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修真必须败 > 第二百六十五章终战(作者:落跑)
修真必须败 《修真必须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二百六十五章终战

    人总是如此奇怪,当一个人深处绝境的时候,他往往能爆发出超凡的战斗力,困兽犹斗,何况是人呢。可是如若还有希望,还有机会,很少有人会去搏命。

    胡归燕本来都准备要去拼命了,可是无意间的一瞥,他看到了场边那重新出现的车傀儡,他的战斗意志,像潮水一般的褪去了。

    他可不认为就凭他那两下子,就可以干得过谢飞。

    谢飞本来以为战胜了胡归燕,基本上就抵定了胜利。没曾想那个神奇的少年,还是最终出现了。

    丁乙是修复了大半的车傀儡功能,匆匆的赶过来的。

    因为时间的关系,丁乙不可能将所有的功能修复,同时他还要对车傀儡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对于卢宽是否对阵盘阵基之外的机关、器械进行了破坏,丁乙必须要认真的检验一番。

    他能够这么快的修复好车傀儡,赶过来,还因为这次来帮忙的还有他的启蒙老师韩韬。

    七巧真人现在最满意的就是向他的朋友吹嘘,他有丁乙,这样的一个记名弟子。随着车傀儡在东南七省的普及推广,韩韬也是无意当中得知这个惠及大众的车傀儡,就是当初他到集云城遇到的小傀儡师设计、制作的。

    而后,关于丁乙,关于新天地的许多事情,陆续被人传播,他也终于知道了丁乙的后续故事。得知这位教导了两天的学生,现在已经成长成为了一名灵级中阶的傀儡师,并且这次代表玄藏学院,来方寸山进行青莲争霸赛的比赛……

    韩韬也曾经去丁乙他们所在的旅馆,去找过丁乙。不过玄藏学院,实行的是赛前全封闭管理,他没有想打搅丁乙。没想到丁乙所在的玄藏学院,这次在青莲争霸赛上这样生猛,连续拉枯摧朽、过关斩将,竟然杀到了决赛。他在自豪之余,也对这位曾经的弟子分外的关心。

    得知丁乙遭到暗算,韩韬本来是天天都到方寸山为丁乙所在的玄藏学院加油,他坐不住了,连忙赶到旅馆,去为丁乙助拳。

    丁乙的傀儡术现在已经超越韩韬,不过这位灵级初阶的傀儡师的到来,还是给丁乙带来不小的帮助。

    韩韬很早就买了一具车傀儡,这不仅是对自己弟子的支持,而且作为一个兴趣广泛的修真者,他也对丁乙的这件作品也十分感兴趣。他曾经将这具车傀儡拆解,反复的研究……

    在澹洲地界,韩韬当仁不让的是这方车友会的会长。新天地在这边,也有一个营运中心,有傀儡工坊,维修工坊,韩韬现在几乎整天都泡在这边。车傀儡的几种车型,车傀儡的每一次技术变革、提升,韩韬都有深入了解……

    所以在有韩韬的加入,这个车傀儡的修复工作,速度再次得到提升。

    卢宽虽然对阵法、机关都有一些涉猎,但是他毕竟不是傀儡师,他对车傀儡的破坏,主要是针对阵盘和阵基。一些傀儡术方面的知识、常识是他是不清楚的。

    他根本就没有‘通用机械’这个概念,他那里会知道,丁乙制造的车傀儡,以及新天地生产的所有车傀儡,零组件几乎都是同一规格,也就是说,这具比赛用的车傀儡上面的很多阵基、阵盘,完全可以从其他的车傀儡上调换。

    车傀儡的修复工作,在四个人分工合作之下,同时还有车友会的大力协助,超乎陈世安、卢宽的理解,两个多小时就大致完成了。

    丁乙也不需要将车傀儡的‘十八般’武艺全部修复,他只是将车傀儡的飞行、气爆弹、强光、静默等七八种功能修复之后,他就载着施瑶回到了竞技场。

    韩韬和鹿源继续留在旅馆,对封山的那具车傀儡进行维修。卢宽虽然已经离开,但是他采用的是传统方式,是乘坐着飞行兽离开的。鹿源和韩韬是不会轻易让这个几乎陷丁乙于死地的凶手,就这么安然离开的。卢宽做梦都想不到,至少有四五队的车友会成员,已经兵分几路,驾驭着车傀儡,从陆地,一路风驰电掣的向南屏追去。

    而鹿源、封山和韩韬、杨琪,则在修复好车傀儡后,从空中一路追去……

    陈世安一嘴的苦涩,他

    没想到,丁乙这么快的就完成了对车傀儡的修复。

    团战!

