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盛宠之医路荣华 > 第一百三十八章:杀人的凶手(作者:小妖重生)
盛宠之医路荣华 《盛宠之医路荣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三十八章:杀人的凶手

    

    苏梁浅还没进苏如锦的院子,隔着墙,忽然就听到二姨娘悲痛的嚎叫声,这声后,很快又没了动静,苏梁浅不由加快脚步,等到了苏如锦的房门外时,重新听到了二姨娘的恸哭声。www..org



    苏梁浅进屋,就看到二姨娘坐在床的内侧,怀里抱住苏如锦,眼泪不止,溢出的哭声,比起昨日的无奈心酸,此刻只有悲痛到极致的绝望。



    那双流泪的眼睛,晦暗无光,仿佛世界都是坍塌的。



    在那一瞬间,苏梁浅有种天旋地转的发怔,那种她曾经经历过的和二姨娘一样的痛,也掠上了她的心头,让她浑身跟着冰寒。



    “小姐?”



    随行的秋灵见苏梁浅不对劲,不由叫了声,苏梁浅回过神来,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抬步往二姨娘的方向走去。



    屋子里,也就二姨娘和苏如锦的几个丫鬟,苏老夫人和苏克明,都还没收到消息,就只有才掌家的五姨娘,她因为刚好在这附近处理事情,听到这边的动静,比苏梁浅早几步到的。



    她站在床边,见苏梁浅过来,服了服身请安,苏梁浅没看她。



    床上,二姨娘抱在怀里的苏如锦,脸上新添了一些红红的手印,苏梁浅猜测,应该是二姨娘不能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想要将她叫醒打的,她闭着眼睛,抿着嘴唇,脸色苍白,手无力的垂着,就连眼睫毛轻微的颤动都没有。



    二姨娘落泪的时候,时不时撕扯着嗓子大叫苏如锦的名字,神色悲痛,情绪更是崩溃。



    也不知是二姨娘的哭声太具感染力,还是忆起了曾经的失子之痛,苏梁浅竟也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苏梁浅就站在床边,看着二姨娘抱着苏如锦,一边哭一边说话,半晌才醒过来似的。



    她在床边坐下,正准备亲自检查,手刚碰到苏如锦,就被啪的挥开,二姨娘似乎是才意识到她的存在,瞪大着眼睛看向苏梁浅,里面是深浓的仇恨。



    “你走开,你给我滚,不要碰我的锦儿!”



    她的样子,绝望又透着凶狠。



    “我的锦儿她只是睡着了,等睡了这一觉,她就会醒的,然后和我一起离开。”



    二姨娘说这话时,声音很轻,一副怕吵到苏如锦的样子,她一下下,轻抚着她的背,似乎是在哄她。



    绿珠跪在地上,痛哭着道:“姨娘,小姐她已经死了。”



    二姨娘森锐的眼神,朝着绿珠射去,歇斯底里道:“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二姨娘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很尖锐,她放下苏如锦,边下床的时候,甩手就给了绿珠一巴掌,“让你咒我的女儿!”



    二姨娘这会和疯子没什么两样,那一巴掌,打的绿珠甩过头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她说这话时,发了狠似的,就去扯绿珠的嘴巴,修长的指甲,还有不小的力度,让绿珠痛的不住尖叫,嘴皮和脸,都被抠出血来。



    绿珠求饶,但二姨娘根本无动于衷,绿珠那样子,看着可怜极了,五姨娘不忍,上前拉住二姨娘。



    二姨娘一个激灵,隔着挡住她的五姨娘,手指着地上跪着的绿珠,大声责骂道:“我不是让你好好守着我的锦儿的吗?她为什么会服毒自尽?你到底是怎么伺候她的!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你给我的锦儿偿命!”



    五姨娘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见二姨娘还要冲上去对绿珠动手,没再阻拦。



    五姨娘将绿珠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她已经哭了许久了,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打的累了,坐在地上痛哭,后悔又自责,“我就不该走,我不该回去休息的,我要一直守在这里的话,我的锦儿,我的锦儿就不会出事了!”



