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一百九十六章代价(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九十六章代价

    镇天棺正文第一百九十六章代价?等到谷老太太离开,我把自己这个疑惑询问了刘老道,谷小米的事情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当初多么灵动可爱的小女孩,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好像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色彩。

    “是挺好的小姑娘,不过别担心,缝尸匠这门秘术他们家传了好几代了,没事的,谷老太太你也看见了,和常人无异”

    “可是····”

    “没有可是,金洋,这件事你不能多话,这是人家的家事,我知道你心疼人家小姑娘,可是谷家人就不心疼吗?她现在吃的苦,都是为以后做准备的,谷家和这门秘术有缘,缘分没尽,就断不了”

    “我知道啊,可这让一个小姑娘来承受,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不就是冷漠点吗,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她以后如何继承法门,还有,人家好不好跟你没关系”

    “老头,你吃枪药了是不是,怎么这么冲”

    “我吃什么关你屁事,你先来烦我的”

    “呵呵,我知道了,咱混的这么差,医药费都付不起,所以让你在谷老太太面前丢脸了是不是,难怪呢····”

    “滚蛋”

    我大笑着离开,刘老头啊刘老头,你这是人老心不老啊,难怪我觉得不对劲呢,原来是在老太太面前嫌自己丢人啊。

    不过刘老道要是能开个人生第二春也不错,谷老太太的为人我多少也知道,很好的人,双方又不图什么,老了有个伴挺好的。

    他们真要是成了,那谷家那么多壮丁岂不是成了刘老道的后辈了?嘿嘿,说不定我也能多几十个兄弟呢。

    谷老太太来了之后,我们的病房开始热闹起来了,每一天都会有谷家的人来看我们,也不多,一两个人,来了之后放点礼物,说几句客套话就走,让我们十分摸不着头脑,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

    直到十五过后才慢慢的消停下来,这个时候绝大部分打工者都已经再次出门打工了,过年的各种活动也结束了,我和刘老道也要出院了。

    我这边不用说,变态的身体素质再次帮了大忙,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让我好的七七八八了,刘老道那边差一点,肋骨还没完全好,不要剧烈运动就行,内伤已经稳住了,接下来就是慢慢的调养了。

    出院的这一天,我们在医院门口碰见了陈太太,不知道她是故意来接我们还是偶然碰见的,没什么话,就让我们坐顺风车回家。

    “上一次没来得及跟你们说,老陈的事情多谢你们了”

    送到村口,陈太太突然对我们说道,我们点点头,没说什么。

    “老头,年三十晚上的事情她知道吧”

    “没差,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陈梦寒那边······”

    我说了一声,我看见陈太太才想起来,陈梦寒那天晚上去了陈太太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之后,陈梦寒变得非常的沉默,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

    “哎,孽缘啊,算了,不用管,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告诉她,任何事情都有代价的,世界上还真没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

    刘老道摇摇头,他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可是管不住,陈梦寒和我们的关系也有些复杂,总不能一直封印她吧。

    我也觉得陈梦寒这事显得很棘手,陈梦寒跟着我们出生入死好几次了,别的不说,家人的那种感觉是日益深厚了,我们也不好直接质问她,道理之前就说过了,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也许刘老道说的比较好。

    回到阔别已久的新家,我和老头那是感慨万分啊,新家的第一个新年就这样过去了,跟做梦一样,显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休息一天之后,我和刘老道去给我父母扫墓,这是衣冠冢,那一次的大洪水,很多人都没有找回来,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

    顺便我们还去给陈梦寒扫了墓,她的墓保持得很好,看样子是有人专门打理过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陈梦寒单独了呆了老半天才回来,再休息几天之后,我就要离开清河镇了,呆不下去了,羊城那边催得厉害,孙有乐那些人全都早就回去了。

    “老头,交代你两点,第一,房子不急着做,起码下半年才能动工,这半年你就好好调养,别操劳了,老子付不起医药费了知道吗,那地方比抢劫还恨,还有,隔壁的敢炸毛就给我打回去,这一次我加了不少村里人的微信,你别给我玩瞒着那一套,要是让我知道了,回来我就收拾死他们,不想我跟他们玩个鱼死网破,你就把他们打回去。

