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次元勇者 > 432:令咒的价值(作者:明月绝晨)
次元勇者 《次元勇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432:令咒的价值

    “并非什么了不起的技术,只要知道原理,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那么,就让你们切身体会一番吧。”



    在黑方众人警惕的眼神中,白华就这么即像是随意,又给人一种认真的感觉,如同教导他们道理一般,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



    那,真是能轻易实现的技术吗?



    是的,对洞察了规则全貌的超神域级别术士而言,那只是顺应规则的运转,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像一张纸,对折再对折,变小了,方便装入口袋中,但张纸无论怎么对折,还是一张纸,本质上没有改变。



    可对普通人来说,他们看到的不是纸张,而是不可以人力撼动的断龙石,连拿起来都做不到,就更别提对折了。



    事实就是如此,时间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不可触及的绝对领域。



    然而,在白华手中,却是能随意操纵的玩具罢了。



    “接下这一击吧,【天蝎一射】!”



    顿时间,光辉如洪流,占据了整片森林。



    浩瀚的魔力瞬间爆裂开来,A级宝具经过白华的加持,突破至A级别的威力,仅仅一瞬间,森林范围能见的所有物体,皆在这一击之下化为灰烬,巨大的蘑菇云,纵使千里之遥也依旧看得清晰。



    黑方众人只觉得天地动摇,身边每一处空间,都被危险的光辉占据,仿佛下一秒就要泯灭其中般。



    连游离在空气中的魔力,都如同战栗一般,显得尤为狂躁。



    片刻后,光辉洪流逐渐消退,露出了里面,用层层漆黑尖刺搭建,密不透风的巨大堡垒。



    ‘堡垒’显然承受了过量的冲击,裂纹迅速蔓延,最后散落成一块块碎片。



    黑方众人这才解脱了似的,大口大口的喘息。



    “呼~,所有人,都还安全吧?”Lancer转过头,脸色有些难看。



    即便是他,在白华的攻击下,也险些失态,心中不得不对自己的反省,先前实在是太冲动了。



    继而环视周围,之前的森林,此刻已然夷为平地,白华、吉尔伽美什、贞德以及人造人,亦不见踪影。



    “唔~,没事,Archer的话,在攻击来临的时候,被Caster转移过来了,御主······只是受到了惊吓。”阿斯托尔福眯着眼睛回答,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刚才,应该是Archer的宝具,被【白方】御主的魔术,送还了回来。”



    作为Archer御主的菲奥蕾,对自己从者的宝具再清楚不过,刚才的,的确是Archer的宝具【天蝎一射】。



    “啊,的确是我的宝具没错,但威力···就不是了啊。”Archer微微苦笑。



    【天蝎一射】是对人宝具,可白华施展出来的,已经是对城宝具的破坏力了。



    “Archer,你的手,不要紧吗?”菲奥蕾关心道。



    “虽然有些糟糕,不过有御主的支援,一晚上的时间可以恢复。”



    这时,任谁也没想到,平时一副温文儒雅的家主,达尼克,此刻竟现露出狰狞面容,发泄似的用权杖不断抽打在晕过去的戈尔德身上。



    “可恶,可恶,该死!都是这肥猪,不仅因为可笑的理由,失去Saber职介,还惹到了那种恐怖的存在!”



    “达尼克叔父,请···住手吧,我们现在······”菲奥蕾想要阻止,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其实在场的人都知道,戈尔德的错误,只有失去Saber这一条,至于白华,对方在成为圣杯大战参与者的一刻起,就注定会和千界树为敌。



    遇上,只是早晚的问题。



    “达尼克,冷静一点,白方的御主和Archer固然强大,但也不是没有弱点。”Lancer若有所思的说道。



    “弱点,那种存在,怎么可······等等,他们两个太强了,无论是实力,还是性格,都太过强势,这本身就是弱点!”达尼克恍然大悟。



    他这才想起,吉尔伽美什对白华的态度,还有白华身为【白方】唯一御主,却只剩下两画令咒的重要情报。



    “没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是一个强大的魔术师,既然是强大的魔术师,都会有一个性格缺陷,追求极致!”



    越是强大的魔术师,对魔术的要求也就越加苛刻,无论是魔术本身,还是需要的材料,使用的道具,都会追求和自身相匹配的稀有、完美、强大等等。



    对于从者,最上位的使魔,自然也是越强越好,弱一些的从者,甚至看都看不上眼。



    想必,对方身边只有一位从者,就是这个原因吧。



    因为之前召唤的六骑太弱,在召唤时就让对方退场。



    “仅剩的Archer,就是符合他身份的强大从者,可惜,他召唤出了一位高傲的王者。两者之间相性不和,对方只能使用令咒强行驱使那个Archer,不过等到令咒耗尽······”达尼克眼底闪烁着。



    Lancer看向Rider,他们中,只有Rider与对方接触的时间久一些。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其实,和你们想的一样,白方的御主和Archer关系很差,如果没令咒,没有敌人,他们也会自己打起来吧。”阿斯托尔福讪讪回答。



    “嗯,现在,那个魔术师只剩下两画令咒,也是个不知道节制的家伙,那么,只需要利用这一点,就能除掉对方。”Lancer判断道。



    “不,那个等级的魔术师,自然知晓这一点,最后两画令咒,不会轻易使用,如果没有外力干涉的话,结局不会改变。”达尼克沉声道。



    “呵~,外力,不是一直都在他们身边么?Ruler,圣杯大战中最特殊的一骑,拥有类似于令咒的能力,只要Ruler使用,对方便只能使用令咒与之抗衡。”



    “可是,问题在于,如何让Ruler使用。”



    “Ruler的职责是维持圣杯大战的公平,以及对异常的排除,白方的Archer也就算了,但那位御主,其存在本身就是这场圣杯大战最大的异常,今夜展现了这一点,那位Ruler不会坐视不管的,同为信奉上帝之人,余相信Ruler的公正,安心吧,达尼克。”



    与此同时,黑方众人眼中,不该存在这个时代的强大魔术师,绝不会浪费令咒的麻烦御主,正端坐在千里之外的岩石上,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自家Archer。



    “以令咒之名下令,Archer,拿出美味是食物侍奉于我!”



    “······”



    令咒,又浪费了一画。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