    二姨娘说着,狠狠的给了自己几个耳光,力度之大,让她本来就没消肿的脸很快浮肿,嘴角也流血了。



    苏梁浅看着她这个样子,实在不知道什么安慰。



    因为经历过这种生无可恋生不如死的悲痛,所以她明白,这个时候,任何的言语,都过于苍白,更不要说,苏如锦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和慰藉。



    苏梁浅拿了帕子上前,被秋灵挡住,摇了摇头。



    苏梁浅示意秋灵让开,走到二姨娘的跟前蹲下,伸手替她擦眼泪,手都还没碰到二姨娘,二姨娘睁开森冷的眼睛,猛地将苏梁浅推开,然后指着苏梁浅道:“不用你假惺惺!”



    她口气冰冷,眉梢眼角都充满了对苏梁浅的憎恨。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的话,我的锦儿根本就不会认识那个什么谢公子,她也不会因此入魔,她的腿也不会被咬,要没有你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姚家,你在云州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的话,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苏梁浅被二姨娘推到在地上坐着,看着被悲痛憎恨扭曲的二姨娘,眸色沉静。



    二姨娘会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说出口,苏梁浅一点也不奇怪。



    “你为什么要对我的锦儿说那样的话,还对她动手,她毕竟是你妹妹啊,都这个样子了,你还不肯放过她,你的心怎么那么狠那么硬啊!”



    此时的二姨娘,完全忘记了昨天对苏梁浅的感激。



    她觉得苏梁浅是她的仇人,害死苏如锦的仇人。



    “我和你拼了算了,我要你偿命!”



    二姨娘边哭边说,朝着苏梁浅扑了过去,被影桐直接用手挡住,二姨娘向后倒在地上,秋灵护在已经站起来的苏梁浅身前,看着二姨娘的目光,并没有同情。



    一开始,她看着二姨娘那样子,是有同情的,但这份同情,被二姨娘对苏梁浅无妄的指责一下就消磨没了。



    本来,秋灵一直就觉得,苏如锦是自作孽,活该。



    “二姨娘,你昨天可不是这样说的,对我家小姐,也不是这样的态度,什么叫我家小姐害死了三小姐,你这是污蔑诋毁,更何况,这是我小姐的家,她回家,有什么不对?还是老夫人老爷他们主动接我小姐回来的,还有,我家小姐从来就没来看三小姐的打算,是你求着我家小姐来的!”



    秋灵毫不客气的回怼。



    二姨娘本就心如刀割,秋灵的话,更是让她生不如死,她尖叫了声,抱住自己的脑袋,一副不能接受事实的样子,又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比之前的还要狠还要用力。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我就不该顺着她,都被我惯成这样了,我居然还纵着,我不该为了让她如愿,千方百计的请求大小姐过来,她都被打了,都被逼成那个样子了,我居然还无动于衷,我是怎么做母亲的,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我不是啊!”



    二姨娘说着,又开始自虐式扇打。



    苏梁浅看着恨不得自杀谢罪的二姨娘,扫了眼同样趴在地上痛哭着的绿珠,“你们先都下去!”



    苏梁浅这话,是看着秋灵说的,秋灵老实离开。



    秋灵知道,苏梁浅是有功夫,就二姨娘现在这状况,秋灵倒不担心苏梁浅会吃亏,但她怕苏梁浅心软。



    秋灵看了影桐一眼,两人对视,苏梁浅补充道:“你看着绿珠。”



    地上蜷缩着的绿珠,听自己被点名,不由偷瞄苏梁浅,刚好和她冰冷如刃仿佛洞悉所有的目光相对,绿珠想到昨日种种,浑身僵硬发寒,抖的更加厉害,浑身无力,起都起不来,是被秋灵提出去的。



    屋子里的其他人退了出去,二姨娘还在打自己,脸上早已是血肉模糊,她却觉得不会痛似的。



    苏梁浅上前,扣住她要打自己的手,冷声道:“够了,你这个样子,苏如锦就能活过来了吗?”



