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修真必须败 > 第两百章不搏二兔(作者:落跑)
修真必须败 《修真必须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两百章不搏二兔

    丁乙不介意新天地与佟午和沙静天的更进一步合作,不过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经不需要他们去细细推敲商业合作的细节了,正好许曼丽在这边,于是丁乙就把许曼丽介绍给了两位宗师。

    两位宗师得知许曼丽是丁乙的女人,也见怪不怪。这个世界攀附修真者的平民多不胜数,不过两位宗师还是很客气,佟午赠送了两人两块玉符,沙静天送给了两人两支百年生的黑沙参。

    他们都没有送礼物给丁乙,这表明他们是把丁乙当成和他们同级别的修士看待。

    宴席上的菜肴十分的丰盛,一道黑沙参炖鸡尤其美味,不过丁乙也只是浅尝了两块而已,宴会更多的是一个交流的平台,而不是一个吃饭的场所。

    佟午在宴会后,和丁乙私聊了一回儿,许曼丽作陪,兼当秘书的工作。这是一桩几十万金元的大合作,见识到了这十岁十几岁的小娃娃严密的商业谈判技巧,让佟午大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这还只是一个商业合作的构架与方向,不过都让佟午感觉对方的绵密,很难相信他的谈判对手只是两个岁的小朋友。

    曲傲的大儿子曲风,乘着这个机会向他的师爷,也表达了想与新天地合作的意思。古岳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不过徒孙有这个想法,他也乐得促成这件事。所以当丁乙和佟午谈完,又和曲家、沙家商谈了大半个时辰。

    好好的本来是一趟旅游的行程,结果变成了一趟商务之旅。

    最后,丁乙要回到玄藏学院了,今天的行程到此结束。每天的药浴是不能断的,还有一些学习的功课不能捺下,许曼丽万分不舍,眼眶都含着泪。奈何郎心似铁,只能忍痛和丁乙分别。

    “你这未婚妻对你可是痴心一片啊。”路上,古岳调侃道。

    “都这么远了,她还在眺望,这是个好女子,可惜只是投了一个凡胎。”古岳对许曼丽观感还不错。

    丁乙道:“古师是在测试小子的道心么?”

    古岳笑道:“丁乙小子,你不需在老夫面前遮掩,屁的太上忘情,那都是胡说八道的歪理邪说,我辈修真,何为‘真’?真情实感,真性情罢了。这滚滚红尘,弹指一挥间,岁月催人老,不得长生,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丁乙小子,有时老夫都忽略了你的年纪,像你这么大的少年,甚至比你年长的少年很少有像你这样的,与其说你少年老成,不如说你是对自己太苛刻。这有违自然之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你太功利心了。我不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有追求,有抱负是好事,可是你一味的追逐梦想,给自己设定了过于严苛的目标,这本身就不足取。”

    “其实我是反对你这样,胡子、眉毛一把抓的修行方式的,你教给我们傀儡术很用心,大家感谢你为我们这些老家伙做得努力,也想通过教你一点本事,来达到心理的平衡。铁师他们的初衷并没有错。你是碎灵资质,是什么流派的修真秘术都可以修炼,但是人力总有穷尽时,单单一系的修炼,都让人穷尽一生,也难以达到至臻境界,何况你是十来种功法一起修炼呢?不搏二兔,才是正道。”

    丁乙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这么说。

    一直以来,因为他的碎灵资质,让他遭受到了不少歧视,这让丁乙的自尊很受伤,也因为他的碎灵资质,什么系的功法秘术都可以修炼,这让丁乙心中又萌发了蛇吞象般的野心。

    历史上有一位十全老人,据说金、木、水、火、土,五行全修。再加上声、光、电、体、念全部都达到了元级的层次据说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丁乙想要做的就是超越这位第一人,想要成为百全,千全、万全的存在。可是古岳的话也很有道理。这些日子他每天都修炼得很辛苦,即便是睡觉都是在浴桶里面修炼。他还真的没有时间去想过这个问题。

    丁乙最引以自豪的就是他的傀儡术,本来每天他都有和古岳、铁中堂他们一起探究学习傀儡术,可是这三个月来,自己别说没有什么新的作品问世,自己也没有在傀儡术方面有大的提高。

    表面上看自己的各种资质都有一定幅度的提高,可是这种提高的幅度都非常有限。

    百分之九十九的资质,即便自己下了如此的苦功,消耗掉了铁师他们,为自己配置如此众多的修真资源,还是没有达到修真资质的门槛。

    古岳的指点,无疑还算是及时的,他的的确确要认真,冷静的要思考一下今后的安排了。

    回到仙人洞,铁中堂已经在这边等候多时了。

    接下来的三个时辰是跟铁中堂学习。

    铁中堂是整个玄藏学院道行最高深的一位,在整个东南七省,也是前三甲的存在。金系大宗师和灵力大宗师的双重大宗师身份,让他在帝国也是前五百的存在。

    修为到了他这样的层次,眼光自然非比寻常。丁乙没有按部就班的开始学习,而是直接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了这位大宗师。

