点点头,水里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但我知道水族,不管是什么,到了陆地上,威力也减半,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下水就行。

    没多久,一个个抽水机抬了上来,现在弄上来的是村子里自己人的,他们还去借了,搞个十几二十台的,半天就能把水抽干。

    拉网布线之后,抽水机开始工作起来,随着一个个抽水机借回来,效率非常高,仅仅一个小时而已,水面就下降了一大半,开始有不少大鱼露出水面来了。

    “撒网”

    随着村长一声大喝,一张大网撒开,迅速的扩大,罩在水面上,然后五六个壮汉迅速的拉起来,下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各种鱼群,这一网下去,上千斤都有。

    人力已经拖不动了,很快,拖拉机上场,整网鱼都起来了,所有人欢呼起来。

    “让他们弄远点,别在岸边,小心还有蛤蟆出现”

    我提醒了一句,那些人没什么反对的,立马高高兴兴的分鱼去了。

    半天之后,一半的抽水机可以撤走了,因为水量已经很少了,淤泥被鱼群翻了起来,放眼看去,到处都鱼,它们已经被逼到了很小的一块地方了。

    有人想下去摸鱼,被我们严令禁止了,就一句话,后果自负,他们就吓到了,数年前他们也有过这样一场经历,可他们那次出事了,给了他们深刻的教训。

    他们随后又抛了几次网,水里的鱼已经被抓了一大半了,剩下的已经不集中了,如果按照普通的清理鱼塘程序,这个时候的确是该下去捞鱼了。

    “挖机,准备下去”

    在一边蠢蠢欲动的是那老头的儿子,他家有一台小型的挖掘机,此时正好派上用场,从出水口那边开始进发,把一坨坨的淤泥挖开,继续分散水流,虽然碾死了不少的鱼,但没人在乎了,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鱼了。

    之前的收获足够他们村里每家每户分上百斤的鱼了,如果这时候还按不住贪念,那死了活该。

    我和姚铁军是站在挖掘机上面的,一个多小时之后,挖掘机开出了一条路,往池塘中间的路。

    “军哥,接下来看你的了”

    我对姚铁军说道,姚铁军点点头,叫人提来一个桶,桶里面是血,鸡血鸭血狗血猪血,全部混杂在一起,然后挖掘机的手臂伸直,姚铁军走到上面,猛然一扔,一桶血直接飞出了老远,砸在水面上。

    姚铁军一口气扔了五桶,才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走了下来,然后死死的观察着鱼塘。

    “动了,来了,军哥小心”

    鲜血弥漫之后,从鱼塘中间起了动静,一个类似于蛇类的东西从淤泥中穿梭,直接奔着我们来了。

    姚铁军手上握着一根一米长的钢筋,其中一头已经磨尖了,等到那个东西近了之后爆喝一声,从挖掘机上一跃而下。

    “砰”

    一声巨响,姚铁军炸飞一堆淤泥,手上的钢筋直接没入了泥水之中,随后,一声尖锐的叫声传来,有东西不断的打飞淤泥。

    “给我起来”

    姚铁军再次爆喝一声,头上的青筋暴跳,猛然一拔,然后用力甩飞,一米长的钢筋飞回岸上,而钢筋上还串着一条蛇,不对,不是蛇,而是一条黄鳝。

    那条黄鳝非常的大,手臂粗,一米多长,只可惜它整个身体都被钢筋洞穿了,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却逃脱不了。

    “撤,快撤”

    我拉起姚铁军,然后喊挖掘机快撤,果不其然,等我们撤到一半,池塘中心就开始冒水泡子了,而且那些水是血红血红的,跟人血一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