    钟山学院这边,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能够上场的几位选手,都是脸色发白。萨武清、木奎、寒栩、张果子都伤重上不了场。林渊的情况也仅仅比那几位强一点点而已。

    玄藏学院至少可以上三个人。特别是丁乙,即便是谢飞都没有什么信心。这还怎么斗?

    钟山学院倒也光棍,直接干脆的认输。最后两支学院派出了他们最强的队员,来进行最后的终战,而这一战也将确定最后的优胜队伍。

    “阿飞,你不用担心,那个丁乙这么快赶来,显然他没有彻底修好他的车傀儡,你的电系功法,对于他的傀儡,是有克制作用的,只要你能躲过他最初的气爆弹轰炸……”陈世安还在做最后的努力,谢飞一声不吭的静静听着……

    谢飞和丁乙几乎同时上场。

    这是一个谢飞发怵的对手,陈世安的话,并不能让他安心,陈世安所谓的胜利,都是建立在种种不确定可能之上的。谢飞心里没有一点底气。

    傀儡师从未在青莲争霸赛上出现过,谢飞对傀儡术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那些步履阑珊的铁皮机器人上。可是亲眼见识到了这具车傀儡的种种不凡,尤其是见识到气爆弹那种大杀器,谢飞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战。

    谢飞可以看不起其他人,但是对于丁乙,他还是非常敬畏的。这是一个绝对值得尊敬的对手,而且他的年龄不过才十来岁,还有无穷的潜力……

    “丁师弟,我搞不懂,你为什么会拒绝陈师的邀请呢?以你这样的天骄人物,不会不明白,钟山学院和玄藏学院的巨大差距,如果你加入我们钟山学院,我会让出首席弟子位置……”

    丁乙摸了摸在怀中,还在小憩的小灰,正色道:“财法侣地宝,这些当然很重要,说实话,我在玄藏学院,连师长都没有,一直以来都是靠自学和函授,甚至刚开始进入玄藏学院,还害怕自己拿不到肄业证。后来得到大宗师他们的提携,我逐渐融入到整个学院的生活当中去,再后来在玄藏学院有了我们研究傀儡术的社团,我接触到了很多有志于学习傀儡术的师兄弟……说实话,我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所学院。”

    “不错,在玄藏学院,我们一直遇到资源不足,等等困难,我也一直希望能够有好一点的条件,说出来你不相信,我们有时候,还不得不承揽一些外面的活计,才能周转,可是我在学院很快活,学院不仅给了我独立自主的学习空间,尽最大可能的提供给我最好的条件,师长们对我也很照顾,我喜欢我们的学院,我想我是不会改投钟山学院的。”

    “傀儡术对资源的要求非常大,但是傀儡术的核心价值却不是这些资源。”丁乙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傀儡术不比其他的修真法门,创造力和追寻真理的初心才是这门学科的关键。填鸭式的灌输,有时候还比不了我和师兄弟们之间的探讨,我想这就是答案。”

    谢飞认真的听完丁乙的讲话,点了点头。转身对主裁判说道:“我认输!”

    这下轮到丁乙吃惊了,为了这终战,自己费了大半天功夫去修复车傀儡,生怕时间来不及。没想到到了赛场上,没有厮杀,反而得到对手的认输。

    谢飞道:“丁师弟,我没有战胜你的信心,即便是如陈师所说,你这车傀儡可能没有完全修复,很多功能都不全,我很有可能和你酣战一番之后,最终战胜你……

    不过作为修士,也要有自己的骄傲。别说我没有战胜你的信心,即便战胜了现在的你,又如何,很光彩吗?这不是竞技,而是一昧的追求输赢而已。再说,我还是能够参加华盖山的比赛。

    而挤掉你,我觉得不公平。你有资格带着玄藏学院和我们一道参加华盖山的大陆赛。”

    陈世安没有太大的震惊,虽然整个三山随着谢飞的认输,已经成为了欢乐的海洋,玄藏学院,破天荒的在谢飞认输之后,首次获得了青莲争霸赛东南七省赛区的冠军。他也不会去计较谢飞的认输,只