    还有第二,如果那群王八蛋还有人来,该报警就报警,该跑路就跑路,没什么丢人的,等咱伤好了之后再杀回去,杀得他们哭爹喊娘,要是姓叶的回来了,你帮我骂他们一顿,然后把他们赶出去,懂不懂”

    “滚,快滚,你个小兔崽子,还指使起老头子来了是不是”

    我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现在一切以养伤为主,做房子也不要操劳了,有人来报复就跑,叶老还敢舔着脸来就骂他。

    刘老道把我一顿骂,我哈哈大笑,然后坐着车走了,几个月或者半年之内,刘老道不宜再次出门,这老家伙伤上加伤还以为我不知道,不想那么快死掉就好好养伤吧,至于赚钱的事情,交给我了。

    一路辗转,我又回到了羊城,在孙有乐他们的万分期待之下回到了羊城,他们早就回来了,都已经大半个月的时间了。

    “金洋,我算是服了你了,我们初六就来了,今天都多少了,二十了,你这是回家成亲吗,成亲也不用这么久吧”

    “成亲个毛,我那是在医院,你们自己看看,现在还没好利索呢”

    我把衣服一掀开,露出狰狞的疤痕,这一次我变态的恢复能力也没有这么快把疤痕恢复好,此时还看得出当初那一场大战的残酷。

    肩膀,腰部,胸口,到处是伤口,当初被那煞物一抓就是一块肉没了,非常的惨重。

    “嘶,你,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跟狼咬的一样,你老家那边没狼吧”

    “具体什么,不方便说,反正····”

    “我知道····”

    “闭嘴”

    叶雨欣刚开口就被我吼住了,那件事情修行界的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叶老他们肯定也要公布一些消息,要不然会引起人心动荡的,要是叶老他们可以随意的指使军警抓人,那以后谁还敢来内地,这是很不好的事情。

    “不说就不说嘛,没被人打死真的是老天不开眼”

    叶雨欣可委屈了,她这不是想给你增加点威名,宣传一波嘛,怎么就骂她了呢。

    不过当时消息传开,叶雨欣这个师门也是被震惊了,在香江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也想过那边的人会报复,可没想到报复如此惨烈,直接带着大批高手大年夜狙击,而结果却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不说我的事情了,唐川呢,他那边怎么样了”

    “别提了,回来之后跟我吐苦水吐了一天,英子老家那边还是十足的农村样,非常的落后,据说厕所还是茅坑那种的,更加关键的是风气不好,懒惰,烂赌,爱喝酒吹牛,一个过年不是在哪家喝酒就是打麻将打牌,一个春节能把一年的工资输进去,不过他们家倒是对唐川挺满意的”

    “废话,能不满意吗,开公司的富二代和初中毕业的打工妹结合,谁不愿意啊”

    “初中毕业,不是高中毕业吗?”

    “哈哈,读了半年高中也算高中毕业你觉得怎么样”

    “服气了,骚操作,还有呢”

    我笑了笑,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听过,听早些年那些出来打工的人说,一开始那些电子厂之类的工厂招工都需要高中毕业的文凭,一群人没文凭怎么样,花二十块钱弄个假的呗。

    “还有就是唐川的包袱又大了几分,这么走了一圈,英子又带了七个亲戚来了,要跟着唐川发大财呢”

    “我去,唐川还没开始赚钱吧,他也愿意?”

    “不愿意还能怎么滴,敢拒绝吗,敢拒绝人家就大帽子扣下来了,你是不是嫌我穷,是不是嫌我土,是不是掀起我没文化,是不是嫌弃····”

    “行了,我知道了,意思就是现在唐川到了焦头烂额的程度吧”

    我连忙打断叶雨欣的话,这家伙学得还挺像的,听着都烦了,不过想想唐川还真是可怜啊,这一个人都要养活多少人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