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修真必须败 > 第二百八十七章心里不痛快(作者:落跑)
修真必须败《修真必须败》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八十七章心里不痛快

    丁乙没料到袁真会来,几个月前陈世安告诉过他,袁真已经迈过了灵级的门槛。没想到再过了三、四个月,袁真已经能够成为钟山学院一队的成员,代表钟山学院出战了。

    丁乙有些喜出望外。丁乙没有什么胜负欲,青莲争霸赛对他而言。只是学校给与他的一个任务而已。他没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道法三千,这世上厉害的人多了去,自己没道理去为了这虚名,去与人争斗。这次能够代表东南出赛,学校方面也没有给他们任何的硬性任务,他本来还以为这就是单纯的比赛,没想到袁真居然也被钟山学院编进了比赛的队伍中。

    “阿真,你来了!”丁乙大声的向自己的发小打招呼,袁真微微皱了皱眉头,众目睽睽之下,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他只好矜持的点了点头。

    明辉还不晓得袁真和丁乙的这层关系,他扭头问袁真道:“小真,你们认识?”

    袁真知道明辉的立场,他不想让明副校长知道自己和丁乙的关系。他只是说道:“我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袁真的出现,让玄藏学院的众人也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对方的队伍中,居然也有二年级生的存在。本来玄藏学院的师生以为,这次去华盖山,丁乙会是年纪最小的选手。没想到钟山学院这边。也派出了这样的选手出战。

    袁真这个名字,玄藏学院的大多数人都不陌生,这一位可是去年超凡祭的冠军,而对于陪同丁乙一起回到集云城的这些人,更是知道袁真和丁乙的关系。

    袁真的话,已经让云翔他们不痛快了,什么叫是一个地方出来的?这少年分明就是想切割过去,摆明了他不想搭理丁乙。

    陈世安和王齐平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时说道:“小真,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你和丁乙是多年的好友,你们还是邻居,怎么能这样敷衍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袁真被陈世安点出他和丁乙的关系后,羞红了小脸,讪讪的,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明辉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他很满意袁真的态度,他转过头来,对前来迎接他们的玄藏学院高层说道:“我们在东南七省是南北距离最远的两所学院,平时交流很少,这次难得两个学院一同代表东南出赛,这个交流的机会却是难得。”

    雷宇点了点头,并不说话。邱丰伟于是作为主人,依次的向两边的人做了一下介绍。

    大家心照不宣,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想法,所谓交流,其实也就是大赛前的预热赛,大家交交手,确立出战华盖山的排名。

    袁真态度有些生硬,到了天台,他的目光一直在闪躲,他不想和丁乙的眼光交织。丁乙的心沉了下去。这种刻意的回避,让丁乙很受伤。

    龙炎拍了一下小伙伴的肩膀。

    “你不用太难过了,也许你们中间有什么误会,又或者他有一些难言之隐,你这样子没用的,先打好比赛再说。”

    丁乙点了点头,不过他的心情,还是非常的不好。

    两边的高层在假惺惺的寒暄交流,丁乙没有去关心他们在说些什么。他的心很乱,踏上修真路,他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烦躁过。

    也不知道,王齐平和玄藏学院的高层,谈了些什么。

    突然,陈世安对钟山学院少年们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钟山学院的学生齐声应了一声,四下里散了开来。谢飞带着一众师兄弟向丁乙走来。

    丁乙还是有些魂不守舍,龙炎叹了一口气,率领着云翔他们迎了上去。

    “我想跟丁师弟说几句话。”谢飞对龙炎说道。龙炎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丁乙,侧身让过,谢飞走了过来。

    “丁师弟,我们又见面了。”谢飞轻声说道。

    丁乙点了点头,“谢师兄,你好。”

    丁乙和谢飞说着话,眼睛还盯着站在明辉旁边没有动的袁真。

    谢飞道:“丁师弟,还在为袁师弟,刚才的说话不开心?”

    丁乙实诚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们小哥俩之间有什么不痛快,这一次我可是准备好了,好生的要领教丁师弟傀儡的威力。”谢飞道。

    丁乙不置可否,没有应答。

    谢飞复杂的看了一眼丁乙,缓缓说道:“丁师弟想知道为什么袁真师弟不想搭理你么?”