    是自己和卢宽费尽周折整出来的这样一个结果,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丁乙和玄藏学院的强势崛起,已经是势不可挡,钟山学院只是成为了一个陪衬而已。陈世安一脸的落寞与无奈。

    数万的喇叭此起彼伏,整个方寸山成为了一个喧嚣震天的世界。

    丁乙没有飞回去和玄藏学院的师生一起欢庆这得之不易的胜利,他安然的坐在车傀儡里面。

    小灰被喧嚣的吵闹声惊醒,抬起头不满意的喵喵抗议两声,又把头扎进了丁乙的怀里。小东西重伤还很虚弱。丁乙摸了摸小灰的皮毛。

    “小灰,我们胜利了,我带你回家去。”

    ……

    三天后,鹿源他们返回了,卢宽没有跟他们返回。在钟山学院的好几位宗师大宗师出面力保之下,这位慈眉善目,心狠手辣的鬼龙,被揍得仅剩一口气,总算是安全的回到钟山学院。

    这一趟的追捕行动,也让钟山学院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人。丁乙,以及他背后势力,远不是他们想象的只是一个天才学生而已。

    鬼龙卢宽还是第一次看到上千的车傀儡、修士,以及黑白两道都竞相追杀他的情景。在东南七省,他第一次有一种身处异地他乡,被同仇敌忾的外省人追缉的感觉。

    天上、地面到处都是追兵,追缉他的有各种各样的修真者。好些奇奇怪怪的修真者,用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在他几度乔装易容,甚至服用秘药改变精神频率,还是被追到。

    卢宽作为东南赫赫有名的逃跑大师,竟然一天之后就被人给抓到了。

    抓到之后,就是被群殴,几百个人打他一个。后来他总算是被国安部门的人救下,不过那只不过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那些专业的审讯专家,让他再次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总算是钟山学院的几位宗师、大宗师及时赶到,做出了若干补偿协调,四五个白发苍苍的宗师、大宗师,还被一个只有灵级初阶的小警察教训了好一阵之后,才将卢宽交还给了钟山学院。

    而这一次跨地区,跨门派,跨职业,甚至还有不少凡人参与其中的大追捕,也向世人展示了东南七省,另一股超强的势力,这个松散的组织拥有着无比可怕的庞大实力。

    卢宽不是凡人,不然老小子早就被众人轰得化为齑粉了。他也没有受到法律的严惩,即便抓他去蹲苦窑,去坐牢,其实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不过杨琪他们还是为丁乙争取到了钟山学院客座教授的职位。卢宽的认罪书和钟山学院的赔礼道歉,这些东西没有丝毫实际用处。眼前的这一份客座教授比那些东西实际的多。

    至少丁乙哪怕在玄藏学院学习期间,也能享受到钟山学院教授的福利,而且还能以这种方式化解掉两个学院的仇隙,更能够用这个身份自由出入钟山学院,还能阅览图书,获取一定的资源……这个认证书非常有效。

    丁乙这几天,被安处长和施瑶带着,会见了不知多少的东南名人,他就像一具扯线傀儡一样,脸上带着虚假的笑容应付来自各地的宗师、大宗师,以及各个门派的掌权者。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行程,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在随着杨琪、鹿源他们的回来,丁乙总算是得到了获救。

    丁乙向施瑶提出了想回家一趟的想法,快一年了,尤其是在品尝了鲁大师的手艺后,这种想家的念头更加强烈。

    施瑶他们经过磋商,最后同意了丁乙的请求,青莲争霸赛的队伍也就地解散。不过这次是换成了陪丁乙回家,省亲团的形式。

    施瑶话说得漂亮,这青莲争霸赛的核心成员不能跟着回去,玄藏学院的庆祝胜利的宴会有个什么劲。要不大家也乘着这次获胜,一起到丁乙的家乡去玩玩,一来照顾好几个病号,二来也让这些少年放松放松。

    龙炎也被放了回来,这个邋遢鬼,这些天倒是一点亏都没吃,只是身上更脏了一些。

    玄藏学院一行人在韩韬赤溪的家里待了一天,和鹿源道别后,驾驭着车傀儡,一路向集云城出发。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真必须败》,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