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狄小七 > 第一百一十章 晶霖塔.变故(作者:邓小煋)
狄小七 《狄小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章 晶霖塔.变故

    

    侍者俯卧在血泊里,背上插着游学者的沙棘刺。www..com秦童的肌肉绷紧,那黯淡的颜色让他想起了夜阑。



    斯坦在呼唤他的名字。长长的窄道里植物的藤蔓纠结成墙,尽头的亮光衬托下,斯坦的影子在奔跑,敏捷得不像他那个年纪。



    秦童踉跄着跟了上去。



    经过未央阁的池水时,余光能看到水里蔓延的红线,另一个侍者伏在栏杆上,头发垂进水面。



    奔跑让冰室的各种玻璃器皿里的奇怪生物在他眼里变幻着颜色和形状。把他唤醒的是这里的冰,它们整齐地堆成一道道正在融化的墙壁。



    他在脚毯之后的狭窄空地上停下脚步时,斯坦的手阖上了老铠的眼睛。



    亡者仰在轮椅上,凸出的喉结下血液还未凝结,胸襟被献血浸透,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指缝间的血粘稠欲滴。



    还有一具尸体是祖恩科伦齐,咆哮松针握拳者家族的世子,他的脖子难过地拧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手里紧紧攥着一缕焦黄的头发。



    薄德的眼白和疤痕一样红,坐在尸体的脚旁三尺,拄着一把一掌宽的巨剑,剑刃上血痕宛然。



    喘息声里,薄德说:“我摸到这把剑的时候他那里已经结束了。我们都来晚了一步。”



    薄德想站起来,他的腰间还插着一把匕首,身旁一滩血迹。www..com



    “这是我吃过的最可恨的暗亏。是可耻的游学者,他和科伦齐杀了坤兹大师!在我拧断那根可怜的脖子时,他偷袭了我,不过我也给了他一记,如果他没本事找到切口离开这儿,我会把他扒出来,一节一节割掉他的手指!”



    秦童呆呆地看着老铠,那个在他记忆里拄拐的老人,现在仰在轮椅上的干瘪躯壳。



    平生第一次,悲伤如潮水席卷着他。



    另外一些人纷至沓来,嘈杂的声音都像飘过浪头的枯叶。



    为什么?



    他刚刚和斯坦粗略地说了自己对异象的看法,斯坦还在错愕之中,晶霖阁就接到了警报,斯坦胸针的塔顶发出刺眼的荧光,那种只在天穹下出现过的光。秦童还以为是又有别的异象。他们赶过来,却是这种最可怕的异象——死亡——在无时之地理应没有死亡!



    为什么?



    为什么是老铠,为什么是辛格,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晶霖塔?



    “整个晶霖塔会陷入恐慌。所有人都会急着返回,斯坦,你得拿主意了。”鲍尔格拉芙阴沉着脸,他的手一直没离开剑柄。



    晶霖塔只剩下斯坦一个执事官,三个戍卫统领一个受了伤,一个作恶后消失不见,格拉芙是在确认斯坦是当下的首脑。www..com



    薄德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口,点头附议。晶霖塔从来无人伤亡,治疗创伤最好的人恐怕就是受伤最多的薄德自己了。米尔扎在一旁手忙脚乱地协助他。



    斯坦静静地说:“当务之急是搜寻凶手。羽林卫不得擅离职守,右翊卫接管外围。在找到斯瓦朗辛格之前,左、右翊卫由鲍尔统辖。薄德应该没有大碍。鲍尔,打起精神来,你安排人去酒肆通知大家。”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去查詹事部的记录,各自的切口是大家稍后最想确认的。秦童,你过来帮我。”



    斯坦抓住秦童的胳膊拽着他离开了那儿。



    他回头看了最后一眼。身边慌乱经过的侍者和卫士和那些摆置的奇异生物没什么不同,在他的眼里都成了一幕记忆旁边闪过的影子。



    “晶霖塔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我真该听他的!”快速返回的路上斯坦一直拽着他,抓得他上臂麻木。



    “什么?”秦童怔怔地、僵硬地问。



    “坤兹大师让我立即送你离开,但……”斯坦依旧平静,“至少,让你见了他最后一面。”



    “坤兹大师他……”



    “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你也会弄清楚,但现在你得离开,带着你得到的,找回你错过的。”



    “什么?”



    “我们没工夫再做别的准备。坤兹大师离开了,你也得离开,走另外一条路。”



    秦童不知道斯坦在说什么。



    斯坦把他按在椅子上。



    “他走的是条解脱之路。祝福他。你还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接着,斯坦反身在书架上调换几本厚书的位置,伴随着轻微的嘶嘶声,晶霖阁的光线暗淡下来,建筑的外部被幕布和金属结构遮掩,隔断了阳光。



    “他们找不到想要的东西,不会毁坏仅存的希望。敌人一直在觊觎这里的宝藏——时间、历史,泽尔美嗄之桥和来自无关的声音。他们激烈地尝试过一次,塔林被破坏,这一次他们更是有备而来,正如你看到的。我们也有所准备,但突发状况让我们措手不及,当然,对他们也是一样。”



    斯坦此时有些兴奋,壁饰和台灯的光晦暗不明,他的脸上却红得发光,他重重地说:“晶霖塔不会消亡!”



    秦童还没有从震惊和莫名的悲痛中走出来,他重复斯坦用的词:“消亡?”



    “不会消亡!”



    斯坦拉过另一张椅子,坐在他的面前,离得很近,盯着他说:“我们能为坤兹大师做的,是保留你的记忆,无论它在哪儿,都是希望。没错,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在阅读和记录光锥,可我的助力有限。坤兹大师相信你能找到上一次线爆的原因,找到所有落痕的线索,为保护晶霖塔并重建塔林提供来自光锥的记忆。他虽已失明,但他的心比水晶还要亮。”



    秦童的心又一次受到冲击,被斯坦阖上的那双眼睛居然早已看不到光亮!可是……他的记忆里确实没有老铠的眼睛,他不知道老铠是个盲人,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问:“什么宝藏?什么记忆?我没有高阶禀赋,我甚至看不到穹顶的壁画。”



    “记忆就是宝藏,你就是宝藏,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你看不到的距离不是你的极限。你的禀赋赋予你的视觉更高明的功能,你能阅读相语,它们是维度的结构——fabricare,你给它的名字恰如其是——真相在维度的结构里。”



    “……真相。”



    “所有真相!思想、生命、事件、时间和它们所包含的未知的一切。”



    斯坦的兴奋并未引起他的共鸣,秦童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可是老铠,坤兹大师他……”



    “是的,坤兹大师猜到一些,他比我们更明白时间的意义。他们把可耻的谋杀首先针对了他。他保护了你的秘密,可是纸包不住火。没错,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把火。”



    秦童惊恐地看着斯坦急速起身,闪在博物架的后面没了人影。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狄小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