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二百九十三章阳木(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二百九十三章阳木

    按照传统的阴阳学说,世间万物分阴阳,太阳为阳,月亮为阴,同理,树木也分成阴木和阳木。

    以养魂木为代表,当树木吸取了足够的阴气,改变了树木的性质之后,就成了阴木,当然,还有一种树木,比如槐木,天生招阴,这也是阴木的一种,不过槐木往往达不到养魂木的那种水平就会被砍伐掉就是了。

    而阳木也是如此,当一棵树因为某种原因,吸取足够的阳气之后,就可以称之为阳木,大部分的阳木都是硬木,比如柚木一类的,古代都是可以用来做战船的。

    不过阳木之中有一种极端之阳,那就是雷击木,尤其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那种树木,极其容易受到雷击。

    一般来说,一道雷下来,树木就被劈死了,不死也会着火烧死,可事情也不是那么的绝对,往往会有一些幸运儿,等到春天再来时,再次发芽生长,这就是雷击木。

    雷击木吸收了雷霆之力,阳气鼎盛,绝对是一个宝物,不管是佛道或者是地方性的宗教,都认为雷击木可以辟邪镇宅,所以会取用雷击木来制作一些东西,比如手串,串珠或者佛像之类的,导致雷击木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而雷击木之中,也还有一种比较极端的存在,那就是累计次数极多的结果,一次雷击就往往能够要了大部分植被的小命,两次三次那更不用说了,如果能够达到九次,那么真的是举世罕见,也是举世珍宝了。

    这种九段雷击木,实在是太过珍贵了,千百年以来,出现过的次数渺渺无几,甚至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过,一旦出现也是天价的那种。

    “阳木,安先生是想要至阳之木吧,那么当属雷击木了,以安先生之能,会弄不到雷击木?”

    刘老道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雷击木虽然珍贵,但还真不是什么无价之宝,只要有钱,绝对可以买得到,数量上来说,比养魂木多得多。

    “普通的雷击木自然是有的,可我要的雷击木要求有点高,传说的九段雷击木是不敢想的,但我要的是最少六段”

    “六段,这也很难找啊,而且价值比养魂木更高”

    刘老道眯着眼说道,如果一千颗悬崖边上的树木会遭受雷击,那么也许只有几颗树木能够活下来,一千棵雷击木再次遭受雷击,活下来的也不会超过一百,能雷击六次的,那也是少之又少。

    而且这还是数学的概率上算的,真实情况是很难说的,一棵都活不下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总之,六次的雷击木也是极其珍贵的,已经超过了同样大小的养魂木价值了。

    “我知道,这种东西要有缘者得知,可惜我是一个福缘浅薄的人,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所以才寄希望于刘道长,如果刘道长能够为我找来,养魂木我将双手送上,并且补足差价,我那珍藏,你们可以任选其一,折算成现金,也可以”

    安先生苦涩的说道,他如何会不知道真雷击木之难找,要是容易,他早就找到了,事实上,他花了极大的力气,但是线索都没有找到。

    “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再商议一下,我们现在也没有任何雷击木的消息”

    刘老道回答道,我们又不是木材商人,也不是什么收藏家,肯定不知道这些木料的存在。

    “好,刘道长请便,不过刘道长,此事越快越好,时间越快,我愿意多出价钱”

    “明白,今天就到这里了,告辞”

    刘老道点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我们出门离开。

    “老头,你怎么看”

    “之前没有用心去观察,如今仔细想想,我们露了很多线索,关键是我们对这个安先生也极少了解,他身上也许背着什么事情”

    “是的,我也发现了,他身上带的珠串那些,好像不是琥珀,蜜蜡,而是菩提,说不定还是高僧开过光的菩提”

    “这就有意思了,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用至阳至刚的阳木来镇压,而且看他意思,也许是要做成珠串一类的,戴在身上的”

    “那老头,要不然晚上让陈梦寒去试一试?”

