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拍浪 > 第七十八章:苦修(三)(作者:喜欢睡午觉)
拍浪 《拍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七十八章:苦修(三)

    清晨的阳光洒下,夹杂着秋季山林微冷的风,肆虐在空荡荡的蚁穴。一转金道灵兽金目报晓鼠,在奔跑的途中落入堆满落叶的蚁穴,本能地使出天赋灵术逃跑。



    片刻之后,噬岩尖壳蚁,一转炎道灵兽,家猫大小,红壳黑足,满心欢喜地叼着食物回来,却发现自己的家,没了。



    “咚咚咚。”



    干瘪的梨落在地上,奔流山一片静好。



    ……



    奔流山南,锻灵崖,三品辅助机关。



    《仙月史》第七卷‘门派机关’有载:“锻灵崖,三品复合机关。通过在崖表布置灵器,能够磨砺新晋弟子的灵驭及身体素质。”



    但是它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掉下去真的很疼!



    巳时一刻,方银火小心翼翼地握住一颗灰黄色的石头。但没想到石头竟然直接变大,然后塌了下去。



    “啊啊啊啊!”



    平衡被破,他痛苦地在土坑嚎叫,手脚不规则地乱抖。



    “不要啊!!!”



    他正嚎着呢,崖面上的蓝烟水也应声跌落,落在他旁边的土坑里。



    这是她这个时辰第七次掉下来了。相比之下,方银火三次,木翎两次,青泪影一次,明显少了很多。



    她蜷缩在凹陷的土坑里,双手抓住胸口,极力地忍受疼痛。



    洛瓶在崖上修炼灵术,旁边悬浮着一只透明光球,上面印着崖下的场景。



    她看见蓝烟水在一阵干咳之后,不服输地起身,又看见方银火坐在坑里偷懒,顿时一声冷哼,提起鞭子就要去收拾他。



    “瓶子,做什么呢?”



    她行至中途,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只幼犬大小,大象模样的机关兽。



    她拧开机关兽背部的盖子,从中空的象身中取出一只五彩斑斓,流光四起的袋子。



    木象开口道:“翠萍师姐让你给木师弟送点东西。”



    洛瓶微微皱眉:“眉毛,木师弟已经有泪影师妹陪着了…这么做不好吧。”



    木象卷起鼻子在洛瓶头上拍了两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管那么多干嘛?师姐吩咐的事,照做就行。你还想不想让她帮我们炼丹了?”



    洛瓶低下头,表示默许。



    机关兽走后,洛瓶急忙从天物戒中取出观灵镜,在袋子外面扫了一圈,发现里面全是道材!



    她不禁长叹:“师妹,你可千万不要怪师姐啊,师姐也是受人之托。”



    崖下



    青泪影双腿发力,腾空一转,抓住崖面一只红色石头。



    下一刻,石头化为一滩炙热的红水,淋向她乌黑的长发。



    危险袭来,青泪影并不慌乱。她将灵力尽数汇集至右手,艰难地抓住微凸的崖面,勉强保住了平衡。



    木翎在她身后七八尺的距离,气喘吁吁地道:“没事吧?”



    青泪影汗流不止,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崖中的木翎,强笑道:“还行,就是体力有点跟不上。”



    她说完,就立在原地休息。木翎想跟她站在同一排,便伸手抓住一颗紫色石头。



    “叮…”



    紫色石头在木翎手中剧烈的跳动,激荡出刺耳的铃声。木翎体内的灵力流动变得时快时慢,很难控制。



    “不行,我也得休息一会儿。”



    木翎闭上眼睛调息,有条不紊地疏通灵域。



    这时,土坑里的蓝烟水与方银火也再度爬了上来。



    青泪影饶有兴致地看下去,他二人像是在比赛还是什么的,都拼了命地想爬在对方前面。结果蓝烟水因为动作太大来不及闪躲,被一阵石雨击中,再度跌落。她在途径方银火的时候,本能地伸手一抓,把他也扯了下来。



    “啊啊啊啊!”



    青泪影能清楚地看见,方银火粗糙的手掌中那代表着绝望的纹路。



    ……



    一个时辰过后,青泪影蓄力一跃,终于到达崖顶。她的衣服上被溅射了许多绿色的汁液,想必是刚刚误触到了什么灵器。



    她舒服地伸了个腰,走到洛瓶身边拉她的手:“师姐,没到午时吧?”



    今天的青泪影,梳着一头整齐的马尾,穿着一身劲爽的武服,脸上容光焕发,俏丽动人。



    看着这样的师妹,又想到自己两百斤的师姐,洛瓶说话都有些发虚:“没…没到。”



    这时,木翎紧随其后,也从崖下跳了上来。



    “呼…真累。”



    他瘫坐在地上喘气,手臂上全是淤青。



    青泪影取出手帕让他擦汗,并同时为他敷消肿的伤药。



    木翎体内血液翻滚,清秀的脸上写满了爱意。他情不自禁地握住青泪影的手,闭上眼睛就要吻下。



    “干什么呢?”青泪影羞得满脸通红,连忙敲打他的手背。木翎这才想起来,还有师姐在旁边。他尴尬地咳了一嗓子,装作无事发生。



    “…”



    洛瓶对着天空,无语凝噎。



    ……



    “没睡午觉,困死了。”



    “你连锻灵崖都没爬过去,还想着睡午觉呢?”



    未时,四人简单地行过午食,在洛瓶的带领下,翻山越水,来到一颗诡异的大树前。



    这棵树约莫有五丈高,树身相当粗壮,黑色的树皮上爬满了不知名的小虫,密密麻麻的。耳边全是虫子啃食树皮时刺耳的声音,青泪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蓝烟水张着湛蓝的眼睛望去,大树的树枝树叶也很是不同。它长长的主干上分支极多,足足覆盖有快六丈宽。树叶纯紫,整齐地生长在树枝上,将日光近乎完全遮蔽。它的枝桠处还匍匐着许多仙月门豢养的虫形灵兽,看得她一阵恶心。



    洛瓶走到树边,将一只光球塞进了大树的树洞里面。整只大树立即就紫光大作,惊得上面的蠕虫尽皆跑开。



    她拿出一只三角形的圆盘,圆盘上三个角分别印有‘地、天、人’三字。洛瓶将指针拨动到‘地’角,整棵树的紫光就迅速地黯淡下来。



    又审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洛瓶转头冲四人道:“你们下午就跟着它练,灵器灵术什么的,随便用。”



    方银火拿出铁红弓擦弦:“要是把它弄折了怎么办?”



    洛瓶扬眉:“四转灵植,你们要轰得动,随便轰。”



    说完,她跳到远处的一棵树上休息,手里多了一本灰色封皮的书,上面印着一名带着草帽的大嘴少年,旁边则是金光闪闪的‘山贼王’三字。



    “侯君极欠方银火五两灵石,逾期不还,则卖身到醉仙楼还债。”



    “这什么?”



    书里夹着一张纸,洛瓶随意地将它丢到地上,惊得方银火赶忙去捡。



    “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在方银火奔跑的途中,大树的枝条忽然强光大作,疯狂生长,蔓延到方银火头上,一把砸下!



    “咚!”



    粗壮的树枝砸在地上,锋利的树叶竟在地上留下了如刀痕般的印记!



    树上的洛瓶捂着嘴,一声轻笑:“忘了说了。这次,是真的会受伤的。”



    方银火从地上翻滚起来,看着腿上被擦出的血痕,惊魂未定!



    素来胆小的蓝烟水,恐惧地咽了一口唾沫。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