    丁乙收回注视袁真的目光,纳闷的看向谢飞。

    “很简单,袁真师弟他很不满意你比他强!”谢飞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丁乙有些奇怪。

    “回学校后不久,袁真师弟才加入了进来,事实上袁真师弟进学院后,就一直在他的导师指导下埋头苦修,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你的事情还是我告诉他的……”

    “显然袁真师弟,很在意你现在取得的一切,包括你的级别,包括你率领玄藏学院的队伍,在方寸山取得的成绩,袁师弟是一个骄傲的人,显然他受到了刺激……”

    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看不得我晋级?看不得我们玄藏学院胜利?他怎么能这样想?难道他还在为曼丽姐的事情,和自己怄气?丁乙想的更多。

    但是不管怎样,两人中间出现了裂痕,这是不争的事实。

    “谢师兄,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先离开一会儿,我想当面去问问他。”丁乙连忙道。

    丁乙向袁真走去,龙炎不放心他,对简亦繁使了个眼色。简亦繁连忙跟了上去。

    “阿真,袁真!”丁乙向袁真喊话,袁真刚开始故意装作没听见,待到丁乙大声的再次喊他的名字,他这才不情不愿的望向了丁乙。

    “你找我有事?”袁真生硬的问道。明辉扭过头来,看了一下这边,脸上笑容更胜。

    丁乙看到袁真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心如刀割。

    一年来,丁乙幻想过无数次的老友重逢,可却没有一次是这样的。本来他有很多话想跟袁真说,可是袁真现在的这个样子,让他的话没法说出口。

    “阿真,你还好吗?”末了丁乙只说了一句没营养的话。

    袁真耸了耸肩。“我很好。”

    “我三个月前回集云城了,大家都很想你……”

    袁真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么?”望着面前性格大变的伙伴,丁乙说不出有多么的难受。

    袁真道:“没有。”

    丁乙的心再一次下沉,他看向袁真的目光带着一种伤感。

    “阿真,我有做错什么么?你告诉我,我向你赔礼道歉,你告诉我好不好?”

    “没有。”袁真还是冷冰冰的两个字应答。

    这一刻,丁乙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心,他已经茫然失措。袁真的冷淡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丁乙心灰意冷,他已经没办法再和袁真沟通了,显然袁真心里已经有了心证,说什么都是白搭。

    丁乙转身离开,他听到明辉和袁真的谈话。

    “你们好像以前很熟?”

    “还好吧……”袁真道。

    “他可是玄藏学院的主将,你有没有信心战胜他?”明辉问道。

    “有。”袁真轻声的回答道。

    “你不会放水?”明辉又追问道。

    “不会!”

    ……

    丁乙的心彻底的乱了。

    钟山学院远来是客,总不能一见面就厮杀一场,毕竟这名义上是交流,虽然大家都是虚情应事,但是该有的礼数和程序不能少。

    总得让客人歇一歇脚,熟悉一下场地。

    马原走过来勾住了丁乙的脖子。

    “老幺,我告诉你,你那个以前的好朋友,自以为他是什么超凡祭冠军,进了钟山学院,看不得你比他好,这算什么?这是小心眼,他在嫉妒你!我看他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就来气,我跟你说,这样的朋友,断了算球!你还有我们这一帮同生共死的兄弟……”

    ‘啪’的一声响,龙老大的巴掌,煽在马原的后脑勺上。

    “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滚一边去。”

    龙炎俯下身来,这家伙自从成人礼过后,一直都没洗澡,一股子酸臭味,熏得丁乙直皱眉。

    “老幺,你现在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们中间我不知道有什么误会,但是你一味的伤心自责,是没有用的。我问过谢飞,这件事你没有做错,是你朋友自己想不开,你无需如此,也许是你朋友自己想要冷静一下,他这样把你推开,你难受,我可以理解。你还是看开一些。”

    丁乙点了点头。这一刻他心乱如麻。

    十点钟左右,杨琪拍了拍手,众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他这边。

    “钟山学院的师生,不远千里来到我们玄藏学院,这是我们的荣幸。要知道钟山学院,可是我们东南首屈一指的修真学院,我们有机会能得到和他们交流学习的机会,对我们玄藏学院来说,是一次非常难能的机会。同时我希望大家通过这次交流,能够促进我们两所玄藏学院的相互往来,大家相互的了解……

    闲话不多说了,我们就让小伙子们先过过手,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们,让我们一起作为裁判,来检测一下小伙子们的水平吧!”

