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三百五十八章该来的还得来(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三百五十八章该来的还得来

    镇天棺正文第三百五十八章该来的还得来清河镇,我正埋头对付着前面的一堆河沙,这是装修用的,粗糙的河沙要筛出细腻的细沙来,而翻沙本就是一个力气活。

    不过这个力气活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事实上,自从装修队动工以来,大部分的体力活都是我一个人在干,不是舍不得花钱请人,而是我想找点事情做。

    以前的我,很讨厌忙碌,因为我要抽出一切时间来修行,来补充修行的基础知识,我要疯狂的学习。

    所以这几年来我其实过的很累,无时无刻都在学习中,精神紧绷,当然,这也保证了我这几年修为突飞猛进。

    可是当叶雨欣这事出了之后,我的这个神经奔了,我在反思,我在犹豫,其实我并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一开始是为了报仇,可是等到秦朗一死,后来就是为了防备仇人的追杀,可是现在呢,我突然找不到目标了。

    偶然我还发现,我好像特别的冷漠了,叶雨欣就那样死在我面前,我竟然感觉不到悲伤,更多的是疑惑,疑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现在,我则是在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么冷漠,我难道不是应该伤心吗,可是我好像没有。

    很多问题我都想不通,这已经纠结我好几天了,所以我索性没去想,而是选择干活,忙起来了,就什么事情都忘记了。

    装修房子是个精细的活,即使是人手够,认真干,也得几个月的时间,此时刚开工没多久,也还没到什么地步。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来的还是得来”

    干着活,突然听到前面有汽车喇叭的声音,我停了下来,心里面暗道一声,该来的应该来了。

    果不然,一辆外地拍照的车停在我面前,车里走下来三个人,分别是林白,陈志龙,还有叶雨欣的父亲,当初在香江有一面之缘。

    “金洋啊,怎么自己干起活来了”

    林白大笑着走过来,看了一眼光着膀子的我,此时天气还很炎热,我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陈志龙两人倒是神色不太好。

    “闲着也是闲着,等我一会儿”

    我笑了笑,随即走到水龙头边,用毛巾擦了擦,套了一个短袖,又把东西带上。

    “家里还没做好,不方便招待你们,有事村外谈吧”

    我对他们说道,陈志龙此时出现,来意也能猜到几分,索性就出村子谈好了,真要是动手,我也方便。

    “你倒是淡定,你以为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该来的总得来,刘某敢作敢当,从不躲避”

    “你胆子倒大,难不成你以为我们真不敢杀你”

    “没什么敢不敢的,不过今天林先生都来了,想必不会只是杀我这么简单吧”

    我冷笑一声,凭我和老头在外面闯下的名声,如果他们要杀我,绝对只会是暗杀和偷袭,光明正大来杀我,我还不怕。

    而他们敢带着林白一起来,可以说,动手的概率已经极低了,甚至基本上不可能了,他们要是还敢一意孤行,那就是自取灭亡。

    “你····”

    “行了,陈先生,少说两句,按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

    “商量,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吗,我提前说明,我没有参与,有事别往我身上扯”

    “刘金洋,你还是个男人吗,我女儿如此喜欢你,又死在你的手上,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愧疚,不过愧疚归愧疚,但这不是我可以被人卖的理由”

    “谁特么的要卖你了”

    “行了,别吵了,我来说”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了,林白怒喝一声,结束这场争吵。

    “金洋,今天我带他们来,不是找你报仇的,而是有事商量”

    “找我商量?”

    “没错,你知道吗,叶雨欣不见了”

    “什么意思,没听懂”

    “叶雨欣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天你错手打死了她,陈志龙带她离开,本来想弄一个冷冻车把她带回来的,可是等陈志龙把车弄好,人不见了,车辆没有损坏,周围没有意外,走的时候车门是开的,连着他们叶家的人,现在已经找了一个星期了,没有任何的下落,就跟消失了一样”

    “消失了,消失了”

    我嘀咕着这句话,他们给我带来的这个消息足够震撼,一个尸体怎么会消失呢,这也太奇怪了吧,时间不足一天,诈尸也不可能啊。

    “你们想说什么,直接说”

    “好,那我就直接说了,我们调查这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所以我们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叶雨欣是诈死,自己隐藏起来了,第二,被人带走了,而这个人就是之前把叶雨欣引上邪道的那个人,所以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