    能够成为宗师、大宗师的人,都是那种天赋异禀,卓越拔萃的人,铁中堂认真的考虑了好一会儿,还是把皮球踢了回去。

    “每个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每个人的资质也不相同,达到元级,也就到了所谓的领域阶段,衡量一个人能力的大小,不是看他建构领域空间的大小,而是看他的领域空间是否稳固。单一属性是最容易建构领域空间的,但是这种属性的领域无疑也是最不稳定的,外界有太多的干扰和破坏,要去打破这种架构。而且支撑领域所需要消耗的精力也大得惊人。领域从建构起,就不停的被异化。

    我虽然是金系和灵系双修,不过这两种领域却不能融合,只是最不当的元级修士。可是受资质天赋所限,不能修炼其他的属性的修真术法。所以当初你想学习各个属性各个流派的功法秘术,我是赞成的。不过不搏二兔的说法也有道理,这个还要你自己去拿主意。”

    丁乙向铁中堂告了假,自己来到了仙人洞的最深处,这里目前是丁乙暂时休憩的场所。

    这个两难的问题丁乙并没有太过于纠结,他有联想学习方法,好久没有运用自己的这门神通去推敲了。他试着去通过这门异术去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

    他老僧坐禅一般的端坐在蒲团上,闭上眼睛思虑着……

    “小妖,小妖,你不能死啊,你还欠老子八万块钱呢,你可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的就去了啊。”耳畔是一个公鸭嗓子的呱噪,丁乙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个黑煤球似的大汉正可劲的摇晃着自己。这四周乌漆嘛黑的,像是在一个坑道里面。

    这家伙身上穿着迷彩的军服,头上还带着一顶怪怪的帽子,帽子上有一盏小灯,全身的样式都很怪异,身上还别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仔细看,原来那人脸上原来是涂抹了黑灰色的油彩,这不有病么?本来挺英俊的一张脸,干嘛自己要作践自己呢。

    脑袋还有点眩晕,身上感觉也有点不得劲。看到那汉子哭的这么投入,丁乙都有点不好意思去打搅他了。不过这家伙一边哭还老摇晃自己,这就有些不舒服了。于是他故意轻咳了一声。

    那人果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丁乙刚准备询问一下这里是个什么情况,那人就一把把丁乙搂在了怀里。

    “小妖,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那人又喋喋不休起来。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搂搂抱抱,丁乙一阵恶寒。于是他忍不住又咳嗽了一声。

    那人忍不住问道:“小妖,对不起,看到你活过来,太高兴了,忘了你还是伤员,你肺部有受伤吗?”

    丁乙很想跟那人说自己不是什么小妖,老妖的,不过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

    一阵哧溜的声音传来,丁乙把头扭转过去,旁边的那人已经拿着一个黑管子,一个就地翻滚趴在了地上。

    “狗尾巴快撤,那班畜生又来了。”一个声音气喘吁吁的说道。

    “剪子,跟你说了一万遍进来要先说暗号,你怎么总是记不住,小妖还活着,过来搭把手。”狗尾巴生气的说道。

    又一个脸上涂着油彩的青年出现在了丁乙的面前。

    丁乙正要跟着这两个一起跑,那个叫剪子的把一个那种怪怪的帽子,扣到丁乙的头上。

    “小妖,你小子行不行,要不要紧。”

    丁乙含糊的说道:“我没事。”在两个同伴的帮助下,跌跌撞撞的向坑道一侧跑去。身后传来一阵阵的爆炸声响。丁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能稀里糊涂的跟着狗尾巴和剪子一路狂奔。

    坑道尽头是一辆怪怪的车傀儡。

    “小妖开车,快快快,那些家伙越来越近了。剪子注意前面,我断后……”狗尾巴吩咐道。

    丁乙看着这怪怪的车傀儡却一下子懵了头,这不是他熟悉的车型,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去操作这车傀儡。

    这一路上丁乙就只听到狗尾巴和剪子气急败坏的瞎嚷嚷,到现在为止,敌人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驾驶这车傀儡。

    “小妖,你丫是不是傻了,赶紧开车啊!”身旁的剪子骂骂咧咧道。

    “我,我不会。”丁乙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要死,狗尾巴,小妖脑部可能受到了伤害……”剪子刚刚说到这里,手中的黑管子就突突突的冒出了一阵火光,把丁乙吓了一跳,原来这毫不起眼的黑管子还是一件修真物品,里面射出无数快若闪电的金属弹丸……

    这时丁乙也终于看到了所谓的‘敌人’。竟然是一个个铁皮傀儡。这些铁皮傀儡造型丑陋,行动怪异,手上拿着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武器:花剪,平底锅,扳手,起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妖,要是你还不赶快把这车开起来,我们可就要被这些家伙给淹没了。”身后的狗尾巴着急的大吼大叫道,同时用他手中的黑管子扫射出无数的金属弹丸。

    “妖哥,妖爷爷,妖祖宗,你倒是赶紧的把车给发动啊。”剪子也是气急败坏的大嚎。

    丁乙上下左右的一顿乱摸乱试,这辆车傀儡好半天还是一动不动。

    前面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机器傀儡,后视镜中也是密密麻麻的,这还真是一个绝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真必须败》,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