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当秀男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被迷倒(作者:干越箫声)
我在大唐当秀男 《我在大唐当秀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四百八十七章 被迷倒

    “那沙某单独请国公爷喝一下茶,你们不会不允许吗?”沙尔汗又笑着问,这句话,才是他之前问话的真正的着落点。

    在大部分的张麟的应酬之中,卢骏异一般都是身在现场的,现在沙尔汗的意思是要让他们这些侍卫避开,单独和张麟喝茶,这事他无法也无权答应,便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张麟。

    “沙大人,不就是喝一个茶吗,何必弄得这么神神秘秘?多请几个人,不可以吗,难不成你这里的茶会少了?”张麟拍了拍沙尔汗的肩膀,含笑以责备和嘲讽的语气说道。

    “茶我自然是有的是,也会请各位大人喝个够的。不过,沙某有几个匠作方面的问题想要私下请教国公爷,所以。。。。”沙尔汗吞吞吐吐道。

    张麟明白了,沙尔汗是有制作方面的问题要问,作为一个将作大匠,对于新技术感兴趣,那也是很正常的。要是他没有表现这方面的兴趣,那么,张麟心里还要奇怪呢。既然是请教,那么自己也可以有选择地说,不可能什么都教给他知道。

    再说,沙尔汗目前还没有犯什么事,他也不是来调查他的,双方之间尚没有起什么冲突,应该不会害他,单独与进入沙尔汗的茶厅,他觉得不会有什么危险,便向卢骏异点头示意。

    “铁卢,你陪这几位大人在旁边茶间奉茶,要拿最好的茶。”沙尔汗脸色一肃,对他手下的一位掌固吩咐道。

    “是。”那位叫铁卢地躬身答应,然后领着卢骏异等几名侍卫向旁边的茶间走去。

    卢骏异有些迟疑,用征询的目光看向张麟。

    张麟向卢骏异点点头,那意思是说,他一个人与沙尔汗进入茶厅,不会有事的。

    “国公爷,请!沙尚宫,请!”沙尔汗弯腰请张麟和秋霜进入茶厅,非常客气。

    这间茶厅很大,布置得极其典雅,与卢骏异所去的茶室只是隔了两道门口的屏风而已。

    茶厅里摆着一张长条形的紫檀木茶桌,茶桌上摆着一副精美的茶具,都是沙尔汗亲自打造的银器。

    请张麟在正位上坐下,秋霜在张麟的左侧入座。

    沙尔汗极其殷勤地亲自端上了西域月氏国进恭的恭茶,热气腾腾,茶香四溢。

    在喝了一小口茶后,张麟便发觉自己的眼前有些眩晕,很快他就倒在椅子上,不省人事。

    秋霜目睹张麟晕倒,便知道沙尔汗在茶中下了迷药,她气得双眉倒竖,抬手一指沙尔汗,正要开口呵斥他,然而她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便眼睛一花,瘫软地倒在椅子上,昏厥了过去。

    “我的傻妹妹,你以为下迷汗药一定要通过饮食吗?”沙尔汗脸上浮现得意而狡黠的微笑,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茶桌上点着檀香的香炉。

    那香炉里的点燃的其实不是檀香,而是一种迷香。张麟和秋霜都是因为吸入了这种迷香的香气而晕倒的。

    至于沙尔汗,他也吸入了迷香,却没有一点事,那是因为他事先复用了解药。

    沙尔汗若无其事地抬眼看了看门口。茶厅的门没关,在门口竖着一道红木打造的雕刻着精美图案的屏风,再说张麟的人被请到旁边的茶室内喝茶去了,一时半刻也不会过来。

    “这下我总算可以如愿以偿了。”

    沙尔汗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脚步轻快地走到张麟身边,伸手从他的褙子夹袋里---这藏物之所他早就看得一清二楚----轻轻地抽出一叠图纸,从容地摊开在茶桌上,一双犀利的眼睛飞快地扫视着,在极短的时间内把所有的图纸内容都记在脑子里。