    二姨娘看都没看苏梁浅一眼,只奋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没成功,二姨娘漠然道:“你答应我的做到了,我也把东西给你了,我们两清了。你滚,滚啊,我的锦儿,肯定不想看到你,她一碰上你就倒霉!”



    苏梁浅蹲下,直视着也自暴自弃的二姨娘,心里也是细软绵长的疼。



    这种疼,让她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找苏倾楣夜傅铭报仇。



    “你觉得苏如锦是自尽?你相信你的女儿会自尽?”



    苏梁浅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苏如锦会自杀。



    她要有那份勇气,早死了,也挨不到昨天的见面。



    而昨天的见面,苏如锦的种种表现,更让苏梁浅肯定,她没死的想法,甚至是惧怕死亡,要不然的话,以她对她的恨,用她的匕首自尽,那是最能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死法。



    二姨娘怔怔的看着苏梁浅,听到她继续道:“我昨天得到消息,徐嬷嬷死了,我知道姨娘你现在难受自责,但你就是将自己打死了也没用,你一死,就更没人在意苏如锦是怎么死的了。”



    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甚至有和苏如锦一起去的想法的二姨娘,从苏梁浅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苏如锦的死,并不简单。



    “徐嬷嬷死了?”



    她喃喃重复着苏梁浅的话,问苏梁浅,“她怎么死的?”



    “你觉得呢?谁会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她的命?”



    处在极度悲痛中,哭的混混沌沌的二姨娘,头痛欲裂,根本就不能思考,但脑海里直觉就蹦出了个名字。



    苏梁浅看着二姨娘,一字一句认真道:“苏如锦根本就不是自杀,你要不像你的女儿枉死,自己也至死都恨错了人,就给我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哭哭闹闹,解决不了问题!”



    二姨娘看着神色严肃,口气正经的苏梁浅,眼泪止住,一双眼睛就和核桃似的,又红又肿,而脸上的其他地方,那已经不是脸了。www..org



    苏梁浅见二姨娘似已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她伸手摸了摸苏如锦的脉搏,探了探气息,确定她确实已经死了,没的救了,不过身体并没有僵硬,还有余温,可见是刚死没多久。



    二姨娘还是坐在地上,但转了个方向,面朝着苏如锦所在的大床方向,她见苏梁浅对苏如锦各种检查,心中再次闪过诧异。



    她便也就算了,那是她女儿,苏梁浅怎么一点都不怕的?



    苏梁浅取出自己随身带着的金针包,取了根细长的银针出来,二姨娘吓了一跳,站了起来,但因为整个人太多虚弱,刚站起来,就扑着摔地上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



    她的声音,嘶哑到,都要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



    她看着苏梁浅,满是戒备。



    苏梁浅回头看了眼摔倒在地上的二姨娘,冷静道:“看看三小姐是不是中毒。”



    二姨娘虽然不忍,但还是默认了苏梁浅的做法。



    她的女儿,已经够哭的了,她不能让她再死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苏梁浅话落,将银针插在了苏如锦的喉管,很快,银白的亮色,被紫黑色取代,“是中毒。”



    苏梁浅又开始检查苏如锦身上其他地方,并没有新的伤口,看着确实和自杀无异。



    二姨娘爬着到了床边,看着苏梁浅,有些殷切的问道:“有什么发现?知道是谁杀了她吗?”



    苏梁浅看了影桐一眼,对她道:“你让秋灵打盆水进来。”



    影桐受命出去,很快端了水进来,苏梁浅看着二姨娘道:“你擦洗一下,清醒清醒。”



    二姨娘现在是苏梁浅说什么就做什么,直接鞠水洗脸,水是冷的,并不刺激,但手触碰到脸的时候,却是刺刺的痛。



    二姨娘洗了把脸,用头毛擦了擦,头还是痛的,但那种混沌感,要好许多,她接过苏梁浅递过来的水,一口气直接喝了。



    二姨娘坐在靠床的地上,苏梁浅则在床榻上坐着,二姨娘看她沉静内敛的模样,带着冷意,却没有丝毫畏惧,心里头对她的恨,减了大半。



    “苏如锦是中毒死的,首先一点,毒药哪来的?”



