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替嫁小绣娘 > 第367章 司大夫异样(作者:青空飘雪)
重生替嫁小绣娘 《重生替嫁小绣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367章 司大夫异样

    这事不是事,冯轻自然不会瞒着方铮。

    不过司大夫这话实在是碰了冯轻的逆鳞,她扬起下巴,“司大夫,你这种拙劣的挑拨可是人行径,我跟相公情比金坚,你说什么都没用。”

    “怎么?”司大夫来了兴趣,他莫名笑了一下,反问“昨日才吵架,今日就和好了?来我教他的话还是管用的。”

    “你教相公哄我?”冯轻半眯着眼睛,语气不善地问。

    “自然,说到这个,你应当谢我才对。”司大夫面不改色地说“昨日你走了之后,方铮可是下了苦功夫求我,我是觉着他着实可怜,这才勉为其难地帮了他。”

    冯轻冷冷着他,而后三两步上前,抬脚。

    砰——

    案桌差点砸司大夫身上。

    “下回再撒谎,也得编个靠谱的。”

    “你,你——”司大夫这嘴欠的毛病真是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他张口就说“你怎么跟方铮一样粗鲁?”

    抓住了司大夫话里的漏洞,她嘴角扬了一下,“相公昨日也踹你案桌了?”

    一时失言,司大夫抓抓脑袋上的头发,浑然不觉这么一挠头,原本端方君子的人瞬间变成了半疯子。

    “你两真是天生一对,合该在一起,省的分开还得祸害旁人。”司大夫挥手,“你快些走,以后你两少来。”

    冯轻没走,她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才问“相公说那绝子汤药便是喝了也会有解,这是真的?”

    赶人的动作一顿,司大夫抬头,望进冯轻明亮的眼底,似是被烫了一下,他有些狼狈地转开眼,而后胡乱地点头,“真的,真的,这不都还没喝吗?你放心,经过昨日你那么一闹,就是有人拿刀逼他喝,他也不会喝了。”

    冯轻这才满意。

    她这才跟已经呆愣在原地的祁掌柜及祁夫人说道“今日这事跟我也有关系,今日相公回来,我会跟相公说的,若是相公有法子,这事就能解决,若是相公为难,那就没办法,为了儿子,祁掌柜送上铺子也成。”

    “那你该如何?”祁掌柜已经下了决定,大不了他就不要这铺子了,什么都没有儿子重要,不过既然知晓那些人的目标是冯轻,祁掌柜不由替她担忧,“方夫人有这手艺,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方铮本冯轻在县城毫无根基,又拿什么跟得胜赌坊那庞然大物对抗?

    祁掌柜怕的是那些人会扣住冯轻,让她没日没夜的绣。

    “没事。”冯轻倒是不怎么在意,“有相公在。”

    就冯轻在大业生活这大半年来,起码如今算得上是清明盛世,相公是在学政大人心里挂了号的,关乎到她,县令不会不管。

    祁掌柜叹口气,“既如此,那方夫人心。”

    “二位也莫要忧心,车到山前必有路。”临走前,冯轻也劝了两人一句。

    祁掌柜想开了,祁夫人松口气,想起自己方才所谓,她对冯轻就有些愧疚,“方夫人大人大量,我实在无颜面对方夫人。”

    祁夫人又湿了另一条帕子。

    原来这世间真有水做的女子,冯轻干笑一声,连说没事。

    这才急匆匆离开。

    等人走了,良久,司大夫才回神,他状似不经意地问祁掌柜,“也就是说你铺子里那些引姐夫人们疯狂追崇的竟是方夫人绣出来的?”

    听冯轻跟司大夫的话,祁掌柜以为两人是熟识的,也没隐瞒,“是啊,那是大半年前的事了,当日方夫人找上我的铺子,想卖几个帕子跟香囊,那绣技真是我没见过的高超,且方夫人竟同时精通好几种绣法,年纪有如此技艺,真可称得上是大师了。”

    司大夫若有所思,“那她岂不是一人就能撑起一个家?”

    随即笑

    了一下,“方才我说方铮靠她养活,她竟还否认,当真是如此护她相公?”

    祁掌柜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感叹道“岂止啊,方夫人这绣技那是有价无市的,她一个人可比我整个铺子赚的都多,今日方夫人尚且有如此能耐,若是让她成长,那可真是会闻名大业。”

    祁掌柜虽是县城的一个掌柜,毕竟活了这么些年,还是有些人眼光的。

    不知想到什么,司大夫又笑了一声,随即不再言语。

    冯轻回去的路上才想起来忘了问祁掌柜金线的事,她也不愿再回头一趟,了天色,索性转道去了市场,买了些菜跟骨头,顺路又买了包点心。

    今天炖个猪骨头,时间要久些。

    冯轻买的是大骨头。

    这大骨头没肉,一般村里人不会炖,吃不饱,又浪费柴火。

    骨头已经被屠夫敲开,她没有直接清洗,而是先将骨头放置在一旁盆里,切口朝上放,而后倒入清水,再放一勺白酒,浸泡半刻钟。

    待浸泡好后,再冲洗干净。

    而后在锅里放入清水,再将喜好的骨头放入水中,水要没过骨头,放入两片生姜,一勺盐,开始大火炖,水烧开之后转成火,再炖半个时辰,在这期间,冯轻一直用勺子撇去浮沫,直到撇干净为止。

    半个时辰后,烫开始发白变浓,香味也飘散出来。

    最后切了葱花跟蒜,打算等方铮回来,吃饭前再放进去。

    虽是头一回做,可见颜色还不错,她也尝了一口,味道亦是尚可。

    冯轻满意地放下勺子。

    人还出灶房,外头又有人敲门。

    仍旧是三长两短。

    冯轻抬头了天。

    “相公,你又请假了?”打开门,着外头提着袋的人,冯轻皱眉,不赞同地着他。

    “是先生病了,无法教课。”方铮牵着她的手,笑道。

    过了一上午,冯轻再见他,并无昨日的冷淡,方铮暗松口气,他笑容比往日深切许多。

    “那正好。”既然不是请假,冯轻没道理斥责方铮,她拉着人进门,“我炖了骨头,刚好,你尝尝。”

    说着,她松开手,催促方铮洗手,自己去给方铮盛了一碗骨头汤。

    “相公,喝,味道如何?”冯轻催道“你要如实说,下回我好改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替嫁小绣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