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四百六十二章为之奈何(作者:小三胖子)
镇天棺 《镇天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四百六十二章为之奈何

    ,

    从林白那边走了之后,我回了家,刘老道正在那边等着我,自从我加入了赏金猎人这个行业之后,刘老道也时刻关注着,之前请动道恒,他也知道了不少内幕,所以知道我今天回来,他就没有出门。

    回去之后,我把前因后果全都说了一遍,想问问刘老道有没有什么招破解,毕竟他是老前辈了,江湖经验丰富。

    “一群不知死活的人,十几个人串联起来就想图谋什么大事,简直是开玩笑,这件事你不用管了,他们死定了”

    “我也知道他们死定了,可什么时候死还不知道啊,如今骷髅道人一死,什么线索都断了”

    我摇摇头,谁不知道他们死定了呢,十几个高手联合起来就想为所欲为吗,简直是开玩笑,真以为在各地驻扎的百万大军都是吃素的吗,必要的时候不用多,拉出几千人来,多少人都给你灭了,可关键是什么时候死是个大问题啊。

    “线索不是接上了吗,你想做什么真以为我不懂啊”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这可把咱的计划全都打乱了,如今赏金猎人大势未成,无法以势压人,我们没把握赢啊”

    我苦笑道,这时候跟云宣摊牌实为不智,赏金猎人才第一批十人,现在已经去了五分之一,大势未成,根本对云宣没有任何的压力,如果有几百号人了,绝对可以威压他。

    “没把握赢,那就不要撕破脸,掌握好这其中的度就行了”

    “哎,这事在为难我啊”

    “觉得为难就不要去好了”

    “可不去又不行”

    “唧唧歪歪的,如何成就大事,去吧”

    刘老道一瞪眼,他早已看出我的心思了,来找他谈,不过是寻求一点安慰而已,只可惜他连一点安慰都不给。

    我咳嗽一声,有些尴尬,但还是把想法说了出来,云宣那边是一定要去的,不过也要留点后手,布置一些,必要之时,也许可以救一命。

    刘老道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也都答应了下来,布置之后,我才离开家门,直奔云宣住的高山流水庄园。

    庄园依旧是富丽堂皇,乃是羊城最为顶级的高级别墅区,出入之人非富即贵,宛如上流社会人士。

    不过依旧是还有人煞风景,比如林白的人,穿着行事跟这里的人大有不同,办事的几人我都认识,毕竟我在林白面前不是晃荡一两次了,我还想打探一下消息呢,可是这些人一点面子都不给,就是不给你透露一点消息,让我气得够呛,这些家伙果然没把我当成自己人。

    通报之后,庄园的管家把我迎入庄园之中,在进会客厅之前,我看见了有佣人出入,似乎是刚刚打扫卫生,还看见了不少玻璃渣子。

    “你来做什么”

    “晚辈近日闯荡江湖多时,心里颇有所得,想跟前辈讨论一下”

    “哼,就凭你也敢来质问我?”

    云宣猛然发怒,气势陡然拔高,犹如一座高山一样席卷而来,似乎要把我压倒在地一样,这一幕,几年前出现过,我差点跪在地上,不过今天不一样了,今日非同往日,虽然我也感觉到这气势宏伟,非我之力可以抵挡,但却不会出洋相了,别说下跪了,连让我颤颤赫赫都做不到。

    “云先生何必发怒,我作为晚辈,哪里敢来质问你,我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

    “就凭你?”

    “云先生说得对,就凭我,云先生应该知道,我现在是国安局下属赏金猎人机构的一名赏金猎人,现在只有八个人了,可以说,算是他们的半个人,虽然无权无势,但好歹有一个沟通的渠道,可以说上几句话”

    “那又如何”

    “可以帮先生说几句话啊,比如,我知道,云先生绝不是那些通缉犯的同伙”

    “哈哈,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以为凭你几句话就能打消他们的怀疑吗,再说了,我会怕他们”

    云宣大笑着说道,此时算是霸气外露,以他的本事,站立在人间修行者的巅峰,他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这么多年来,除了谢长明之外,没有任何人放在眼中。

    不过他也慢慢的收回了气势,他虽然不怕任何人,但并不代表想要惹麻烦,他和红色风水师的人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先生,这不是怕与不怕的问题,而是麻烦,固然先生所向披靡,可和一国之力抗衡,那也是麻烦临身之事,既然有可以解决的方法,为什么要浪费那些精力呢,修行之人,时间宝贵,有那功夫,做点别的不好吗”

    “说得有理,那你说说,你如何帮我”