    二姨娘被苏梁浅问的一怔,随即有些机械的重复道:“是,毒药,她毒药是哪来的?她的院子,尤其是房间,我仔仔细细都清理打扫过的,不可能有毒药的。”



    远慧登门驱邪,苏如锦被咬断了腿后,二姨娘就是怕苏如锦想不开,将屋子里锋利的东西都收起来了,更不要说毒药了。



    “她这个样子,走动的话,不可能不惊动其他人,如果是服毒,只有可能是这附近,她触手可及的位置。”



    苏梁浅手指了指苏如锦睡着的床。



    “不可能!”



    二姨娘极其肯定的否认。



    苏如锦睡着的这张床,床垫被单枕头,除了床太重挪不动,其他的东西,她都让人换过了,她自己还检查了好几遍。



    “苏如锦腿被咬断,那都是十来天前的事情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昨天苏倾楣来过了?”



    二姨娘顺着苏梁浅的话思考,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走到床头,将枕在枕头的苏如锦挪开,将枕头掀开,但让她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有。



    二姨娘颤抖着声解释道:“昨天苏倾楣在床上坐了好一会。”



    她气馁的坐在地上,回忆着苏梁浅没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你走后,老夫人遣连嬷嬷来了,给我送了银子和首饰,我给锦儿上药,锦儿,我的锦儿,问我脸上的伤——伤疼不疼,还和我说对——对不起。”



    说到这里,二姨娘很快说不下去了。



    她话是说不下去了,意识却在思考,而这样的思考,让她认同了苏梁浅的观点。



    苏如锦并不是自尽的,既然不是自尽的,那她的死,就和苏梁浅无关。



    想到苏如锦那样的改变,本来,她们马上就会有不一样的生活了,二姨娘心如刀绞,忍不住又痛哭了一场。



    她的锦儿没了,她的人生,也没了指望,二姨娘心情颓丧的,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失去了意义。



    但她不能因此就一蹶不振。



    这一次,二姨娘哭了许久,一如之前的悲痛绝望。



    苏梁浅耐心倒是极好,就那样静坐着,一直到二姨娘自己缓过来。



    缓过来的二姨娘,用手擦了擦眼泪,她看向苏梁浅,挺直着脊背,被泪水洗过的眼睛,说不出的坚毅坚定,因为某种支撑着的信念,变的格外明亮起来。



    “锦儿她都已经同意和我离开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二姨娘眼中的经营闪了闪。



    苏梁浅嗯了声,转身背对着二姨娘,趴在床上,似是在仔仔细细的眼睛什么东西,二姨娘好奇,凑了上去。



    苏如锦的枕头下面,有很小金色颗粒,因为和被单的颜色相近,所以不这样趴着认真仔细看的话,根本就不能发现。



    “这是什么?”



    苏梁浅黏了一点,放在鼻尖闻了闻,味道太淡,根本就闻不出什么,她将那些散落的,一点点的全部粘在一起,送到了鼻尖,用力的吸了吸,皱着眉头道:“像是断肠草碾成的粉末。”



    因为量少,再加上已经被碾成了粉末,辨认起来,难度要高许多,苏梁浅并不是完全肯定,她不由看了苏如锦一眼,她的脸——



    她昨天下手确实太重了,再加上二姨娘因不能承受事实的雪上加霜,实在很难辨别不出什么,但断肠草之毒,毒性极强,而且不是那种让人无声无息的死亡,过程会很痛苦。



    从大床的凌乱程度来看,苏如锦死前应该是经过一番挣扎的,以至于受伤的腿,还有血渗出来。



    “你刚刚说,昨晚是绿珠照顾的苏如锦?”