    林白的结论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叶雨欣尸体消失绝不是偶然,必然是有所原因的,死没死不敢保证,可要是被人带走了,也许就跟当初幕后那人有关系,我想起了云宣这个人来,当初我们就是怀疑他在引导叶雨欣。

    “叶雨欣和我动手,那一招是她故意不接还是另有原因我不知道,但那一招的确是很重,我没留情,她当时内伤极其严重,而且我用的是这一把九段雷击木,克制阴邪,对她的压制很大”

    “九段雷击木,好东西啊,金洋,你还有吗”

    林白一看我手上的匕首,顿时眼睛都亮了,这玩意太难得了,即使是他们也没有这么好的东西,五段六段都能找到,可是九段,极其罕见。

    “没有了,意外所得,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不敢奢求太多”

    “也是,有这么一段已经很不错了”

    “咳咳”

    陈志龙咳嗽一声,眼里全是埋怨,不是谈正事吗,怎么聊起这个来了、

    “咳咳,这个,刘金洋,你准备如何解决这事”

    “林先生,请恕我没有听明白,怎么变成我如何解决这事了”

    我摇摇头,林白也是一阵尴尬,的确,之前都是他们三个在商量做主,人家正主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呢,你这让人如何决定。

    “刘金洋,你听好了,我们已经答应了林先生,如果雨欣是诈死,那么你要负责把人找回来,如果她真死了,那么你要把幕后真凶找出来,之前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

    “你都谈幕后真凶了,还来找我做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合道理吧”

    “你···刘金洋,你无耻,要不是你,雨欣····”

    “停,骂人的话就不用说了,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事情做不做另外说,但我要说明的是在这件事上,我没错,即使是答应你们了,也不是因为心存愧疚或者是欠你们的,懂吗”

    “欺人太甚,刘金洋····”

    “如果这一点无法答应,那我不伺候了,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都住口,都听我说”

    林白再次怒吼,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陈志龙非得拉上自己来了,这要是没有个说和的人,还能谈拢?不当场打个你死我活就算好了。

    “大家各让一步,现在叶雨欣是死是活还没确定,他们要报仇也也不是现在,另外,刘金洋,你不觉得这件事得查清楚一下吗,如果就这么不清不楚的,你晚上睡得着吗”

    “哼”

    我冷声一声,不过却被林白说中了心坎,叶雨欣的死活必须要有个说法,而她背后发生的事情也要有个结果,要不然,晚上还真睡不着。

    当然,我也担心这个幕后之后也是云宣,如果真是他,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动手,我们全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除非是谢长明复活。

    “如果没什么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叶家不会对你寻仇,而你要负责把这件事调查水落石出来,当然,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该帮的都会帮忙,怎么样”

    “可以”

    我答应了下来,虽然这个结果和我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不过也算是很好了,要不然我也不想对熟人下手。

    “那好,你说说,准备怎么做,这段时间你和叶雨欣朝夕相处,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不过叶雨欣是在羊城走上邪道的,我过段时间会回羊城”

    “过段时间,刘金洋,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难不成为了这个装修就不回去了···”

    “闭嘴,我只有主张,别打乱我的计划,另外,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一力承当,你们不要捣乱”

    “说我捣乱····”

    陈志龙气得半死,什么时候他只有捣乱的份了,这特么的也太气人了吧。

    我翻个白眼,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好,真要是云宣干的,他们也就安全了,要不然也是一起死的份。

    论调已经定下来了,这件事由我一人完成,至于细节,陈志龙他们倒是想和我商量,但是我拒绝了,他们最终也是悻悻而回。

    倒是林白趁机跟我说了很多,甚至他还有让红色风水师群体全力帮我做这件事的打算,但我还是拒绝了,拿人手短,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人家呢,之前我们对叶文斌很警惕,现在对林白也是一样。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我就跟装修队的人商量起来了,要求只有一个,用最快的速度搞定,要钱我给钱,要人我请人,速度要快,但活不能糙。

    所谓有钱好办事,他们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不过预算可比之前高得多,他们甚至还有轮班来做,我也全都答应下来了。

    就这样,在金钱的刺激下,装修队玩命的加班加点,而我这边也是哗啦啦的往外掏钱,可还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把大体的事情做完。

    剩下的那些家具,橱柜之类的就没时间了,这段时间陈志龙一天三请四催,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于是我又回到了羊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