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谍海猎影 > 第七六七章 护身符(作者:眀志)
谍海猎影 《谍海猎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七六七章 护身符

    刺客伏诛,事态平息,该公布的自然要公布。

    因为想瞒也瞒不下去。

    两百多双眼睛看到司徒美堂遇刺的那一幕,谁都能猜到事情的真相不简单。

    这伙刺客绝对是照着海外侨盟的七寸而来的。

    所有的细节都被披露,包括陈玉亭的身份和她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至此,一手挫败日谍阴谋,保护司徒美堂毫发无损的方不为,在洪门内的声望一时无两。

    乘此机会,司徒美堂与黄三德共同召开中华救济局理事大会,推举方不为为理事之一。

    与会理事全员通过。

    中华救济局的理事,除了有名望,要服众,还必须是侨胞公会主席或是洪门堂口龙头才行。

    所以,为了这个理事席位,方不为莫明其妙的就成了洪门新立堂口南洋四海堂的副山主。

    山主是于二君,总堂在星洲新加坡)。

    成立时间推举方不为成为中华救济局理事的前五天。

    方不为总觉的有些儿戏,但几位老先生接下的做法,却看不出一点儿戏的意味。

    四海堂山门在星洲,但开堂大香却是在纽约上的。

    但根本没有人置喙这点小错差,五洲华侨和洪门组织都像是疯了一般的打问这个“齐无相”是什么来历。

    就像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

    五天前,四海堂成立当日,于二君,司徒美堂,黄三德三人分别通电天下洪门兄弟,南洋四海堂正式成立。

    山主于二君,副山主齐无相,香长司徒美堂,盟证黄三德……

    甚至是安勤都成了四海堂的元老之一。

    并定于一年后,于二君卸任山主之位,担任制皇,山主由副山主齐无相接任。

    不说别人,就连方不为都觉的做梦一样。

    一夜之间,他就成了五洲华侨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方不为本来还有些抗拒。

    他没有时间,更没有精力组建什么属于自己的势力,能跳上“司徒美堂”这条大船,他就心满意足了。

    直到司徒美堂和黄三德解释后,他才明白几位老先生为何会如此安排。

    “有了这层身份,就算日本人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向南京方面索要,蒋先生也会投鼠忌器……”司徒美堂解释道。

    方不为恍然大悟。

    这是给自己加了一道金光闪闪的护身符。

    他还没来的及高兴,黄三德一盆冰水就浇到了方不为的头上“你小子既然想留后路,我们索性给你拓宽敞些,也省的日后你还要夹着尾巴做人……”

    方不为眨了眨眼睛,装做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中国这么大,你小子也非泛泛之辈,若只是为了避日本人的锋芒,哪里藏不得?”黄三德冷笑一声,又说道,“你是怕有一天天下易主,会遭清算吧?”

    方不为打了个机灵,愣愣的看着黄三德。

    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能掐会算?

    “看我做什么?历朝历代,哪一朝不是如此?”黄三德瞪眼说道,“长眼睛的,哪个又看不出来?

    蒋先生胸无丘壑之尤广,腹无容人之气量,想做这天下共主,还差些气像……”

    “在小辈面前,说这些闲话做什么?”司徒美堂打断了黄三德的话,又对方不为说道,“三哥在胡言乱语,你莫要乱传!”

    方不为使劲的点着头。

    自己脑子坏掉了,才会传出去。

    果然,能在夹缝中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天地的,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

    方不这对这些老狐狸佩服的五体投地。

    理事会之后,司徒美堂亲自宣布,齐无相正式卸任“新一”之职,任安堂良元老一席,协助张永和与高振生整顿礼、兵二堂。

    这是也应有之义,都成了救济局的理事之一,再任安良堂的当家大爷就有些不合适了。

    ……

    正月十五之后,来参加大会的宾客陆续离开纽约。

    方不为让张永和更改了所有来宾的既定行程,打乱了所有的船次,车次。

    红册没丢,胶卷也没被送出去,日谍掌握到来宾行程信息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各堂口的大佬,以及商政两界的重要人仕,都经秘密渠道,乘专车或专船,由兵堂弟子护送离开。

    临走的时候,何世礼还专门拜会了方不为。

    这一次,除了司徒美堂,承方不为人情最大的就是何世礼。

    烈女都怕郎缠,更何况是男人?

    要不是方不为,年节过后,何世礼就会带着陈玉亭回香港省亲……

    何世礼到现在都不敢想像,娶了一个日本间谍之后,家中会是怎样的一番景像?

    除了道谢,何世礼也很好奇。

    至今为止,他都没搞清楚方不为的来历底细。

    若是美国特务,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可能不被召回。

    若真的是南洋人,他托家族的关系,遍寻南洋各地,也没打问出有“齐无相”这个人。

    但看司徒美堂,黄三德,于二君等洪门元老却又对他推崇备至,若无渊源,肯定不会为他声名张势。

    何世礼实在有些猜不透。

    “何先生多虑了!”方不为举了举茶杯,“不管我是什么身份,都是炎黄子孙,华夏儿女……”

    “齐先生误会了!”何世礼摆了摆手,“我若多虑,就不会当面问你,只是好奇罢了……”

    方不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何世礼的身份太过敏感,盯着他的人实在是有些多。

    “等日后回国,何世先自然就知道了!”

    他没有拿于二君和司徒美堂精心为他包装过的身份来糊弄何世礼。

    何世礼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看着方不为。

    方不为等于承认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有问题。

    “可惜,还要两年之久,我才能回国履职!”何世礼落寞的说道。

    堪萨斯州军事参谋学校是四年制,他才刚刚上了两年,至少还要学习两年。

    方不为暗叹了一口气。

    哪需要那么久,至多再有十个月,就算没有人赶,你都会自个跑回去。

    西安事变后,听闻少帅被软禁,何世礼跑回国准备奔走营救,结果刚回去就被解除了军职,还被特务处的特务日夜监视住所。

    何世礼一气之下,准备回香港,最后还是宋子闻一番苦劝,他才留在了国内,在广东盐务局的担任职位。

    方不为自然不会说破,聊了一阵之后,推着轮椅将何世礼送出了门。

    谍海猎影

    </br>

    </br>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谍海猎影》,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