    二姨娘点头,解释道:“锦儿觉得我这段时间太累了,一定让我好好回去睡一觉,她说我养好身体,才能照顾她,一直陪着她,我其实知道自己回去后也睡不着,但我太想离开这个地方了,想着先收拾点东西,没想到——如果我一直守在这里——”



    二姨娘说起这些,心头涌出一阵阵的后悔,“大小姐您离开前,还再三叮嘱我,要好好守着她的,我怎么就离开了呢?”



    “你也是人,自然也是要休息的,不可能一直守在她身边,既然有人要她死,这就无从避免,所以二姨娘也不要太过自责了。”



    二姨娘点了点头,眼中闪过恨意。



    “让秋灵把绿珠带进来。”



    秋灵依着苏梁浅的意思,将绿珠带进来后,苏梁浅对着秋灵招了招手,秋灵凑了上去,苏梁浅在秋灵的耳边吩咐了几句,秋灵看了绿珠一眼,那一眼,让绿珠觉得浑身都在发毛,但很快的,秋灵就离开了。



    苏梁浅看着低垂着脑袋的绿珠,冰寒的面色,有种说不出的慑然,问道:“说吧,你是怎么将你家小姐害死的?”



    苏梁浅的口气,平静又冰冷,这种平静冰冷,掺杂着说不出的笃定,仿佛就是在审问已经定了罪的犯人。



    二姨娘闻言,浑身一震,目光从苏梁浅的身上,向绿珠转移。



    绿珠也是浑身一颤,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她的脑袋垂的很低,根本就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从她的反应能够看出,她此刻极度害怕。



    弑主的罪名滔天,这并不奇怪。



    二姨娘将信将疑,又将目光重新移落到苏梁浅身上。



    绿珠的牙关都在打颤,双手交缠在一起,短暂极致的心虚慌乱后,她终于抬头,看向苏梁浅,“大小姐怕被人非议,也不能将这样的罪名嫁祸在奴婢身上吗?奴婢命贱,就活该背锅吗?”



    绿珠自然不肯承担,还向苏梁浅泼脏水,“我家小姐分明就是被你害死的!”



    她大声指控,继续道:“我家小姐最恨的就是你,她那么想见你,就是想骂你一顿,让你看她现在这样的样子,畏惧愧疚,她活着,就是为了看你倒霉,不让你好过,大小姐铁石心肠,不但没让她如愿,还狠狠的打击她,各种嘲讽奚落,还对她动手,姨娘当时您也在场,您都听到的,小姐她不堪受辱,同时一直支撑着她的希望落空,才会想不开的啊!”



    绿珠话说到最后,看向二姨娘,扯着嗓子叫道。



    “大小姐哪怕顾念半点的姐妹亲情,我家小姐也不会一错再错,她是被你逼上绝路的!大小姐是不是怕落人口舌,所以想要将奴婢一并除了,然后就是二姨娘对不对,大小姐,你好歹毒的心肠!”



    绿珠振振有词,声声有力,那神色,更是正义,俨然就是为死去的主子讨回公道的忠义下人。



    绿珠说了半天,见二姨娘无动于衷,苏梁浅也没有半分被激怒,似笑非笑,满是胜券在握的笃定,本就心虚的她不由急了起来,跪着走到二姨娘的跟前道:“姨娘,奴婢没照看好小姐,才让小姐做这样的傻事,奴婢知道,奴婢有罪,奴婢罪该万死,您可以惩罚奴婢,但不能让奴婢背负上这样的罪名啊!奴婢和小姐多年的主仆情谊,受姨娘小姐照拂,这样忘恩负义的事情,奴婢定然是不会做的!大小姐巧言擅辨,伶牙俐齿,但小姐被她害了是事实,姨娘您不要被蒙蔽了啊!”



    绿珠握住二姨娘的手,一副极力想要劝服二姨娘的架势。



    二姨娘没有说话,也没有甩开绿珠的手,就看着苏梁浅,也不知道是相信了绿珠的话还是没相信。



    绿珠自然是当二姨娘相信了,看向苏梁浅,愤怒又不平,“大小姐已经是太子妃了,身份尊贵,身边交好的男子,出众优秀,做姐姐的,不应该让着妹妹的吗?更何况,大小姐和谢公子又没有可能,明明得不到,为什么也不肯成全,霸着谢公子?如果你把小姐当妹妹看,哪怕是顾及半点姐妹之情,给她点机会,我家小姐都不至于会走极端!”