    这些图纸,大部分都是他透过窥视孔道看到过的,只是之前隔着相当的距离,没有看得如此清晰。现在,在近距离审视图纸,这让他的记忆更加清晰更加牢固。

    有几张图纸,是他偷窥时因为疏忽或者眨眼而没有看到或者没有看清的,在看到后,他的目光之中带着贪婪,一下子将图纸的内容摄入脑海之中,记得比以前那些图纸还要清晰。

    但是遗憾的是,翻来翻去,却没有找到他所期望的那张汇总的图纸。

    为了得到这种汇总图纸,沙尔汗悍然将张麟迷倒,可以算是豁出去了,可是,他却没有如愿以偿,这让他大为光火,心里对于张麟突然产生了嫉恨之心。

    既然张麟是专程来打造弩车的,他怎么会不把总图纸带来呢。他觉得张麟对他的防备之心实在太强烈了。

    如果他手头有一把刀,当然,他有,不过,如果允许的话,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张麟杀死,以解心头之无名之恨。

    但是,现在不是杀人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做好与皇上对抗的准备。

    可是,他可以做到让张麟无声无息的昏倒,但是无法做到让他无声无息地醒来。因为,迷汗药具有很强的药性,要自然醒来最少需要六个时辰。

    但是,现实不允许他等张麟自然苏醒。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卫就在旁边的房间喝茶。他们是要算着时间赶回皇宫的。

    另外一个办法是用冷水把张麟泼醒,可是这样一来,他用迷药的事情就会立即暴露。

    沙尔汗的眉毛皱成了川字,焦灼的目光从屏风外面转到张麟身上,又落在秋霜身上,随后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好几次。

    突然,沙尔汗灵光一闪,有了一个好主意。

    在茶厅的里面,存在一间隔间,隔间内摆有一张卧榻,这是沙尔汗平时自己休息或者需要丫鬟伺候的时候用得着的。

    如今可以把张麟和秋霜两人藏在这隔间。

    想到就做,有好计策立刻实施。

    沙尔汗心情紧张地把张麟和秋霜先后扛进密室,并排平放在榻上,他还不放心,把他们的衣服都解开了一层,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悄悄地离开了密室。

    在离开的时候,他拿出一支白色的香,点燃,放在一只靠榻边不远的墙角的香炉里。

    这白色燃香算是那迷香的解药。

    那燃香虽然是白色的,可是散发出的烟丝却是浅蓝色的,那浅蓝色的烟丝,透过香炉的缝隙袅袅地钻了出来,在空气中飘荡,慢慢地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条蓝色轻软的飘带,随着张麟和秋霜的呼吸,冉冉地飘向榻边,钻入了他们的鼻孔之中,进入了他们的肺部,融入了他们的血液之中。

    张麟的位置靠香炉要近一点,吸入的解药要多一点,所以率先醒来。

    虽然醒来了,但是他的眼皮还是有点沉重。他使劲地眨了几下,总算睁开了眼。

    他发现房间里的光线相当昏暗,只有一盏红色的蜡烛在摇曳着昏暗的烛光。

    他想坐起来,却觉得胳膊沉重,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无法起身。他低头一看,在看过去的第一时间,他大吃一惊。

    他看到在他的胳膊上搁着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一头乌云一般的秀发,凌乱地铺散在他的肩膀和胳膊上。他还惊诧地发现,他和那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你枕着我的臂,我压着你的腿,简直如胶似漆,一时半会分不开。

    在动弹的时候,张麟的手碰到什么东西,传来一阵特异的感觉,他敏锐地感知到,那人是一个女子。

    我怎么会和女子搅在一起呢,真是莫名其妙。

    这是哪里呢?他记得他还没有离开善金局。他也记得进入茶厅和沙尔汗秋霜喝茶的情景。

    他凝目细看,毫无疑问,这女子就是和她一起喝茶的波斯公主秋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在大唐当秀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