    “不行,我们不知道此人的深浅,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只是一宗交易,我不想节外生枝”

    “可是老头,咱去哪里找给他阳木,难不成还要我们翻山越岭去找吗,那效率也太低了”

    我有些不高兴,那家伙是给我们出难题啊,这种阳木可不好找,要是能买,他自己也就买了,要找的话,那也太难了。

    “找是难找了,不过买的话不一定,你忘记张胖子了吗”

    “张胖子,他不是失踪,不对,他肯定没失踪,而是躲起来了”

    刘老道一提张胖子,我也立即想起来了,很久没有姚铁军的消息了,当初我们去秦岭找张胖子,最后得知他躲在了秦岭大山之中。

    后来姚铁军组织人手去大山里寻找,从此再无消息,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没有消息,说明张胖子还活着,要不然以姚铁军那暴脾气,早就为张胖子报仇了。

    “嗯,想办法联系到张胖子,他们家世代都是阴间商人,必然有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说不定他手上直接有养魂木的消息也不一定”

    “可以,不过,这安先生这边····”

    “又还没答应他,怕什么,就算是答应了,找不到他还能吃了我们不成”

    “说的也是”

    我点点头,也没规定我们一定要和他交易啊,更何况,他也是个中间二道贩子,你提出这么难的要求来,还不允许我另想办法了?

    我回去之后就去联系姚铁军了,不过电话一直没通,后来我又联系了孙有乐,他们同是某二代,应该有联系方式。

    孙有乐那边也没有直接联系到姚铁军,不过他答应会尽可能帮我联系到,姚铁军也不可能直接消失不见的,他背后还牵扯到了无数的人。

    第二天的时候,刘老道给了那安先生回答,没有直接肯定下来,而是说尽力寻找,同时刘老道透露出另一种意思。

    安先生找阳木,无外乎是想镇压什么东西,如果阳木找不到怎么办,找我们啊,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道士,镇宅辟邪那是小意思,驱邪降魔也是我们的专业,就我们师徒两,比任何阳木都管用,

    安先生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应该是涉及到一些**的问题,不过他也没有把话说死,说是如果有需要会联系我们。

    做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我们除了在安先生这边寻找养魂木之外,还从别的地方寻找过,所以继续上路。

    不过没有找到第二条消息之后,我们就接到了姚铁军的电话,他询问我找他做什么。

    我把来意说了一遍,朱要不是找他,而是找张胖子,我们这边需要张胖子帮忙。

    “金洋,不好意思,张胖子现在不方便露面”

    “一年多了还不方便,那件事还没解决?”

    “是,很麻烦,现在张胖子需要低调,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这边的事情也很急,我需要一个东西还人情,很重要的人情”

    “没有办法代替吗”

    “暂时没有,我们已经找了一个多月了,找不到”

    “给我一天时间,我会给你答复”

    “可以”

    随后姚铁军挂了电话,刘老道见我脸色不好看,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当初的事情更仔细的说了一遍,之前只是告诉刘老道很简单的过程。

    “你个小兔崽子,昏头了你,这种事情也敢搀和,你不怕死吗”

    “怎么了,不就是推背图吗,有什么哦”

    “推背图,你还知道推背图,你可知道推背图历代以来都被称之为**是为什么吗”

    “不就是推背图是个预言书吗,预测了很多事”

    “你懂个屁,推背图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你说他是预言就是预言,你说是天命据是天命,这玩意对我们没屁用,对于心怀不轨的人来说,就是利器,这件事涉及到了一些权力斗争,你以后别给我碰,再敢碰,打断你的腿”

    “好好好,我也没有去碰啊”

    我连忙答应下来,其实我当时就是意识到是这种情况了,所以才果断没有再追查下去,此时刘老道一再叮嘱,我自然是什么都不管了。

    “我不是在吓唬你的,推背图是一本血书,不祥之书,千百年来为了它死掉的人不计其数,这不是我们能碰的,知道吗”

    “知道了,你就别啰嗦了,我早就不碰了,姚铁军让我少去北方,我都一年多没有踏足北方的土地了”

    “知道就好,尤其是当初你们去秦岭一带,几年之内不要再踏足了,知道吗”

    “那总不能一辈子都不去吧”

    “看风向”

    “什么风向”

    “姚铁军,那家伙在憋大事,等到他再高调出现的时候就代表事情结束,他没有高调出现,你别跟着瞎搀和,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白了”

    我点点头,姚铁军的确是此事的关键人物,看他风向也没错。

    然而就在第二天,姚铁军再次来电话了,他可以让我见张胖子,不过得秘密见面,而地点是滇省。

    于是我和刘老道又秘密的去滇省,刚到不久,姚铁军的人就来接头,随后他们带着我们秘密出境,地点是曾经我去过的缅甸,又回到了老熟人杨先生的地盘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