    “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怂恿着谢公子和季家小公爷对姚家下手,让我家小姐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造成姚家出事的,还挑拨老夫人,让老夫人对我家小姐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受尽委屈,这天底下,再没有比你更恶毒的姐姐和女人了,你就是自私自利,见不得别人好,对我家小姐如此,对二小姐也是!”



    绿珠在提起苏倾楣的时候,极度的愤怒,为她打抱不平。



    苏梁浅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坐姿标准又透着随意,身体微微朝着控诉的绿珠,微凉的目光,有种数不出的震慑力。



    “之前在三小姐面前,你也是这样说的?”



    苏梁浅的口气,也带着微微的凉意。



    二姨娘就好像走神的人醒过来,甩开绿珠的手,同时将她踢开。



    绿珠先是慌乱,随后挺直着脊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我哪儿说错了吗?”



    二姨娘看绿珠这样子,便知道,绿珠没少在苏如锦面前,挑拨离间,说这样的话。



    这次,不待苏梁浅开口,二姨娘便道:“当然错了,身为下人,用不当言论蛊惑主子,导致她犯下滔天大错,不是错是什么?因你是锦儿身边最得力的丫鬟,我格外看重,我原以为你是稳重的,没想到却是养虎为患,锦儿和我闹翻后,我屡次找你,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二姨娘的声音不自觉的重了重,“难怪,我的锦儿就像走火入魔似的被蛊惑,完全不听我的话,原来是因为你。”



    二姨娘自己是过来人,她很清楚,像绿珠这样的心腹丫鬟说话的分量,尤其是在人急躁的时候,她们的话,很多时候能起决定性作用,丝毫不会逊色于枕边风。



    本来,苏倾楣就是个手段高明的,再有绿珠帮衬,两人一搭一唱。



    二姨娘看着绿珠的眼神森寒,恨不得动手将她杀了。



    比起苏倾楣对苏如锦的蛊惑利用,吃里扒外的绿珠,在她看来,更加可恶。



    “姨娘。”



    绿珠傻眼,她没想到,二姨娘居然是站在苏梁浅一边的。



    二姨娘没搭理她,她准备交给苏梁浅处置,相比于自己来说,她觉得苏梁浅更能从她的嘴巴里面套出话来。



    “苏倾楣给了你什么好处?”



    绿珠听苏梁浅这时候提起苏倾楣,义愤填膺,冷着脸嗤笑道:“大小姐不承认自己犯下的过错就算了,还要嫁祸给无辜的二小姐吗?二小姐可不像你心狠手辣,冷血绝情!”



    苏梁浅听绿珠句句维护苏倾楣,手指在膝上敲了敲,坐直了身子,用笃定的口气问道:“还是你就是苏倾楣的人?”



    绿珠不说话,愤恨的看向苏梁浅。



    “你喂三小姐吃下的毒药,是昨天苏倾楣过来,放在枕头底下的吧?”



    绿珠坐在地上,她有些庆幸,自己现在是坐着的,因为如果她现在是站着的话,必然会因为腿软,瘫坐在地上,就算此刻坐在地上,她的两条腿,还是抖的很厉害。



    “不说?”



    苏梁浅冷冷的两个字幽幽的,让绿珠心都在发颤,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松口屈服,“大小姐让我说什么?我没做的事情,如何说?说什么!”



    苏梁浅半点也不着急,淡淡笑道:“我看是我的手段硬,还是你的嘴硬。”



    “大小姐是想要屈打成招吗?任凭大小姐使什么手段,没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更不会冤枉好人!”



    苏梁浅看着气势凌然的绿珠,不再说话。



    绿珠看她端坐着,自信从容,想到她以往的那些手段,心头极度不安起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盛宠之医路荣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