    比赛的地点,是云台外面的林海,这是钟山学院提出来的,玄藏学院这边有木系的龙炎,这个提议表面上对玄藏学院有利。

    这丛林之战也是有规矩的,不然修真者大多都有各自的遁神通,这是切磋,不是躲猫猫,不然弱的一方老是玩匿踪,这就失去了比赛的意义了。同时这边还用阵法限制了比赛的范围,就这么百十棵巨木,出了阵法之外就是输了。

    双方的领队都向自己的队员讲解比赛的规则。丁乙心不在焉的听着。

    胡归燕作为地主,第一个先上场,钟山学院这边,则是派出了谢飞。这两人在方寸山就交过手,那一次是胡归燕主动认输。不过,这两人总体上说,谢飞全面占优。

    胡归燕张开灵翼飞向场中,停歇在一棵塔松上。谢飞也飞进场中,落在一棵榉树的树冠上,两人遥遥相望。

    “我不会再认输了!”胡归燕看着面前的老对手,说了这么一句。这句话像是对谢飞说,其实也是对场外的众位师兄弟说的,更是对他自己说的。

    玄藏学院的学生,早就闻讯赶过来了,云台各处好的落脚点都是观众。胡归燕这是在自己的主场作战,他更不能认输了。事实上这几个月来,他饱受云翔言语的折磨,虽然队伍中的其他几个人,都没有说他什么,但是他自己过不了他自己这一关。

    “那可由不得你!”谢飞占据心里优势,再度用言语撩拨他。

    胡归燕脸色凝重,眼神带煞,死死的盯着谢飞。玄藏学院的主裁判是顾文明,这货像那些小年轻一样,踩着一具五彩斑斓的星梭,在高空主持。

    “开始!”顾文明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

    有违大家对这场比赛的认知,刚一开始,胡归燕就势如疯虎般的发动抢攻,这个近两米高的魁梧少年,放弃了他的优势,率先向谢飞发动了攻击。

    曾茂在场边,皱了皱眉。胡归燕是土金两种资质的修真者,他的优势是防守,他对面的谢飞可是电系高手,本来速度就比他快,这不是找虐么?

    胡归燕吼声如雷,雄壮的身躯凌空向谢飞冲过来。谢飞也是加速向他靠近,很快两人就撞到了一起。

    ‘砰砰’几下,重拳敲打在**的闷声传出,场外的人看得分明,这几拳都是谢飞打在了胡归燕身上,胡归燕的每一次打击,则都被谢飞闪躲掉了。

    第一次短暂的交锋,胡归燕完败,他动作迟缓,根本就是谢飞的人肉沙包。

    谢飞的武器是他的拳套,‘雷神之拳’。每一次打击都带有电流攻击。胡归燕的身上灵力闪耀,这是他灵力构筑的护体神通,遭遇到了电流侵袭发生的反应。

    “捆山锁,天罗地网!”胡归燕大声叫道,他四肢上的铁索直愣愣的延展往外扩张,想切断谢飞的游走路线,把谢飞锁进他的攻击范围。这是胡归燕的金灵神通。

    “大个子,你是抓不住我的。”谢飞傲然笑道,不退反进,身形快若闪电,欺近胡归燕身前。‘砰砰’又是几拳,待胡归燕反应过来,收缩铁索之前,从容的离开。这几拳让胡归燕成了熊猫眼。头发都被电的根根竖起。

    胡归燕吼声如雷,追逐过来。谢飞则是不断的在胡归燕身旁游走,一有机会上去就是几拳。不过两人交手也有好几回合了,胡归燕连谢飞的衣角都没沾着,反而一直被谢飞当成人肉沙包,不停的攻击。不过胡归燕皮糙肉厚,本身又是金、土两种防御性能极强的资质,谢飞也不可能一上来就把他干趴下。

    胡归燕动作愈发迟缓,电流本身就有麻痹的功能,而且他的头部挨了不少重拳,这让他的反应越发的迟钝了。

    玄藏学院的师生看着胡归燕像个傻子一样的追逐着谢飞,可是一点像样的攻击都没有,反而自己一身的伤,心里面都很不痛快。

    谢飞完全掌握了比赛的节奏……

    “小心!”场外的人同时惊呼起来。说时迟,那时快一棵塔松的树枝,猛然的快速抽打了过来,这是谢飞的神通,他除了精通电系的各项神通,他本身还是一位念力师。

    这松树的树枝抽打在胡归燕身上,连同上面数不清的松针同时也扎向了胡归燕。

    “再见了傻大个。”原本游走不定的谢飞,这时猱身而进,同时双拳合拢,发出他的雷电秘术,雷龙现。一道手腕粗的闪电向胡归燕打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真必须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