    “帮先生有个前提,那就是我想知道,那骷髅道人来找先生何事,骷髅道人一出门就被人强行附身,最终身死,这其中必有缘由,把这个说清楚了,误会就解开了”

    “你倒是和那些人的说法一样,可你知道,他们从我这得到了什么答案吗”

    “哈哈,我和他们到底是不一样的,我的师父乃是您的故人,我也算是你的晚辈,要是您愿意,我还得叫你一声师叔,不是吗”

    我嬉笑着说道,可劲的拉关系,以前不屑于这样,可现在没办法了,即使是心里觉得恶心也得这样做,江湖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也。

    云宣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如此态度,起码比之前那些家伙咄咄逼人,以一副审问者的姿态好多了,要不然他之前也不会发火了,要不是他还有大事没做,真想给那些人一个教训。

    “骷髅道人是来给我传信的,我有一多年道友,托他给我传一个口信”

    “哦,是什么口信呢”

    “他们搞了一个组织,让我加入,我没答应,开玩笑,我吃喝不愁,富贵盈天,加入他们做什么,就拒绝了,至于骷髅道人出门之后为什么会出事,那我就不知道”

    云宣回答道,这些话算是他的真心话了,对于凡俗之事,他现在可以说是达到了无欲无求的状态了,那凌尘子所图谋的事情,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吸引力,即使是他拿出了那两根毛发也是一样,起码现在对他来说没有吸引力。

    而他恼火的事情除了林白的人来质问之外,就是骷髅道人之死了,骷髅道人绝不是他手下杀的,而他一出门就遇害,说明有人在盯着他,是他的仇家上门来了。

    别以为他就没仇人了,事实上也多的是,人在江湖混,谁没几个仇人,只不过他的仇人都知道他实力如何,所以不敢乱来而已,可现在有仇人敢出来蹦跶了,说明那些人有自信挑战他了啊,可偏偏他还不知道是谁,不恼火是不可能了。

    “先生说得对,跟我想象的一样,那个破组织能有什么能够吸引先生的呢,先生所求,他们不可能满足的”

    “哦,看来你对我很了解,知道我求什么咯?”

    “哈哈,先生,如果我回答说不知道,那肯定是在骗你,我可不会骗人,从我们几次接触可以猜测一二,先生放心,金洋可没什么想法,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倒是我师傅,哎,算了,我也很久没遇到他了,神出鬼没的”

    我故作摇头回答道,他图的什么,其实我们是一清二楚的,也正是用这个理由一直吊着他,要不然前几次,估计他已经动手杀我了。

    “你师傅还没消息?”

    “是啊,神龙见首不见尾,下次见到他,我一定会跟他说先生的事情,大道孤独,高山寒冷,如果有一个志同道合之人陪在左右,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你真的这样想,你就不想你师傅带着你一起?”

    “想是肯定想,超脱于俗世,那是什么滋味,啧啧,世间谪仙莫过于此吧,不过我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这种事情讲究缘分,我师傅不肯带着我,说明我没缘分而已,哎,我算是很羡慕先生您了”

    “缘分,可遇不可求也”

    云宣呢喃了一句,这句话对他触动极大,想当年他只不过江湖上一庸手而已,可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岂不就是缘分所致,可现在,离他的终极目标又是差那么一点缘分,气煞人也。

    “我觉得先生不用苦恼,缘分,机遇那是留给有心人的,旁人我不知道,可先生我是知道的,以先生之寿元,完全可以等得起,一年不成那就两年,两年不成那就十年二十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信老天一点机会都不给”

    “说得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就不信了,我云宣会一点机会也没有,即使是真没有,我也要····”

    云宣大为触动,差点把后面那一句话也说了出来,突然知道不妥之后,紧急刹住口。

    “先生,你对那老友的情况知道多少,如果可以,就透露一点,我也可以回去交差,告诉他们,这事和先生无关,以后不要来打扰先生了”

    “我那老友名叫凌尘子,当年是中原人士,曾在终南山长春观学艺几年,后来就不知所踪了,你回去问问你师父刘道长,他应该也知道一些,多年不曾见过,鬼知道他在做什么,传信的骷髅道人也说不清楚,只说他搞了一个组织,需要人手,要我加入,其余的一概不知”

    “原来如此,那晚辈就先行告退,回去交差了,日后有空再来叨扰先生”

    我毕恭毕敬,给他行礼之后告退,随后回到家里,跟刘老道问起凌尘子的事情来,刘老道听到凌尘子的名字,脸上颇为怪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镇天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